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零一章 門神大戰豹子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零一章 門神大戰豹子頭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面對如潮水般湧來的禁軍,秦瓊沒有絲毫的畏懼,手上的金靈活自如,猶如游龍在行雲流水見上下奔竄。`c?o?m?

一一下,必倒一人,五步之內,無人靠近。

轉眼間,腳下已經倒下了二三十人,全部都在不停的嚎哭。

這群禁軍的是宇文成都親手操練出來的,戰鬥力比普通的士兵還要高一個檔次。

雖然都近不了秦瓊的身,卻也是讓秦瓊的力氣在不斷的飛逝,雙臂亦是開始麻。

身前兵陣如浪而開,分開一條道路來。

林沖見機,左手策鞭,右手舉槍,如一支離弦破空之箭,朝秦瓊飛射而來。

武藝群的秦瓊,早已感受到那一股未先至的殺氣,手中的金也不由得握緊。

「啊1林沖朝天咆哮一聲,手中蛇矛化作一道幻影,將周遭的冷氣全部吸干,劃破空氣,引著強大的氣流朝秦瓊刺去。

「好快的槍法。」秦瓊來不及感慨,左手一挑開一個禁軍的糾纏,右手之化作一道扇形之面,彷彿一道金色的碧潮,含著吞吐天地的氣息,繞過槍矛,直接打在了槍身上。

鏗!

猛烈的金屬撞擊,一道火光耀涼了兩旁的燈籠,驚得老百姓紛紛逃跑。`

林沖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道把自己瘋狂的往下扯,若不是雙腿夾緊了馬腹,幾乎差點掉下馬來,雙手隱隱有些麻。

而秦瓊,亦是被破空而來的槍風劃破了肘上的衣襟,對林沖的槍法之快而剛猛感到震驚。

「再來1林沖再次仰天大嘯,蛇矛猶如毒蛇一般戲走,左游右竄,讓人看得不知道應該防哪邊為好。

「好,再來1秦瓊亦是大嘯一聲,手中金雙向遊走,宛如兩條金龍在不斷的翱翔,將毒蛇纏繞在中間。

秦瓊手中的金又要提防兩旁的人偷襲,又要專註於與林沖的對戰,一時間開始一心兩用,有些力虧起來。

「檢測到林衝進入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2,當前武力上升至94。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秦瓊一心二用,武力—1,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下降至95!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秦瓊門神潛能動,封鎖林沖狀態,並且自己不受敵將潛能影響而降低武力,當前林沖武力回落至921

拿了武器正在到處尋找羅士信和秦瓊的陳恬和趙雲,突然腦海中收到了系統一連三的信息。

「糟了,這下麻煩大了,秦瓊已經和林沖交起手來了,而林沖又是禁軍老二,這麼說宇文成都也就在這附近,不過話說起來,這秦瓊的潛能倒是很不錯。`」

陳恬思酌著當前的局勢,心中暗想不妙,帶著趙雲加快了腳步,四處尋找,生怕局面進一步擴大。

同時陳恬也感覺到了手中的流光冥火槍隱隱作響,好似戰鬥**加強了幾分。

「哎呦,哥,我說你們怎麼在這裡埃」就在兩人穿街過巷,毫無頭緒的到處找人時,羅士信從後面跑過來,拍了一下陳恬的肩膀。

陳恬回過頭,看見羅士信身上到處都有血漬,臉上是又氣又無語,冷冷的問道:「你們是不是又在哪裡惹事了?」

羅士信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一言不,意識到了自己闖了大禍,陳恬已經生氣了。

陳恬緩和了一下口氣,說:「士信,秦大哥呢在哪?」

羅士信這才想起來自己是來報信的,急忙說道:「哥,秦大哥現在和官兵打起來了,他讓我來找你們,怎麼辦啊哥。」

「果然已經交手了,看來宇文成都還沒有出現,事情還沒有到火燒眉毛的那一刻。」

其實陳恬在此之前有過另外一個想法,洛陽十萬禁軍,加上宇文成都和林沖兩個猛將,他們區區四人,是絕對逃不了的,所以之前他曾想過拋下秦瓊和羅士信自己先走。

可是又回想起這麼長時間來,羅士信和秦瓊對自己的不離不棄,他陳恬如何恨的下心來,好在他提前就以防萬一在洛陽城外布置好了一道防線。

沉吟片刻,陳恬鷹目中迸射出一股堅毅的殺氣,冷峻的凝視了一眼手中微微燙的流光冥火槍,淡淡的說:「我們殺回去1

城西,繁華街道。

宛如天神再世的宇文成都,一身暗金盔甲,手中一把鳳翅鎏金鏜,威風凜凜的在街上流竄,休說百姓敢鬧事,就連敢靠近一點宇文成都的人都沒有。

東邊一騎穿過人潮如排浪一般絕塵而來,騎上之人見到因為成都在此,立即翻身下馬。

「什麼事?來得這麼匆忙、」宇文成都眼神中閃耀出一道精光,冷冷的注視著來得匆匆忙忙的小卒。

「不好了!宇文將軍,城西城西出事了。」只見他說話吱吱唔唔,上氣不接下氣。

「嗯。」宇文成都不急不躁,緩緩點了點頭,旁邊副將將馬鞍上的水袋拋給了小卒,讓他緩口氣再說。

只見他結果水袋,就往嘴中瘋狂大灌,喉結不斷如浪潮般翻滾起來,一袋水終於全部吞了下去。

宇文成都凝視著小卒,問道:「現在可以說了,怎麼回事。」

「謝宇文將軍。」小卒眼中流露出對宇文成都的幾分感激之情,緊接著語氣又急促起來,「宇文將軍,城東有人鬧事,把整個尚書府給血洗了1

「你說什麼,我二叔的府被血洗了?我二叔怎麼樣?」宇文成都一聽到尚書府三字,滿臉駭然,不可置信的追問下去。

小卒一臉無知的回答:「小的也不知道,林將軍還請宇文將軍前去。」

宇文成都倒吸一口冷氣,眼中滿是殺氣騰騰,不再廢話半句,直接雙腿一夾馬腹,胯下賽龍五斑駒衝散兩邊人群,直接奔向城東而去。

兩道鬼魅的身影不斷在街道上閃來閃去,震天的金屬撞擊聲仍在不斷的產出,許多禁軍生平從未見過如此猛烈的廝殺。

秦瓊一邊要提防兩邊人的偷襲,一邊又要全力與林沖作戰,再加上剛剛廝殺消耗的體力,此時有點力不從心。

而林沖仗著馬快人多,知道秦瓊力道剛猛,也不與秦瓊撞擊,反而與秦瓊開始周旋起來。

兩旁禁軍小卒,雖懷著想著偷襲的僥倖心理,有幾次都被秦瓊察覺直接一打飛,再無人敢靠近秦瓊。

半響過後,兩人酣戰了七八十回合,林沖雙手已經隱隱有點脫節,快要拿捏不住了蛇矛。

秦瓊見勢虛晃一招,挑開蛇矛,以代劍,直刺向林沖,就要把他打下馬來。

「宇文成都在此,誰敢傷我大將1西邊一聲雷霆般的咆哮破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