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零五章 逃出生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零五章 逃出生天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

趙雲手執亮銀槍,連踏數人肩臂而過,一身白袍閃過半空,真是猶如蜻蜓點水一般輕盈,飛趕去陳恬的身邊。`

羅士信背著昏死過去毫無知覺的秦瓊,在前邊亂揮鐵槍,好似排波退浪,撞開一條比較開闊的道路。

陳恬在後手中流光冥火槍槍出如龍,左刺右挑,讓人看不清楚套路,想要還手之時已經中了好幾槍。

陳恬72的武力,憑著神兵連斬十幾人,漸漸已經感覺到有一絲吃力,雙臂麻起來。

左臂也開始隱隱作痛,陳恬這才想起當日大夫吩咐他切不可動武,否則左臂可能就要廢掉。

面對如潮水般不斷湧來的洛陽禁軍,陳恬眉頭緊皺,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殿下休驚,子龍來也1月光耀射之下,趙雲一身被照得雪亮,手中銀槍更是抹上了一層雪白的銀輝,劃過空際,從半空中連刺數槍,挑翻幾個企圖偷襲的小卒。

趙雲及時殺到讓陳恬鬆了一口氣,生怕趙雲不是宇文成都對手,被困在那裡無法脫身。

「哥,我們快到西門了,怎麼辦啊哥,這門關著的。」羅士信見路已經快要走到了盡頭,卻現這根本就是一個死胡同,城門是如鐵閘一般的往下關。

宇文成都與林沖已經從後面趕了上來,幾千禁軍將陳恬四人緊緊圍在了這西門城門前,局勢是前所未有的嚴峻。.?`

「該死,哥,要不要我去把這城門給砸開。」羅士信臉上也感覺到了局勢的危急,掄起鐵槍就要往門上砸。

陳恬卻一把拉住了羅士信,萬般冷淡地說:「士信,這城門豈可比濟南的城門,你是劈不開的。」

「哥那怎麼辦啊,他們人這麼多,士信打不過他們,但是士信不想看到哥哥出事啊1羅士信氣的又坐到了地上,打又不行,闖又不行。

「陳恬,你們已經窮途末路了,還是跪下投降吧,說不定我可以饒你不死1宇文成都手執金鏜,趕了上來,驅駕上前企圖說服陳恬投降。

「哼,投降?」陳恬苦笑著冷哼一聲,臉上浮現出無所畏懼的神情,「我錢塘王陳恬,就算成就不了千秋霸業,但也絕非屈服威武的小人!大不了就是一死1

陳恬一番話語,說的是那樣一般的慷概凜然,蕩氣迴腸,好似將生死早就置之度外,讓宇文成都一時竟然有些欽佩陳恬的勇氣起來。

話音久久的回蕩在廣場之中,陳恬慢慢扶起了羅士信,堅毅的凝視著趙雲,三人眼神凝聚在了一起,陳恬一字一頓說道:「今日既然不能走出去,那我們主臣三人,便是要在這血戰到底1

「好你個陳恬,想不到你如此有氣節,行,我今日就讓你死的痛快,我不用一兵一卒,就你與我單挑如何?」宇文成都語氣狂傲萬分,卻也多了幾分對陳恬的敬重。

宇文成都這擺明就是要陳恬死,聽了此言趙雲拿起銀槍就要往前沖,氣憤的吼道:「宇文成都!要單挑你找我,休要動我殿下的主意。」

「手下敗將,只會躲躲閃閃,有何資格與我一戰1宇文成都朝趙雲狂喝一聲,讓趙雲頓時語塞不知作何答語。

陳恬卻是陷入了沉思之中,若是自己自己和宇文成都單挑,這分明就是找死,不過若是自己擊敗了宇文成都,則趙雲等人便有機會逃出去。

左右衡量之下,陳恬還是決定向系統送了信息,「系統,在嗎?」「請問宿主有何事情?」

「準備在我身上吸取體力,哪怕是整條命也罷,助我打敗宇文成都1

「回復宿主,準備完畢。」

陳恬深吸一口氣,已經感覺到了手中的流光冥火槍已經蠢蠢欲動,好似蘊含著毀天滅地的潛能。

感覺一股體力正在體內不斷的流失,手掌不斷貼緊了手中的槍身,整把槍瞬間變得血紅萬分。

不僅是槍,就連陳恬,滿眼開始變成血紅色,手臂上的青筋也慢慢變成了血紅。

「甄宓,別了。」

生死一刻,陳恬腦海中突然浮現起甄宓的樣子,也不知是不是迴光返照,眼角不自覺一滴晶瑩流下。

耀藍的月光,俯射著少年最後的瘋狂。

滑落的淚痕,拉的很長,很長。

噌,噌。

就在這萬般嚴峻的情景之下,城門突然出一聲巨響,兩邊灰塵不斷往門縫匯聚,好似回潮一般涌去。

漸漸的,門居然往上開了起來。

陳恬眼中的血紅褪去,體力瞬間全部回復到了體內,眼中頓時冒出許多疑問。

「士信,門開了快走1陳恬急忙轉過頭,朝羅士信大喝一聲,羅士信也沒有多說半句,帶著秦瓊一個翻身滾出了城門。

「殿下,快走1見羅士信已經翻滾出了城門,趙雲也不顧陳恬的想法,拉起陳恬就往城門下一滾,翻身出門。

宇文成都見三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了出去,猛地回過神來,滿眼的不可置信,不停咆哮道:「快給我追1

禁軍在林沖的帶領下如潮水般朝城門衝上前去,城門卻突然關閉回來,險些壓死幾個想要竄出的小卒,好似是專門為陳恬打開,將宇文成都等人反鎖在城內。

「是誰,沒有我的命令竟敢私開城門,來人啊,快去給我把城門打開,休走了錢塘王1

宇文成都歇斯竭底的咆哮,怎麼也想不到,居然會出現如此戲劇般的一幕,讓陳恬等人逃了出去。

「林統領,快去給我上城樓打開城門,我倒是,是何人敢如此大膽,沒有我的允許,居然敢私開城門1

宇文成都此時已經是一肚子氣全撒在了林沖頭上,氣的暴跳如雷的朝林沖叱喝。

林沖只能唯唯諾諾點頭退讓,心中有不服也只能乖乖咽下,帶著幾個人上了城樓。

良久之後,林沖便匆匆趕下城樓,跑到宇文成都面前報道:「宇文將軍,開城門的機關被破壞了!就連幾十個守軍也全部被人殺了,脖子上刀傷所致,下手凌厲一刀斃命。」

「究竟是誰敢如此暗中協助陳恬,莫不是天不助我宇文成都啊1聽了林沖的彙報,宇文成都整張臉瞬間變得鐵青,差點站不穩身子。

而逃出城外的陳恬等人鬆了一口氣,也是一腦糊塗,想不清楚這洛陽城中會是誰救了自己。

在城樓上的角落中,七八個黑影竄過,盪下城樓而不知所蹤。

「快走吧殿下,不然萬一讓宇文成都追上來就麻煩了。」趙雲見陳恬滿臉腹疑的矗立在原地,一動不動,便開口勸說到。

「罷了,我等還是快走,往南邊走,朝澗河走去。」陳恬收了多餘的心思,握緊手中的長槍在前方帶路,眾人穿過弔橋往樹叢小道走去。

小道盡頭,一條浩蕩的大河盡現眼前,河邊停駐著幾條小舟,舟上一人正是呂蒙前來接應,早在進入洛陽之前,陳恬便以防萬一,在澗河上安插好了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