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零七章 援兵之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零七章 援兵之計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

突然生一幕,眾人眼光齊刷刷望向了大門。

只見一個莽漢在門口不斷爆著粗口,還一邊揮手作著要打人的樣子。

此人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聲若巨雷,勢如奔馬,陳恬掃視一眼,心中已經隱隱斷定,此人便是被李靖爆出來的張飛。

「你這個黑廝是誰啊,你嚇到人了你知不知道,信不信我擰了你的腦袋。」羅士信忍不住站了出來,氣沖沖地挑釁起張飛。

「哎呦呦,你個長得跟死豬一樣的東西,信不信我戳你幾百個透明窟窿1張飛捋了捋袖子,就要衝上來和羅士信打架。

張遼見勢不對,急忙從上前去,挽住張飛的臂膀就往一旁拉,「翼德休要胡鬧,這裡是王府1

張飛一臉不屑,眼中好像射出萬丈好戰的火焰一般,怒沖沖的望著羅士信,就要上來和他干一架。

「這張飛倒是真像一個火藥桶,有點衝動埃」陳恬內心考量一番張飛。

張遼拉開張飛,急忙上前請罪說:「還望殿下恕罪,末將這族弟,殺豬為生,生性粗暴豪放,很容易衝動,還請羅將軍不要與其鬥氣。」

陳恬笑了笑,抬手說道:「無妨,文攢倒是一條漢子,不如就在我軍中謀個軍官噹噹,日後有什麼功績再進行提拔,至於安排什麼官,文遠你自己安排吧。」

見陳恬無心怪罪,反而進行褒獎,張遼鬆了一口氣,瞪了一眼張飛喝到:「翼德,還不謝殿下大恩。」

張飛也不笨,聽了陳恬對自己的誇讚,還為自己在軍中安了一個職位,心裡一高興就誇起陳恬:「哈哈,還是大王知道我張翼德所想,算了,大個子,不和你計較了。」

猛將不同於文人,三言兩語就收服了。

陳恬見已經收服了張飛,便轉口嚴肅地問向張遼:「文遠,可否向孤通告一下最近的軍事情況?」

張遼直起身來,正了正語氣,開口說道:「回殿下,南陽城如今被楊林十萬大軍所圍,楊林並沒有怎麼進攻,只是不停的騷擾南陽,切斷一切糧草方向。」

一語未斷,張遼緊接著說:「據斥候的回報,楊林軍中有步兵七萬,騎兵兩萬,重甲配上重騎兵擁有一萬,自從趙將軍斬了楊林三員大將之後,楊林請來了一個曾叱吒風雲的猛將丁彥平前來助陣。」

「丁彥平?這下有點麻煩了,丁彥平這傢伙雙槍無敵,遠其餘興隋九老,雖然被羅成擊敗,但若不是被羅成偷學,怕是羅成也要折損在這傢伙的手下。」

聽到丁彥平的名號,陳恬強咽了一口口水,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思考應對之法。

「罷了,不過一個丁彥平,等一下檢測一下便是,我就不信這丁彥平還能翻了天。」陳恬自我安慰一番,轉而繼續追問。

「文遠,那江東杜伏威又如何?」

張遼頓了頓語氣,說道:「據斥候回報,江東杜伏威,鄧艾領軍八萬與魚俱羅十萬大軍想戰,多輸少勝,如今已經退到了建康,而且多番侵犯我荊州東南角,皆被徐軍師所逼退回去。」

陳恬眉頭一凝,好在徐茂公料敵於先機,已經派兵駐守江夏,不然怕是荊州很大一塊地區怕是都要淪陷到杜伏威手中。

分析完敵軍局勢之後,便是應該分析自己的實力了,陳恬繼續詢問張遼說:「文遠,我軍現今軍隊實力如何?」

張遼捋了捋須髯,卻是有些難為情地說道:「襄陽城中軍隊總計一萬七千,步兵一萬,騎兵五千,弓弩手約為兩千。徐軍師統軍兩萬六千,步兵約為一萬六千,騎兵七千,弓弩手大約為三千人,其餘荊州各地雜牌軍兩三千。總和當前荊州全軍為四萬六千兵力差不多。」

張遼所報告的這番話,雖然不及陳恬預想中的那般強大,倒也是合情合理,畢竟三個月就增加了一萬多軍隊,的確是很不容易。

陳恬左右衡量一番,旋即點頭笑道:「文遠這麼長時間倒是有勞你了,諸位先退下休息吧,文遠你和元直留下,我有幾件事想和你們討論。」

放眼眾人,談得上能夠談兵定謀的也只有張遼,徐庶這二人了,其餘人等,心知陳恬有要事相商,便也拱手一禮,轉身離去。

眾人先後離開,徐庶和張遼相互對望一眼,朝陳恬走近。

陳恬站起身來,緩緩的步下高階,來到側壁所懸的巨幅地圖前,凝視地形圖良久,卻沉默不語。

徐庶會意,隨即開口說道:「殿下莫不是在擔憂這南陽城守不了多少時日了?」

徐庶一語點出陳恬內心最糾結的問題,陳恬只得點了點頭,臉上愁雲盡現。

如今秦瓊重傷為醒,南陽城又岌岌可危,而且自己手上可以分配的兵力也是不足,若是全兵出擊南陽,則會造成後方空虛,難免孫堅這群虎狼之輩會前來偷襲,若是不全兵出擊,自己就未必解得了南陽之急。

指明擔憂所在之後,張遼沉吟片刻,撫了撫下巴說:「不瞞殿下,末將倒是有一計,不知可行不可行?」

聽到張遼說有計謀,陳恬恢復幾分神色,抬手道:「文遠不妨直言。」

「我軍可先與杜伏威聲明聯合,然後再偷偷撤出絕大部分兵力,剩一些部隊作聲勢,如此一來,我軍便可出兵南陽,不過卻是要戰決。」張遼注視著版圖,開口提議。

「不可。」張遼話音剛落,徐庶立即開口否決,「此計太過於危險,荊州土地富庶,可以作為展的根基,若是荊州有失,即便是十個南陽,也抵不上,還望殿下三思。」

其實張遼此計,陳恬何嘗沒有想過,只是此計太過兇險,若是有半分紕漏,那就不是鬧著玩的了。

陳恬對徐庶的看法表示贊同,緊接著問徐庶:「那元直你有何看法?」

徐庶掃視著懸挂的版圖,思緒正在飛快的擴展開來,目光突然定格在了地圖的東南角上。

伸出左手指在了交州二字上,「殿下可曾想過交州?」

交州,聽得這個州郡之名,陳恬眼前不由一亮,交州便是廣東廣西之地,陳恬倒是一直沒怎麼在意過。

徐庶在繼續往用手在交州二字上畫了一個圈,「這交州早已對昏君楊廣頗有微詞,反心日益加重,此交州總管之人便是前梁國後裔,今蕭皇后的外系親屬,蕭銑。」

「蕭銑此人寬宏大度,一度受到百姓的追捧,坐守整個交州,擁兵六萬,雖然沒有什麼大行動,但素聞他以秦皇漢武作為榜樣,所以此人野心不可小覷。」

徐庶一番言語,讓陳恬心中已經有了一點底了,接了徐庶的斷句問道:「莫不是要去求這蕭銑來出兵助我防禦後方?元直你可否想過即使這蕭銑出兵,怎麼就不會背後捅上一刀?」

徐庶目光流轉幾回,說道:「殿下不必如此多憂,只要派一能言善辯之人,前去交州說服蕭銑出兵揚州,說是一起兵偷襲杜伏威,事成之後土地相分,況且杜伏威遲早南下將刀鋒指向交州,只要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想必能夠成功。」

「成功說服之後,蕭銑便會出兵揚州,料定那時杜伏威也再無暇西顧了,殿下便有足夠時間前去攻打楊林。」

徐庶洋洋一番話后,陳恬眼前已是陰霾盡掃,拍手稱好,就連張遼也忍不住對徐庶一番讚歎,不過陳恬轉而又提出一個疑問,「元直認為何人能夠擔此重任前去當這次說客?」

只見徐庶微眯著雙眼,說道:「若是殿下不反對的話,在下倒是願意前去當一次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