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零九章 鐵血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零九章 鐵血手段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

次日,錢塘王府。

天黑壓成一片,好似蒼穹無眼,萬物無光一般,天空中風雲不斷交錯縱橫,最後慢慢凝成了一旋黑雲,不斷流轉在天空之中,吞噬著兩旁的日光,恨不得吞下這萬丈洪光。

天下如此,地面上的風塵亦是少不了,嗖嗖的狂風席捲著地上不斷飛舞的塵沙,形成一個個氣旋,不斷升入半空,轉而開始隕落下來。

這是暴風雨來前的預兆。

秦瓊昏迷了一天一夜,終於恢復了一點知覺,已經微微能說出幾句話,卻還是有點昏沉。

徐庶整裝待,陳恬召集自己手下全部文武,一起為徐庶送行,一直送到王府外,陳恬尊而親切的最後叮囑一句:「保重。」

徐庶沉重的點了點頭,轉身策馬離去,眾人眼神中只留到一騎余影回蕩。

「殿下快進門吧,徐先生已經走遠了,這天好似要下雨了。」蔣琬見陳恬久久佇立在門口,眼中總是遠遠瞥向遠方,不知所望何物,便開口提醒。

陳恬所站在門口的原因,並非是注視著徐庶,而是在等一個人。?壹

然而這個人,卻遲遲還沒有出現,陳恬便想也許是晚上才出現,轉身剛走進大門,天空便雷聲一作。

轟隆攏

一道閃電劃破了整個天空,接著就是一聲驚天動地的雷聲,它似乎想要把整個蒼穹震碎了似的。

銀白色的雷光瞬間填滿的陳恬的眼眶,然而作為一個前世今生的人,早已見怪不怪了。

「兩位可否借個位置,讓在下在此避一下雨?」就在陳恬轉身剛剛走進大門之時,腳步未完,身後腳步聲又響起。

回頭一看,只見一人匆匆躲進房檐底下,此人一身粗布長袍,年紀約為三十有餘,手中卻是執著一把黑羽扇,身長八尺上下,相貌宏偉而端莊,眉宇間不自覺迴轉著幾分異色。

「去,哪來的,給大爺滾遠點,這裡是錢塘王府,豈是爾等隨意可以站的地方。」只見此人剛走進府前,守門的兩個侍衛便開始推手驅趕。

「唉,本以為錢塘王是個明主,想不到手下人卻是如此無禮。」此人也不多言,嘆息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起身剛要進門的陳恬早已看到了一切,暗暗思酌一番,想必此人定時自己召喚出來的賈詡,機不可失,失不再來。w?ww?·

見賈詡正欲離去,陳恬急忙上前攔截說:「先生休要如此急忙離去,你們二人豈可如此無禮,孤平日多番囑咐要待百姓如兄弟姐妹一般,你們卻如此蔑視,是孤的話於何物?」

遭到陳恬的叱喝,兩個侍衛頓時低下頭來,不敢反駁,只得叫苦運氣太差了,轉眼就碰見錢塘王。

賈詡停下腳步輕搖羽扇,深邃的眼神遙望向了陳恬,瞬間掃遍全身上下,手中羽扇再是輕搖幾下,好似已經得出了定論。

「想必眼前的便是錢塘王吧,賈某見過殿下。」聽得自稱孤之人,毋庸置疑,荊州便只有陳恬一人。

此人自稱賈某,陳恬便也斷定了此人正是自己所召喚的賈詡,便上前說道:「先生既然是來避雨,便到孤府內來避雨吧,這門口風大。」

陳恬可以將語氣拉低,邀請賈詡入府一談,顯得親切而又不失風雅,企圖博得幾分賈詡的好感。

賈詡再次搖了搖手中的黑羽扇,點了點頭跟著陳恬一起進了府邸,神情卻絲毫不為之所動,好像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正堂之中,兩旁文武皆在,卻見陳恬引著一個從未一見的陌生人進了府中,打量這賈詡,不由得眾人開始議論紛紛。

「敢問先生高姓大名,孤觀你氣勢非尋常百姓可比,故將你邀入府中,想要縱談一番。」陳恬坐上王座,開口朝賈詡說道。

賈詡環視四周文武眾官,眼中迴轉著幾道餘光,讓人無法揣測出一分意圖,開口回道:「草民姓賈單名一個詡,字文和,便是登州人士,為了躲避戰難意外來到襄陽,至於才學,在下只是略讀四書五經,何德何能能入這錢塘王府。」

陳恬倒是不怎麼介意賈詡半傲半謙的態度,進而敬重地問道:「文和,孤見你一表人才,孤唯才是舉,有意將你拉攏到我王府之中,你可有意來我王府為孤效力?」

尋常百姓,初見面便被王侯看好企圖拉攏,這是何等的榮耀。

賈詡卻是輕笑一聲,好像根本不當一回事說道:「殿下,賈某隻是一屆草民,怕是殿下錯愛了,賈某實在無力勝任還是請殿下另尋高明吧,等雨停了我便離開。」

自己好生好氣的說話,賈詡卻絲毫不為之所動半分,陳恬話鋒一變,語氣變得猶如刀鋒一般犀利地說道:「既然文和不願意為孤效力,而如今天下四處不得安生,倒不如孤派幾個人保護你,你也好躲在我錢塘王府,避免這戰亂。」

說罷陳恬眼神射向了一旁的趙雲,這一席話語怕是傻子都能聽出來,這是**裸的威脅,趙雲會意之後,右手按在腰間的青虹劍上,可以出茲茲的摩擦聲。

陳恬心知賈詡此人謀人先謀己,保全自己最為要緊,便開始用威脅的語氣,企圖強迫賈詡。

賈詡神色一變,嘴角微微抽搐一下,顯然沒有料到陳恬竟然會用這種手段,手中羽扇不由得停了下來,心中開始思慮利弊,「罷了,既然殿下如此看好賈某,賈某留下來便是。」

「賈詡啊賈詡,你果然把自己看得比什麼都重。」

陳恬內心感慨一下,也不知賈詡是真服還是假服,進而問道:「有賈先生相助倒是一件喜事,不過如今孤卻是十分煩惱,楊林十萬大軍劍指南陽,孤襄陽僅有四萬兵馬,不知如何是好,不知先生有何計策。」

賈詡捋了捋須,手中羽扇再次煽動起來,卻是沉默良久才開口說道:「南陽之圍,賈某左思右想,實在不得所果,怕是無能為力。」

啪!

陳恬突然猛地一拍案台,臉上怒意盡顯,站起身來,朝賈詡大喝一聲:「賈文和,你口口聲聲說你讀的四書五經,如今卻是半天憋不出一個計謀,莫不是欺孤太甚1

陳恬的反應過於激烈,不僅是賈詡,就連趙雲等人也是為之一驚,從來不對人脾氣的陳恬,今日就為這點小事如此大動肝火。

一頓叱喝過後,陳恬平息怒氣,開口說道:「賈文和,給你半天時間,這半天我會派趙將軍伴你左右!,想出計策就來我的房間找我,若是想不出計策,便是欺君之罪!定不輕饒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