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一十章 賈詡謀勢,毒士亂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一十章 賈詡謀勢,毒士亂國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陳恬一番強硬的命令,讓眾人頓時啞然無聲,只留得些許餘音繞梁迴轉。壹看書?

賈詡非但不感到畏懼,反而眼中卻意外流露出一絲欣然之意,本以為陳恬只不過一個靠人上位,滿口仁義道德的庸主,卻不想還有如此手段。

陳恬揮袍轉身回房,賈詡亦是收了臉上的鄙夷之意,跟著陳恬進了房間。

「怎麼,這麼快你賈文和就有計謀了?」陳恬裝作一臉不耐煩的問到。

賈詡開口讚歎一番:「想不到錢塘王不僅是仁德,對起手下人更是有一套,賈某佩服。」

「不敢當,賈文和,今日你若是能助孤破了這楊林,你便是孤的功臣,若是無計可言的話,外面的青虹劍等著你,想必你也知道青虹劍是有多名鋒利吧。」

陳恬聲色未變,依舊是如此威脅的口吻企圖嚇唬著賈詡。

賈詡便也不再多言,撫須一笑,手中黑羽扇輕搖幾下,隻身在房內來回走動起來,陳恬心中已經看出來,賈詡正在飛的思考。

「檢測到賈詡激活謀勢潛能,智力+2,政治+3,基礎智力99,基礎政治91,當前智力上升至1o1,政治上升至941

「由於賈詡智力過1oo,造成雙方系統各自亂入一人,待宿主有空之時將呈上亂入名單。?w?ww?·」

腦海中迴響起系統的通告,陳恬沉默不語,繼續等待著賈詡的表現。

來回走盪幾回,賈詡突然停下腳步,嘴角揚起一絲陰險的笑意。

陳恬可以看出,賈詡已經有辦法了,便立即開口問道:「賈文和,怎麼樣,可有什麼辦法?」

賈詡回過身來,手中羽扇悄然停了下來,儼然生成一種掌控全局,天下走勢的氣勢。

賈詡眼神一變,開口說道:「隴西大將軍薛舉,擁兵十萬,有意自重。雁門關大將王世充擁兵五萬,暗地裡亦是招兵買馬。太原留守李淵,先前被解除兵權,如今卻又蒙受朝廷猜忌,半月修築行宮,料是反心也開始累積。河北大將軍竇建德,擁兵七萬,多番進諫停修運河被拒絕,此人反心亦是有。」

賈詡布列了一大堆陳恬所熟知,卻陰錯陽差改換身份的反王,手中羽扇再次搖動起來。

陳恬心中開始有些納悶,繼而問道:「賈文和,你莫不是要孤請他們出兵,這根本行不通,路途遙遠不說,而且想必楊廣也絕不會坐視不管。」

「非也,非也。」

賈詡笑著搖了搖頭,補充說道:「此四人皆是擁有反心之人,也是有能力造反之人,便好似這平靜的水面一般,你看上去他是那般的平靜,但若是一旦捲起風來,說不定也可掀起一股巨浪。???w?ww?·」

陳恬聽著心中明朗了幾分,卻依然找不到賈詡所說的點,開口問道:「還請你明言。」

賈詡臉上笑意消失開來,緊接著說:「殿下可派數十人前去一個個造訪他們各位,而且要正大光明的走官道,把聲勢搞的越大越好。」

一語點醒夢中人。

此番言語,徹底解開了心中的疑問所在,找到了那個點,陳恬是不住的點頭,眼中難抑對賈詡的欣賞之色。

陳恬便接著說道:「文和你莫不是孤派人故意虛張聲勢,然後引起大隋朝廷的注意,然後朝廷便不得不派重兵提防此四人,隨之便可大量減輕我方的壓力。」

賈詡眯著眼點了點頭,表示對陳恬的看法感到認同,不過轉而又說道:「殿下的確聰明能夠推理出作用何在,不過,單憑這些怕是難以讓楊廣相信。」

在陳恬眼中,此謀已經極好了,賈詡卻有開口提出不足,不由得生出幾分疑問,「文和此言何意?」

賈詡語氣變得平淡如水,「殿下可親手擬一份討隋檄文詔告天下,討伐昏君暴政,先往運河沿岸放再往這四個地方,如此一來不但可以提高殿下的威望,再加上朝中饞臣,怕是此四人再難以洗脫干係了,楊廣也不得不對此四人重兵提防。」

「楊廣知道消息之後,必會從各地撤出兵馬,據我料斷,此些人若是想要監督若是征剿,則至少需要出兵二十五萬,二十萬可以從登州楊林的人馬中調取多數,再加上其餘各地守軍可以拼湊出二十三萬左右,剩下兩萬若是能從楊廣南征軍隊中調取最好,不是無太大關係。」

「以楊廣的所作所為和個性,對於有反賊嫌疑的人,只有兩個下場,要麼滿門抄斬,要麼就派重兵監督。當然若是想要收回兵權,那便更好了。楊廣敢殺一個作為前車之鑒,想必此四人當中,定有人會起兵造反。」

「如今天下民怨四起,各路豪傑都想要起兵反抗暴政,只是大隋如今實力尚存,若是起兵無疑是送死,不過此四大軍閥若是願意起兵的話,那這大隋天下,呵呵」

賈詡說到一半,停下語氣,臉上浮現出陰險的笑意。

寥寥言語之間,便將天下大勢完全顛覆,玩弄諸侯於鼓掌之間,毒士亂國,果然不假。

望著賈詡深邃不見底的眼神,與嘴角揚起的那一抹冷笑,將陳恬心中本來的計劃完美到天衣無縫,陳恬突然對賈詡感到了幾分驚悚卻又有幾分愛才之心。

派出人員前去四處通告,需要時日為十五日左右,消息傳到洛陽,再加上洛陽朝廷做出反應又需十日左右,也快將近一個月,一個月的時間,也差不多自己與楊林對峙之時。

若是自己與楊廣兩軍對峙,結果後方就出了問題,如此一來,即便楊林毫無怨言,這些楊林一手培養起來的士卒也會有些對朝廷的做法感到不滿。

腦海中的思緒翻滾如潮,如此一番排序下來,陳恬不斷權衡著兩邊利弊,卻現不論從哪裡看,賈詡這個所謂的毒計對自己當前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沉吟片刻,陳恬開口問道:「不過孤手中兵力最多調出四萬人,兵力不足那又如何?」

賈詡手中黑羽扇再次搖動幾回,不緊不慢的說道:「殿下手中不就有嗎?」

「兵在我手中?」陳恬眼中投射出幾分好奇,問道:「還請文和你不要繞圈子了,盡數說來吧。」

賈詡話鋒一轉,胸有成竹地說:「殿下手中的伍雲召伍將軍,若是賈某沒有猜錯的話,還有一個族弟是叫伍天錫吧,這伍天錫當年在南陽關前是何等威風,如今卻要去沱羅寨做了一個山大王。」

「這沱羅寨嘍就有兩萬之餘,伍天錫與伍雲召兄弟情深,若是殿下能夠放伍雲召前去說服伍天錫或者是和伍天錫借兵,如此一來,便有實力有楊林正面一戰,無憂也。」

如行雲流水般的話語,言語之間又將陳恬的兵力問題解決的一乾二淨。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