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一十一章 反王傷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一十一章 反王傷不起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毒士之計,禍國亂世。.`

賈詡知曉了陳恬的手段多樣,心想此人日後說不定有一番作為,便也留在了錢塘王府,繼續為陳恬效力。

而陳恬接受了賈詡的毒計,雖然可能會荼毒許多人,但是如今之勢,也只能出此下下策了,陳恬十分看好賈詡的才幹,卻也暗中監視著賈詡以防萬一賈詡有變。

計謀已定,陳恬找來伍雲召,詳談一番之後,伍雲召表示願意前往沱羅寨向伍天錫求援,即刻便起程離去。

伍雲召起程走後,陳恬立即找來了一百個親信,叮囑一番之後,一百人的親信隊伍分成五路,踏上了官道。

一路前往隴西,一路前往雁門關,一路前往太原,一路前往河北冀州,一路順著水路前往運河沿岸。

送走五路人馬之後,陳恬又召見了張遼,讓他前往江夏接替徐茂公,徐茂公調回兩萬三千兵馬,留得三千人馬交予張遼鎮守江夏,以防孫氏偷襲。

陳恬前思後想,也就張遼才能夠擔此重任,張遼本身演義中就是孫氏殺手,若是不出意外的話,再加上蕭銑的干擾,江夏無憂。

徐茂公智力群之外,統率和政治亦是一流,若是就一直留守在江夏這個地方,倒是可惜了,日後自己出戰南陽,後勤便能交予徐茂公和蔣琬打理。

張遼也很痛快地答應了,自從火燒梁師泰一戰之後,張遼便很少有立戰功,江夏乃是荊州東南的大門,若是江夏有失,荊州危矣。`

在張遼眼中,作為一個統率三軍的將軍,不應該整天躲在安逸的城中只會操練兵馬,而是已經上戰場,如今將守衛江夏的重任交給他,無疑是對他莫大的信任。

吩咐完一切之後,陳恬鋪開一張魚卵紙,手中毛筆輕觸墨汁,潑墨撒開,走筆宛如龍蛇飛舞一般輕盈自在,在潔白無瑕的紙面上流過一道道墨痕,卻無半分拖泥帶水的痕。

時過半響,一氣呵成。

一張討隋檄文大功告成,提起白紙,陳恬望著紙上的字跡,滿意的點了點頭。

「宿主當前已經進入了閑暇時間,可否需要系統通告亂入名單。」

就在陳恬洋洋得意於自己的檄文之時,腦海中突然傳來了系統的提示音響。

陳恬放下手中檄文,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深吸一口氣之後,「把亂入名單送上來吧,今天心情不錯,希望亂入名單也給力點。」

「下降將呈上亂入名單,共計亂入兩人,請宿主注意聆聽。」

「三國名單,東吳名將太史慈,太史慈四維如下,武力:98,智力:69,統率:78,政治:79。特長:箭術,植入身份為呂蒙最新招募的水兵校尉。」

「我去,看來今天運氣好到爆啊,先是賈詡送了一個智亂天下的計謀,系統大爺你又送了一個能和小霸王孫策打平手的猛將兼職神箭手給我,本宿主拜謝埃`」

聽到系統的亂入第一人就是太史慈,還是給自己送上門來,陳恬差點高興的笑出聲來。

「宋朝名單,宋太祖趙匡胤,趙匡胤四維如下,武力:96,智力:94,統率:96,政治:99。植入身份為反王劉武周的女婿。」

「宋太祖趙匡胤,好強大的四維,武力居然達到了96,會不會太高了,政治更是達到了目前最高層次的99,看來劉武周要崛起埃」

陳恬心中默默感慨趙匡胤的強大,但是已經接受過那麼多牛人的洗禮,見怪也不覺得怪了。

「回復宿主,趙匡胤武將出身,曾亂軍之中陣斬敵將,更是騎馬撞門無事,更是一個武藝宗師,所以武力96是合情合理的。」

系統補充了陳恬心中的疑問,聽到劉武周,陳恬倒是對反王開始感興趣起來。

「系統,幫本宿主檢測一下劉武周,薛舉,還有王世充,竇建德,李淵等人的四維。」

「正在檢測中叮咚,薛舉四維如下,武力:85,智力:87,統率:95,政治:84。」

「正在檢測中叮咚,王世充四維如下,武力:71,智力:83,統率:84,政治:85。」

「正在檢測中叮咚,竇建德四維如下,武力:76,智力:85,統率:93,政治:82。」

「正在檢測中叮咚,劉武周四維如下,武力:81,智力:78,統率:86,政治:83。」

「正在檢測中叮咚,李淵四維如下,武力:86,智力:88,統率:9o,政治:92。」

一連串反王的信息,慢慢彙集在陳恬腦海之中,看著一個個數據,陳恬不禁感慨:「看來能做反王的人,都是不簡單埃」

五人之中,四維最耀人奪目的,便是薛舉與李淵二人,薛舉的統率達到了95,難怪能夠連挫李唐,打得唐軍節節敗退,可惜死的意外。

再看這李淵的四維,在皇帝之中,只能算是中規中矩,但是放眼反王,也是一流的存在,最可怕的莫過於他的兩個兒子李世民和李元霸。

對於李世民和李元霸,陳恬早就十分想知道兩人的四維究竟是多少,可以肯定的是兩人絕對有一維在1oo以上,但是考慮到亂入情況和當前局勢,以防萬一還是選擇了以後再檢測。

檢測完眾多反王之後,陳恬收拾了心思,將案台上的討隋檄文輕輕拿起,遞給旁邊的僕從,令其轉送給蔣琬抄寫數十份,放各處,就等著大魚上鉤了。

一切妥當,陳恬召見了呂蒙,並讓呂蒙從水軍中將太史慈帶來,呂蒙雖不知陳恬何意,但依然把水軍中名叫太史慈之人帶了出來。

只見太史慈進府不卸甲,一身黃銅混鐵甲,頭戴朝天鳳翅盔,背後插著兩支短戟,身高將近八尺,面色氣宇軒昂,渾身散這一股生死無畏的豪氣。

太史慈身後還帶著一員小將,只是被太史慈所遮擋,陳恬看不太清楚,往前一跪,拱手說道:「小將太史慈拜見錢塘王殿下。」

身後一員小將亦是往前一跪,拱手說道:「小將太史忠拜見錢塘王殿下。」

陳恬打量著太史慈,眼中儘是滿意之情,抬手示意兩人起身,「孤久聞呂將軍軍中有一員虎將太史慈,今日見你氣勢非凡,孤有意提拔你,來日同孤一同出兵南陽,你可否願意?」

埋沒了許久,如今得到錢塘王的賞識,是何等的幸運。

太史慈臉上豪氣盡釋,激昂地回道:「大丈夫生於亂世,當帶三尺劍立不世之功,今日能得到殿下提拔,末將定為殿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1

「好氣魄1陳恬興奮的大喝一聲。

忍不住對太史慈的氣魄誇讚一聲,陳恬轉眼望向了自稱太史忠的武將,想必定是太史慈帶出的人物,便開口問道:「子義將軍,這位將軍有何你的何人?」

太史慈拱手答道:「這位便是末將的家僕,與末將一起前來參軍,亦有雄心壯志。」

陳恬不假思索的說道:「很好,那你二人就在我軍中先做一個破虜將軍,來日出征南陽,有立戰功再行提拔。」

「謝殿下1兩人答應一聲,各自退出殿外。

如今人馬俱出,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未完待續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