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一十四章 自信的楊林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一十四章 自信的楊林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秦瓊大軍尚未到達南陽,就遭丁彥平中途帶兵截擊。

烈日炎炎,放眼戰場,太史慈,太史忠兩員驍將與丁彥平戰成一團。

漫空狂沙飛舞,道道流光四面激射,遍地飛石亂濺,槍來戟往,擦邊聲嗖嗖作響。

太史慈一戟劈去,丁彥平左槍挑開,右槍將要刺去,太史忠一槍就彈開丁彥平右槍,三人人來馬往,兵器交錯,如此一連相戰了四五十回合,依然不見結果。

流金鑠石,吳牛尚且喘月,三人臉上的汗珠皆如泉水般,不斷順著面頰放肆的往下流,五十回合走過,三人皆是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

秦瓊遠遠觀望,非但是戰場三人,就連己方軍隊亦是難以忍受,見如此情況,便將腰間雙一拔,大聲吼道:「將士們,敵軍已經不行了,跟我一起衝上去,殺隋狗1

「殺隋狗1

「殺隋狗1

綿延數里,四萬大軍在秦瓊的帶動下出震天的喊殺聲,將士們被日光照射了如此之久,早已難以忍受酷暑,內心催動紛紛要和隋軍戰決。

秦瓊見效果已經產生,雙一揮,雙腿一夾馬腹,胯下黃驃馬猶如一陣黃風一般朝前衝去,不斷朝後怒吼著:「兄弟們,殺啊1

主將尚且身先士卒,隨後數萬將士紛紛起戈而前,鋪天蓋地的朝隋軍借著山坡陡勢狂湧來,匯成一股巨大的浪潮,身體的折磨催動著將士們無往不利。k?a?nshu·cc

正在對戰的丁彥平見衝天的吶喊聲響起,秦瓊引著全軍朝自己衝殺而來,蒼老的臉上掠過一絲震驚。

自己此番本想給陳恬小兒一個下馬威,如今連眼前兩個小將的拿不下來,此處滿是樹林,自己步兵根本不是與陳軍一個數量級的,若是再被秦瓊大軍這麼一衝,怕是五千步兵全部都要交代在這裡了。

沉思片刻,丁彥平左右雙槍使了一招雙龍出海,暫時逼退太史慈和太史忠,轉勒馬頭,「將士們,敵軍勢大,隨老夫一起回營1

「老賊哪裡走!把人頭給我留下1太史慈見丁彥平轉身就要逃走,大喝一聲,隨著身旁太史忠見勢一起沖了上去。

丁彥平執著雙槍,一策馬鞭,一邊回身與太史慈兩人對招,一邊率著五千步兵且戰且退,秦瓊帶著太史二人一路追擊。

秦瓊雙使開,猶如兩條游龍一般在亂軍之中左右飛舞,一下去,必倒一人,手下將士亦是所向披靡,殺得丁彥平部下的步兵措手不及,殺倒一人,繼續追殺。壹看書?

借著陡峭山林,秦瓊四萬步兵與騎兵參雜,殺得丁彥平五千步兵落荒而逃,最後留得三千逃回隋營。

殺散丁彥平之後,秦瓊率軍又殺入南陽城下的包圍圈,浴血奮戰數時,大軍殺敵無數,也損失了不少將士,卻終究無法殺進重圍,無奈之下,秦瓊只得率兵回來包圍圈外安營紮寨,等待陳恬大軍到來再作打算。

隋軍大營。

楊林在隋營帳內擺下幾桌酒菜,卻遲遲沒有吃下一口,好似在等候勝利的凱歌一般。

丁彥平帶著剩餘三千殘兵,渾身染血的逃奔回來,翻身下馬,有些難堪的走進帥帳之中。

「賢弟這麼快就回來了,賢弟渾身染血,看來賢弟已經將那群孺子斬於馬下了,賢弟當真是雙槍無敵,本王已經為你擺了慶功宴,快點上座吧。」

楊林見丁彥平翻簾進帳,渾身鎧甲染血,便想當然的認為丁彥平定是將陳恬的將領斬,便起身欣然擺手讓丁彥平入座。

「慶功宴」

慶功宴三字好似針扎一般刺進丁彥平的內心,平日說著自己槍法如何如何的精妙,今日初戰失利,讓丁彥平臉上愧疚萬分。

「元帥,今日末將敗給了那幾個小兒,慚愧吶,末將有罪,還望元帥以軍法處置。」丁彥平上前單膝跪在地上,開口向楊林請罪。

敗了?

聽到丁彥平所說的一切,楊林那張老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起來,然後慢慢碎成粉末,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震驚。

死寂片刻,楊林上前扶起了丁彥平,不解問道:「賢弟如何會敗給那群小兒?」

丁彥平起身一臉愧疚難堪的說:「今日我帶兵前去截擊,卻不料這陳軍在林間歇息,我也便沒有多想什麼,就帶兵前去截擊,結果陳軍中衝出一員小將,此員小將使的一手好槍法,更是有一手短戟法,能與我相戰數十回合不敗。」

丁彥平說著眼中流露出幾分好奇,「本來我與那小將鬥了四五十回合,我就要拿下他的時候,斜刺里又殺出一員小將,又是一個用槍的好手,兩人與我相戰四五十回合,天氣燥熱,敵軍將利用山坡之勢趁機一衝而下,這兩員小將又糾纏著我不放,這才殺的我軍不得不敗退。」

聽了丁彥平的形容,楊林臉上浮現出異色,緊接著問道:「賢弟可曾知道那兩員小將的名字,是否叫做趙雲趙子龍?」

丁彥平搖了搖頭說:「不是什麼趙子龍,我只知道那個使兩把手戟的小將,自稱荊州太史慈。」

「太史慈?本王從未聽說過,想不到這錢塘王手中竟還有如此驍將,倒是本王小覷了他。」楊林臉上的異色化為了幾分對陳恬的欣賞。

楊林恢復了以往的淡定,語氣淡定下來問:「那賢弟可知那陳軍是何人特帥的?」

丁彥平依舊無奈搖了搖頭,只是補充說:「帶兵之人,我卻是不知道,只知道他的武器是兩把金,武藝不在與我對戰的那兩員小將之下。」

「用金之人,天下法能到此境界的也無幾人,不過當年本王遇到的金王秦彝倒是法高,世間無二。」聽著丁彥平的講述,楊林卻是有幾分懷舊之感。

「末將初戰失利,還望元帥以軍法處置1丁彥平再次單膝跪下請罪。

「勝敗乃兵家常事,不必太過自責了,況且賢弟你不知敵軍底細,如今以兩千將士換來了敵軍情報,不虧矣。」楊林捋了捋下顎的白須,扶起丁彥平。

一陣冷風吹起簾來,帳內燭火悄然熄滅,楊林飽經風霜的臉上浮現几絲自信的淡笑。

嘴角鬍髯微微一動,淡然的說道:「況且我軍尚有十萬大軍,再加上本王那絕世無雙的天罡七殺陣,錢塘王若敢入陣,本王定叫他們有來無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