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一十七章 決戰來臨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一十七章 決戰來臨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五日後,陰雲密布,好似一簾帷幕覆蓋了天空,顯得死氣沉沉。??壹看書ww?w·

陳恬應約統率大軍,槍戈林立,兵甲成海,如天上黑雲一般朝南陽城下慢慢襲來。

一字長蛇陣尾相繞,變化有度,好似隨時將萬物吞噬在其中。天罡七殺陣殺氣凜冽,中排衝車上的槍峰投射無堅不摧的亮光。

楊林與丁彥平在南陽城前布下兩大兵陣,等候陳恬前來破陣。

陳恬胯下一騎荊州寶馬,身披銀甲,手中一桿感受到殺氣而變得血紅的流光冥火槍,在銀色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奪人眼球。

陰風不斷從兩旁山谷中吹來,中間大道之上,兩軍對峙,決戰如期而至。

兩軍相距不到幾里,陳恬遠遠望見兵陣之前一騎萬里煙雲罩,座上一個鬢皆白的老將,只見他頭戴九正朝陽盔,身穿金鎖大葉連環甲,掌中一對水火囚龍棍,眼中迸**光,好不威風。

「有如此氣勢的,想必此人定時靠山王楊林。」陳恬根據外貌氣勢中的分析,料定此人正是楊林。

楊林見陳恬大軍已經應約奔赴南陽城下,蒼白的須髯被風吹得如幾支蘆葦桿飄揚起來,朝大軍問道:「何人是錢塘王陳恬,可敢出陣一見?」

「駕,吁。壹ww看w?·1?·cc」陳恬應聲而出,一策馬鞭轉而拉住,一身銀甲白馬,在三軍面前提槍而立。

陳恬年輕俊秀的臉上沒有絲毫忌憚,開口回道:「孤便是錢塘王,看將軍面貌,想必便是靠山王楊林吧。」

一直聽聞錢塘王從手無寸鐵到奪下整個荊州之地,楊林以為陳恬應該年紀並沒有傳聞中那般校

如今一見,卻是如此年輕,讓他瞳孔中儘是不可想象,眼前這個年輕人是如何一步步走向今日。

「哈哈。」楊林突然在風中撫須大笑,笑聲中卻是帶著辛辣的諷刺隨風而紛飛。

大笑過後,楊林眼中精光直射,如蒼鷹一般乾瘦的喉結,如起伏的潮汐不斷翻滾著說:「錢塘王,我大隋待你前陳皇族有何無禮之處,要如此負隅頑抗,要知道天命不可違,我看你們都是可造之才,今日你若是願意投降為我大隋效力,本王定保你們榮華富貴一生。」

陳恬左手不耐煩的拂了下身上的鎧甲,一臉可笑地說道:「天命?你也好意思和孤談天命?如今爾等隋朝已經是風雨飄搖,上至藩王,下至黎民百姓,何人不對楊廣暴政哀怨萬分,如今義兵四處聚起,孤大陳重振旗鼓,民心所向,這才是真正的天命所歸1

「天命所歸!天命所歸1

慷慨的語氣,迴響在浩蕩的戰場之上,頓時振奮了無數陳軍,手中長戈不斷揮起,震天的叫喊聲充斥著整個戰常??壹1·cc

「你」楊林臉上青筋不斷抽搐,整張老臉扭曲得異常難堪,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努力強壓下心中的怒火,楊林掌中一對囚龍棍往身後一收,轉身回馬吼道:「有本事今日就破了本王的陣,不然就等著跪下臣服1

「哼,破了你的陣,可不要反悔1陳恬冷哼一聲,轉身提槍勒馬返回軍中。

轟隆隆,轟隆攏

左邊的天罡七殺陣開始運作起來,隆隆的衝車推進聲混雜著馬蹄聲與腳步聲不斷出巨大的聲響,讓人振聾聵,楊林在後方手中令旗一揮兵陣開始運作起來。

右邊的一字長蛇陣亦是如鳳凰展翅一般排列而開,蜿蜒曲折而不亂陣勢,蛇膽位置的丁彥平在眾軍之中顯得格外重要。

陳恬回到軍中,面對著敵對的兩大軍陣,年輕的臉上揚起一絲冷笑,「諸位將軍,我軍報仇之時到了1

「趙將軍,孤給你一千精騎,給我把這狗屁一字長蛇陣搗爛1陳恬手中血槍一抬,直指一字長蛇陣朝趙雲喝令道。

「不過一個敗陣罷了,末將去去便回1趙雲俊秀的面容儘是冷峻的笑意,眼神中透射出戰無不勝的堅毅,一策馬鞭,白馬銀槍化作一瞬閃電,率領一千精騎直衝敵陣。

陳恬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將手中血槍方向一換,指向了此次壓力最大的天罡七殺陣,朝秦瓊等人喝道:「秦將軍,這天罡七殺陣,就交給你了1

秦瓊雄傲剛烈的臉上,燃燒著父輩的仇恨,那是埋沒在血液中的殺父之仇,雙拔出緊握在手中,豪然道:「張將軍,你率五百重甲從左側牽引衝車,伍兄弟,你率五百重甲從右側牽引衝車,按計劃進行。我帶五百騎兵,五百盾兵前去吸引敵軍騎兵與弓弩兵。」

「哈哈,終於可以大開殺戒了,叔寶你看我怎麼收拾這群狗東西1聽到可以上陣,張飛狂笑一聲,手中丈八蛇矛振臂一揮,留下一道殘影。

伍天錫掌中一對混元鎏金鏜亦是卷著狂風揮舞起來,與張飛對視一眼,兩人同時一夾馬腹,瞬間化作黑影撕裂空中的塵埃,攜帶身後的士卒如瘋狂的野牛一般狂輾天罡七殺陣而去。

兩路兵馬朝敵軍左右衝車狂沖而去,秦瓊回頭掃視一眼身後的破陣部隊,轉而目光拋到了陳恬的身上。

陳恬鬆了口氣,朝秦瓊說道:「去吧,秦將軍,為我大陳爭一口氣,也為你九泉之下的父親報這血海之仇1

秦瓊沉重的點了點頭,眼中殺機畢露,轉身撥馬手中金朝天一豎,咆哮道:「將士們,隨我一起去殺這魚肉百姓的隋狗1

秦瓊雙腿猛的一夾馬腹,胯下黃驃馬長嘯一聲,夾雜著席捲而來的沙塵,化作一道黃色魅影飛直衝敵陣腹部。

「殺啊1

身後破陣對於受到主將的氣勢渲染,皆是大呼喊殺,如激潮一般在秦瓊馬蹄之後湧來。

敵軍兩陣皆派兵將前去破陣,原地等待的陳恬只能注視著兵陣之中的細微變化,身後數萬將士隨時以防異變。

轟隆攏

突然天空中雷聲滾滾,蒼穹之上一道道閃電猶如利劍一般劃破天際,瞬間雷光填滿眾人的眼球。

嘩嘩嘩。

天色昏暗,風雲交際,暴雨狂風來襲。

遍地狂風引起飛沙走石滋滋作響,暴雨如離弦之箭一般狂驟而降,沙場之上吶喊聲盡起。

望著漫天星雷,遍地風雨,陳恬笑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