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二十章 姜還是老的辣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二十章 姜還是老的辣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趙雲兩招刺死丁彥平,大破一字長蛇陣,張飛與伍天錫各率五百重甲,兵陣之前力挽狂瀾,毀了這數十輛無往不利的衝車。??壹1·cc

敵陣一度陷入混亂之中。

「弓弩手,鐵騎兵,輕騎兵快給我圍堵上1楊林見衝車已經被破,雖然有些茫然,但是還沒有破陣,飛快的拿起地上令旗,重新揮舞起來,號令後排弓弩手與騎兵衝去。

張飛與伍天錫等人掀回整個衝車,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筋疲力竭不可言了,如何有力再對抗這騎兵與弓弩兵的圍擊,急忙喝令隨行的重甲兵退下。

「盾甲兵,上1秦瓊見天罡七殺陣中二三道防線同時出擊,當即催令身後五百盾兵上前抵擋箭矢的飛射。

五百盾兵踏著一致的步伐,混著飛旋的泥漿,朝張飛伍天錫部隊撤退的方向涌去。

「弓弩兵,給我放箭1楊林手中令旗一揮,號令陣中弓弩手放箭。

嗖,嗖,嗖。

無數機動聲響起,一支支箭矢飛射上空,與天際上的雨水混為一體,緊接著化作鋪天蓋地的光束,洶湧的刺向下方。

吭,吭,吭。

一聲聲金屬撞擊聲響起,突然一連數排鐵盾出現在軍陣之前,不斷彈飛如潮水一般湧來的箭矢。

箭鋒與盾牌擦出一粒粒火光,驚得遠處的楊林目光中全是驚憤,身形一顫,差點拿不住手中的令旗。?壹

「究竟是誰,居然能識破這天罡七殺陣,不可能,這陳軍之中絕對不可能有這種人的1楊林不斷的質問,努力安慰著自己的心情。

見箭矢已經盡數彈開,秦瓊見勢手中金振臂一揮,朝身後五百輕騎兵豪然吼道:「兄弟們,跟我殺啊1

「殺啊1

「殺啊1

身後輕騎兵轟轟烈烈的喊殺聲,如火山噴出的岩漿,熊熊的火焰直破蒼穹。

秦瓊胯下黃驃馬不斷飛躍過一旋旋泥潭,手中金半空中劃出數道痕,帶著身後騎兵朝敵軍狂碾而去。

黃驃馬撕裂著迎面而來的狂風,一躍躍進敵陣之中,秦瓊手中金不斷擋盪開天上撒下的雨水,分開幾道痕化作一束金光不斷舞動起來。

左手金劃破空際一拍翻數人,右手金橫斬襲風而來一再次打翻數人,胯下黃驃馬不斷左突右撞,一路勢不可擋,一路摧枯拉朽。

身後的輕騎兵在秦瓊的開路下,如潮水般湧入,洶湧的撞入敵叢,將驚慌失措的敵軍,無情的輾壓在腳下。

一連兩番的失利,將陣中隋軍的士氣徹底打擊到了谷底,此時是力有餘而心不足,要麼被五千地碾壓在馬蹄之下,要麼被拋開手中槍戈落荒而逃。???w?ww?·

這已經變成一場無畏的屠殺。

遠處楊林眼神緊緊凝視著前方陣中不斷被打翻馬下的將士,嘴中喃喃道:「輸了,已經輸了,本王不甘心啊1

雨漸漸依稀的停了,風慢慢徐緩的慢了,天上風雲再次不斷交換著。

時過半響,天罡七殺陣已經完全被秦瓊騎兵沖得凌亂不堪,沃野之上,殘肢斷體無數橫列開來,血流數里不止。

此時已是黃昏時刻,天邊雲霧散開,一道夕陽如殘血一般俯射著戰場上的丁丁點點,竟有幾分悲涼。

趙雲身上銀甲白袍已經全部染上一層層血色,手中銀槍在夕陽下顯得血紅萬分,轉身將視線拋到陳恬身上。

秦瓊身上儘是染盡鮮血,手中金早已是血紅兩片,雄傲的面容在夕陽耀射久久凝視著遠處的陳恬。

張飛伍天錫等將士亦是如此,三軍眼光全部聚焦在了陳恬身上,好似在等陳恬號施令。

兩大兵陣已經全部瓦解,陳恬嘴角再次揚起一絲冷笑,剩下得便只剩敵對的兩大軍陣罷了。

「駕。」陳恬策馬踏出,一腳一個馬蹄印深陷在泥潭之中,一襲銀甲在夕陽下格外耀眼,手中血槍不斷朝地面上的血液湊去。

「楊林老兒,今日如約,我軍將士已經連破你兩個陣,你也是否按照約定那般,給孤滾出南陽,永生永世不得帶兵來犯1陳恬將約定二字故意加重了語氣,說得十分慷慨大聲。

此時此刻的楊林,羞惱無限,肺都要快給氣炸掉了,整張臉已經不知是何色態,雙臂青筋暴起,恨不得將陳恬一棍打死。

然而也只是想想而已

「父王,這陳賊就知道耍花樣,我們何在在乎這一個合約,不如就讓這兩山埋伏好的兩萬大軍突襲而下,再四萬大軍一涌而上,殺得這陳賊措手不及1

「是啊父王,七哥說的有道理,不過區區兩個陣而已,我們還有六萬兵馬,還沒有輸,父王快下令吧1

七太保蘇成與九太保黃昆,見楊林已經氣的鐵青,立即上前在楊林身邊勸說道。

楊林經兩個義子一番勸說,閉目緊吸幾口冷氣,緊接著睜開雙眼,開口朝陳恬喝道:「本王何時與你有過合約,爾等造反之賊,理當天誅,今日便要你全軍覆沒在此1

楊林老狗居然當著眾目睽睽之下,公開謊稱沒有合約,還要狂言將陳恬一網打荊

「這楊林老賊太不要臉了。」

「真是的,好歹也是一個王爺,一大把年紀居然還耍無賴。」

「狗,娘養的玩意」

休說是秦瓊趙雲等人,就連是無數陳軍都被瞬間氣的怒火中燒,不斷叫罵著楊林。

「殿下,還等什麼,這楊林老狗言而無信,讓我去戳他幾百個透明窟窿1張飛頓時被氣的暴跳如雷,就要提矛衝去。

陳恬心中雖然也是怒火凜冽,但是這一切早在賈詡的意料之中,手中血槍一橫直指楊林而去,大聲喝道:「楊林老賊,你憑什麼要如此作假,還要讓我全軍覆沒。」

楊林神色緊凝,手中囚龍棍左右一揮,吼道:「就憑本王這左右兩山上的兩萬將士,與我身後的四萬兵馬,便要你命喪於此1

「什麼,伏兵1

叫罵不停的陳軍聽到隋軍早已藏好伏兵,不由得神色一驚。

陳恬倒吸一口冷氣,心想這楊林果真不是什麼好東西,在兩山之上藏好伏兵,若非賈詡的斷定,怕是今日自己難以出這裡了。

見陳軍開始有了幾分慌亂,楊林老臉上浮現幾分得意,拿出腰間號角,憋足勁使勁一吹。

嗚嗚嗚。

號角聲響徹山谷,擾得山上樹木不斷顫動,楊林此時正在吹響號角,讓兩旁山上的伏兵一衝而下。

兩旁林叢伴隨著號角聲一陣竄動,彷彿似有千軍萬馬將要從這山上俯衝而下。

聽得嗚嗚的號角聲,與那山間的竄動聲,林間茂林中隱隱浮現出一個陳字,陳恬看見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