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二十二章 南陽戰終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二十二章 南陽戰終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千鈞一之際,一道金光橫空擺來,硬生生盪開楊林手中的囚龍棍。壹?

秦瓊早已望見楊林的身影,此時陳恬危難,秦瓊使著雙剛好趕上,不容多想片刻,手中金直接出擊盪開楊林一擊。

擋過一擊,秦瓊立即收回金,擋在了陳恬面前,只覺右手虎口微微痛,感受一股強大剛猛的力道侵入右手之中。

楊林一棍被盪開,急忙抓住震出的囚龍棍,亦是感覺虎口一麻,怒目圓睜的凝視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秦瓊,掃視著秦瓊全身上下,竟然覺得有幾分熟悉之感。

「楊林老兒,你可認得我1秦瓊眼神中布滿復仇的火焰,怒聲質問。

楊林收了幾分怒火,冷靜下來問道:「你是何人,竟然會使得這把金,和我一個故人竟有一樣的氣勢。」

「我呸1秦瓊恨恨地注視著楊林,吼道:「便是當年被你滿門屠殺,唯一逃出出來的那一個小孩,我便是秦彝之子,秦瓊1

「秦彝你居然是秦彝的兒子,哈哈,天意啊,看來當年的罪孽,還是要還1楊林聽了此言,突然悲愴的仰天大笑起來,笑聲是那樣一般的凄厲。

「楊林老賊,今日我便要親手為我秦家滿門報仇,殺了你1秦瓊咆哮一聲,提起雙策馬衝上前殺向楊林。

「檢測到秦瓊進入最強復仇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91

秦瓊右手一浩日當空,吸盡萬物的吐息,攜著萬頃之力,化作一道流光恨不得毀天滅地,直拍向楊林腦門而去。

楊林從恍惚中回過神來,染血的囚龍棍豎起,盡起全身之力,狂推金而去。

半空之中,金鐵交鳴聲震耳欲聾聲響徹亂軍,擦出萬道火花,瞬間填滿十步之內的一切。

秦瓊與楊林都覺得雙臂一酸,相視而過,轉身再次接戰起來,一棍一不斷在半空上交錯縱橫,擦出無數道火芒。

楊林本來就被削弱了不少,加之對於秦彝有些本身愧疚,對於秦瓊猛烈的殺招,此時竟然不能全力以赴。

此消彼長,二人戰成一團,五十回合走過,楊林已經開始吃不消秦瓊狂暴的攻勢,慢慢落入了下風之中。

秦瓊看準時機,虛晃一招,楊林提棍格擋,露出了下盤的破綻,秦瓊一直掃而去。

「嗚呼快哉,今日若是死在秦彝後人手中,也算還你秦彝一個人情不枉此生了,先帝啊,本王對不起你的囑託1楊林生死一刻,居然哀嚎起來。

哀嚎得讓秦瓊心中一顫,攻居然開始有些延緩。一

「父王,我等來也1情急之刻,六大太保殺到,黃昆拚命一朴刀直接盪開了秦瓊已經延緩攻勢的一。

蘇成攙住楊林,朝楊林急忙說道:「父王,我軍已經全線崩潰了,我們還是快點逃吧,再不逃就來不及了。」

楊林直接拋出手中的囚龍棍,見到秦瓊之後,滿眼無光,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逃?往哪逃?」

「我們可以先去十四弟那裡,十四弟還有十萬兵馬,有朝一日我們還是可以捲土重來的,父王,快走吧。」蘇鳳見楊林意志已經開始萎靡,立即大喝勸到。

「你們走吧,本王老了,本王已經走不動了。」楊林無奈低下頭來,幾乎要從馬上摔落下來。

「你們一個都休想走,燕人張翼德在此1就在七人磨磨唧唧之時,張飛黑鬃馬踏過無數屍體,如黑旋風一般殺到。

「休想傷我父王半分,黃昆在此1見張飛重來,黃昆大喝一聲,提著朴刀朝張飛迎去。

張飛嘴角揚起一絲不屑,吼道:「我管你什麼黃昆屁昆,看我戳你幾百個透明窟窿1

張飛驀的一聲低嘯,猿臂肌肉暴漲,手中丈八蛇矛挺起,自上而下,如泰山壓頂般轟下。

轟。

刀光矛影一瞬間,黃昆只覺強大的壓力,壓得他無法喘息。

兩馬錯過,黃昆整個人被震飛數步之外,朴刀碎成數塊,黃昆掙扎幾下,再也無法抵抗體內那一股強大的力道,再沒了氣息。

僅一招,張飛秒殺了楊林的一大太保。

「吾兒黃昆啊!你們是何苦1楊林見自己義子黃昆被劈倒馬下,無力的喝到。

「父王來不及了,兄弟們,你們幾個擋住這群人,我帶父王先行離去1蘇鳳再也顧不上任何的感受,趁其不備一掌打暈楊林,朝其餘四人敕令到,轉身勒馬帶著楊林朝東邊狂奔而去。

楊林被強帶逃跑,秦瓊這才反應過來,與張飛一起揮舞著手中金策馬追上。

李祥,高明,高亮,蘇成四大太保停馬立槍擋住去路,眼神中已經抱了必死的決心來拖延時間。

「兀那小輩,安敢擋我1張飛大吼一聲,揮舞起手中丈八蛇矛,一槍直接將李祥震飛,轉而翻身一掃,高明拚命格擋,卻無奈差距太大,依然被一槍直接掃飛出去。

秦瓊手中雙亦是揮舞起來,以一敵二,不到十幾回合,高亮蘇成亦被一起擊落下馬,四人伏倒在泥潭之中斷了氣息。

秦瓊與張飛擊殺四人,就要朝蘇鳳逃跑方向追去,陳恬上前喝道:「罷了,窮寇莫追1

兩人這才勒馬停下,秦瓊只得眼睜睜看著殺父仇人逃去,自己手中雙卻也不知為何,竟然面對一擊必殺仇人的機會難以下手,往手中縮回,便只得回馬走回。

陳恬飽含深意的與秦瓊對視了一眼,秦瓊點了點頭,三人重新殺入亂軍之中。

楊林一走,九大太保齊齊戰死,隋軍已經完全士氣全無,在陳恬前後夾擊之下,不是戰死,便是棄戈投降。

四萬隋軍,終究隨著時間的推磨而戰敗。

望著這橫屍遍野的戰場,微弱的夕陽不斷映射,一隻只烏鴉從天空飛過,或者不斷啄食著死屍,陳恬這才體會到大規模戰爭的殘酷所在,心中不由得掠過幾分悲涼。

眾將會合在一起,此番戰役一番清點下來,總計己方死傷一萬多將士,敵軍被俘兩萬之餘,戰死三萬之多。

陳恬轉身再次遙望了一眼戰場上的死屍,轉身向出城的6遜說道:「6先生,派人將戰場上的不論敵軍我軍,都好好埋葬了吧,他們都是值得世人欽佩的勇士。」

羽扇綸巾一揮間,千軍萬馬一瞬間,戰爭總是如此,作為亂世君主,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默默替戰死者善後。

長達半年之久,曲折迴繞的南陽之戰,終於伴隨著隋軍的戰敗而結束。

隋軍一敗,天下皆變,風雲再起,英雄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