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二十五章 孫十萬與張八百(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二十五章 孫十萬與張八百(上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黃昏。

夕陽把它的光芒射向湖面,微風乍起,細浪跳躍,攪起滿湖碎金,然而猛獸也就埋伏在這唯美之中。

江夏,總兵府。

張遼在案台之前來回踱步,臉上眉目緊鎖神色沉重,對於案桌之上的冒著熱問焓游薅謾

就在片刻之前,斥候傳來通告,孫軍派出五千兵馬前來進攻江夏,明天凌晨就會出擊。

左側聞訊趕來的雄闊海起身進言道:「張將軍,這孫軍來勢洶洶,不如讓我領兵出去直接與他決一死戰,我有把握擊潰孫軍。」

張遼聽得此言,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孫軍雖然與徐茂公屢戰屢敗,但實力絕不容小覷,而且這孫氏的孫堅和孫策,更有江東猛虎之稱,豈是說退就退的。

「張將軍,我看這孫軍兵力兩倍多餘我們,我們不如堅守不出如何?」左側一身銅甲的另一員將軍站起來說到。

此人正是楊三郎,楊延光。

對於楊延光的建議,張遼還是搖了搖頭表示否定,張遼何曾沒有想過,只是能防得了片刻,卻絕對不過幾天,因為孫家見攻不下來,還會添加兵力攻城。

「真是的,打也不行,不打也不行,難道我們都要在這裡坐以待斃,要不是我只會習水卻不熟馬步戰,不然我第一個衝出去,這孫家真會挑時間,偏偏挑在這個時候來進攻江夏。」張順忍不住憤憤的嚷著。

「張將軍不要太過焦急了,這孫軍依我看只有我們主動出擊逼退才行,可是我軍處於劣勢,這就是當下的問題所在。」

張遼嘆了一口氣撫慰眾人,轉而問斥候:「你可知道孫軍是何人統帥?是孫堅還是孫策?」

通報的斥候上前拱手說:「回將軍,據回報統帥之人是孫權與甘寧帶兵五千。」

「孫權,這是何人?」聽了斥候的彙報,張遼突然頓感一陣納悶,統帥之人既不是孫堅,也不是孫策,竟然是一個從未聽說過的孫權。

斥候繼續補充道:「回將軍,孫權此人是孫堅的小兒子,孫策的弟弟,年齡十六左右,只聞其年輕氣盛,脾氣有些高傲,多次與父兄因為小事吵架。」

「哦?如此說來,這個孫權看來沒有什麼實戰經驗,而且容易輕敵冒進。」張遼神色微微一動,雙眼眯成一條線,好似看出了什麼玄機一般,負手站在地圖前思考著什麼。

「檢測到張遼激活摧鋒潛能,摧鋒—陷入兵力差距大於一倍之時,武力+1,統率+2,智力+3,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7,基礎統率95,當前統率上升至97,基礎智力83,當前智力上升至86,一直持續到戰爭結束,請宿主注意查看。」

正在南陽與諸員大將商議棄城回守襄陽的時候,陳恬腦海中突然傳來了系統的信息。

陳恬心中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摧鋒?難道江夏出事情了?」

從上掃到下方,一處不漏。壹張遼久久凝視著地形圖,嘴角不斷叨念著孫權二字。

「有了,有辦法了1

權衡良久,突然靈光一閃,張遼雙手一拍不停呼到,臉上的擔憂之情瞬間全部如潮汐一般迅退去。

「張將軍,有何辦法可破孫兵了?」楊延光與雄闊海等人一聽到張遼的呼聲,急忙湊上來問到。

張遼嘴角微微上揚,鉤起了一抹不易覺察的冷笑,說道:「如此定可以打得孫兵措手不及1

四更天,天色依舊在夜幕的籠罩之下,江夏城前一片冷寂,偶爾拂過幾道鬼魅,沒有雞鳴聲,沒有喧雜聲,只有輕輕的馬蹄聲與蟬的吱鳴聲。

一彪軍馬不斷在大道上馳行,馬蹄聲不斷捲起煙塵,在月色下顯得格外有一番風味,軍隊為兩人正是孫權與甘寧。

甘寧一騎黑馬,身披花甲,盔插兩支鳥羽,手中一把長刀,背上攜著一把帶有鐵鏈的鐵鉤,腰間鈴鐺不斷叮噹作響。

孫權一騎黃馬,一身銅黃甲,頭戴一頂銅盔,腰間懸挂著一把四尺長的寶劍,俊秀的面容在月光的俯射下,浮現起世家的熱血與年輕的不羈。

江夏城尚有幾里路,百般無聊之下,孫權斜過目光朝甘寧說道:「甘將軍,此次若是我能成功拿下江夏,到時候定為你第一個邀功。」

「謝二公子,不過此次江夏還是小心為上。」甘寧一臉的謹慎,生怕路途上送什麼變故,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孫權年輕的臉上卻揚起一絲冷笑,說道:「甘將軍多慮了,父親與兄長都感覺我難成大器,今日我無論如何都要拿下江夏,生擒張遼等人,讓父兄看看我孫仲謀不是只會說大話。」

甘寧只是輕聲笑道:「二公子,我看我們還是先拿下江夏再說這些事情吧。」

「呀!兄弟們殺啊1

甘寧話音剛落,突然大道上衝出一彪人馬,只見為一人體形龐大,面相凶神惡煞,光著膀子,手中架著一桿碩大的熟銅棍。

孫權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掃視一眼,卻只見不過四五百人,轉而很快恢復了一臉淡定。

「爾等是何人,居然敢來擋我軍的路,是活得不耐煩了嗎1甘寧朝眼前的這一群兵馬破口吼道。

只見為那個光膀大漢突然張口問道:「孫權小兒何在?」

「我便是孫權,你是何人,為何當我道路?」孫權右手緊緊按在腰間的寶劍上,冷冷的回了一句。

光膀大漢突然狂笑起來說:「孫權竟是如此孩童,我便是江夏關守將雄闊海,今日奉張將軍號令,特來取你級1

雄闊海說罷便揮舞著手中熟銅棍,在月光照射下,揮舞得猶如一個扇形之面,步伐敞開朝孫權猛地奔來。

「無能陳將,想傷二公子,先過我這一關1甘寧揮刀拍馬擋在孫權面前,直取雄闊海而去。

「你算什麼東西,吃我一棍再說1伴隨著一聲悶雷般的吼聲,劃過空氣的聲音不斷傳來,雄闊海手中的銅棍如推磨一般狂推而去。

甘寧也不搭理,手中大刀迎著銅棍,瞬間在月光下的反射耀過兩人的眼球,卷著氣流直擋熟銅棍而去。

刀與棍相撞,一聲猛烈的撞擊打破了夜的寂靜,迸射出的火花照亮了四周。

「嘶,好強的力道,兄弟們快撤1雄闊海手中的熟銅棍被彈飛開來,頓時神情失色,拾起熟銅棍就帶著人馬匆匆逃去。

而甘寧卻絲毫不受影響,就連眉頭也沒有皺一下,手中長刀穩穩在握。

「將士們,陳軍無能,給我追1

孫權見雄闊海不是甘寧對手轉身逃跑,腰間佩劍拔出一揮,帶著五千人馬衝殺上去。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