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二十七章 任務模式,殺神白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二十七章 任務模式,殺神白起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春轉夏至,夏過秋來。

轉眼時間已經步入了八月初旬,夏日的酷暑依然灼烤著事件萬物,只是偶爾吹來幾陣涼風,標緻著秋季的靠近。

南陽城,放眼隋唐還是后朝,都是極具影響力的一座城池,如今南陽之戰已經獲勝,陳恬卻決定棄城南下襄陽。

為何好端端的要放棄南陽?陳恬與陸遜,賈詡等人一番商議下來,無論如何,以眼下的形勢駐守南陽都是弊端盡露。

其一,南陽與洛陽十分接近,楊廣定會感到幾分威脅,首當其衝會被當為討伐對象。

其二,陳軍雖然大獲全勝,天下許許多多的反王如雨後春筍一般冒出,卻還沒有實力與大隋朝廷一戰。

以上兩個原因足矣致命,所以連日來一直在準備棄城南下的事情。

棄城南下,很容易被隋軍在後背追擊捅上一刀,陳恬便用賈詡之計調動城中百姓一起南下,軍隊在前,百姓在後,如此一來便無懼隋軍追擊。

舉城南移的決策已經下定,蔣琬,張昭等人收到了消息之後,便在襄陽城中打理著遷移民的事情。

經過一個多月的遷移,南陽城除了一部分,浩浩蕩蕩的兵民隊伍基本已經都隨陳恬遷移到了襄陽城中。

剛到襄陽城中,陳恬先是接見了張昭,對其進行流程提拔,轉而又派鞠義去步兵營訓練一支先登部隊,以克北方騎兵優勢。

交流過程中,鞠義雖然態度有些高傲,目中無人,若是換了一般人,早已將鞠義重罰,然而陳恬並不在意這些,他看重的是鞠義的練兵才能。

解決完這些事情之後,眾人散去,沒過多久一個親兵匆匆捧著書信入內。

陳恬接過書信一看,是江夏送來的急報,說的不是別的,就是江夏之戰,張遼以兩千之餘兵力戰勝孫軍五千兵力,殲敵三千,射傷孫堅之子孫權。

「孫權,這孫十萬居然又把孫堅給坑了,有點6啊,不愧是孫氏殺手。」陳恬掃視完情報,對張遼讚嘆不已。

就在陳恬吐槽之時,腦海中又傳來了系統的聲音,好似齒輪在運轉摩擦發出的聲響一般。

「張遼摧鋒潛能發動完畢,四維回落正常。檢測到張遼獲得江夏之戰的勝利,宿主獲得100點君主點獎勵,獲得10點經驗獎勵,宿主當前擁有128點君主點,系統已經滿值升到4級,還差150點經驗升到5級,請宿主再接再厲。」

「嗯,不錯不錯,想不到孫權還推了一把自己,終於到四級了。」

聽了系統的通告,陳恬叫好,轉而又問道:「系統,你不是說到4級開啟新功能嗎?」

「吱吱,正在開啟任務系統請宿主稍等片刻。」系統再次傳來了齒輪一般的聲響。

「開啟任務系統成功,系統等級升至4級,宿主獲得升級大禮包一個,大禮包中隨機獲得各種奇異物品,已經保存在倉庫之中。」

「宿主召喚上限達到了96點,由於局勢的不斷的擴大,亂入名單將變更為4人,三國兩人,宋朝兩人。」

陳恬眉頭微皺,忍不住嘀咕說:「禮包和君主點還是留著吧,以後說不定會派出巨大的作用,亂入調到4人局勢變化就會越來越快了,也符合亂世的特徵。」

「任務系統開啟完畢,每次發布兩大隨著局勢發展的任務,宿主完成一個任務將發布新的任務,任務獎勵可能是全史的某個人物,可能是錢財,可能是兵種技能卡,可能是某種特殊器械的製作圖。」

一聽到這種奇葩功能,陳恬頓時感覺十分新鮮,問道:「全史?那本宿主就有緣韓信吳用等人了,不過人物和特殊器械製作圖本宿主能理解,這錢財和兵種技能卡,你不會隔空給我變出一大筆錢和糧草,還有兵力吧,那本宿主就是神了。」

系統有氣無力的嘆了一口氣說:「為何宿主你總是那麼蠢,錢財將植入世家提供或者額外收入,兵種轉化卡宿主獲得之後,宿主可以帶一部分軍隊出來自己訓練某種特殊軍隊技能,系統將會把一切記憶植入這一部分軍隊,如此一來問題就不大了。」

陳恬突然腦洞大開地繼續問:「那我能不能把我這六萬軍隊全部訓練成魏武卒啊?」

「不可,兵種技能卡使用者有效,會控制在一定人數之內。」

陳恬只能無奈點了點頭,然後凝神向系統發送了信息:「把兩個任務說一下。」

「第一個任務,娶王妃,任務獎勵如下,兩千馬匹,一萬石糧草。」

「咳咳,系統大爺,咱能不這麼坑嗎?」第一個任務的通報,讓陳恬乾咳兩聲,臉上突然泛起一絲紅暈,不由得想到了如今依然身在北方的甄宓。

系統卻不顧及陳恬的感受,繼續通報:「第二個任務,平定揚州,擊敗杜伏威勢力,奪取整個揚州。人物獎勵如下,戰國四大名將之一,少年人屠白起。」

「白白起,系統你沒搞錯吧」白起的名號響起,陳恬臉上的紅暈瞬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震驚,任務獎勵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殺神白起。

系統不假思索的回答:「準確無誤,正是白起,任務獎勵的少年白起四維尚未達到巔峰,所以請宿主不必太過糾結。」

「原來如此。」陳恬這才將神情鎮定下來,目光移向了任務內容之中,平定揚州意思就是要擊敗杜伏威。

杜伏威如今也是不輕鬆,鄧艾大軍被楊延昭打得節節敗退,已經退入了餘杭城,要打下揚州,便要突破孫家在武昌的這個防線,而且自己也可能面臨源源不斷的朝廷大軍。

橫看豎看,想要得到白起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殿下,秦將軍在門外求見。」

就在陳恬思酌著任務的時候,一個侍衛匆匆入內向陳恬報告。

陳恬揮了揮手,示意讓秦瓊進來,不一會兒,只見秦瓊背著行囊掛著雙,一副將要遠行的樣子。

陳恬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幾分,依然開口問:「秦將軍,為何如此一副裝扮?」

秦瓊往前一戰,雙手供禮說道:「殿下,家母壽辰之時越來越近,而且末將名號已經傳開,怕是會連累家母,所以此次要回去山東為家母賀壽,賀完壽接家母再一起返回襄陽,還請殿下允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