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二十八章 渾水摸魚進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二十八章 渾水摸魚進城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掐算時間,此時差不多已經是八月中旬,秦母壽辰秦瓊之前提過,大概是在九月中旬左右。

秦瓊本身就是恪守孝道的孝子,如今要去山東怕是攔都攔不了,況且陳恬也根本沒有想過要攔。

陳恬沒有絲毫的猶豫,開口說道:「百善孝為先,叔寶你若是要去的話,那孤便於你同行而去。」

聽到陳恬要隨行,秦瓊有些意外,急忙說:「殿下,這如何使得,殿下是我軍的靈魂若是出了什麼意外,那不是秦某能擔當得起的。」

陳恬輕笑說道:「叔寶啊,你不要擔心,孤此次會帶子龍去,有你們兩個在,又有何人能近得了孤的身呢?」

「況且孤此番前去是接回甄姑娘和程咬金,尤俊達,高順幾人,若是孤不親自去,怕是他們都要急死了。」

秦瓊眼中意外之情掃去,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轉而說:「那好吧,歷城距離襄陽距離很遠,預計要半個多月之長的時間,還請殿下速速準備行囊,今日便要起程去山東。」

「嗯,你去準備吧。」陳恬點了點頭,示意秦瓊先去準備事項,自己交代完事情便起身前往山東。

秦瓊也不再說什麼,同樣點了點頭,轉身走出門外,走留得幾捲煙塵在陽光照射下飛舞。

「宿主系統升級,獲得了10個四維分配點,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恬端坐在王位之上,對系統的信息忽略拋卻在腦後,雙眼微閉,記憶的潮流在不斷倒退,開始回憶起在山東發生的一切又一切。

先是意外遇到了程咬金和尤俊達的劫徑,然後莫名其妙的結拜為兄弟,來到濟南收了羅士信這個傻弟弟,再是比武招親,從方家惡人手中救出了甄宓。

「甄宓」

陳恬嘴中不斷輕輕念叨著這個令他朝思暮想的名字,眼中卻流露出無限的愧疚。

當初口口聲聲許諾她,等待自己歸來之時,便是娶她為妻之日,如今已經半年之久,時過境遷的變化,也不知甄宓怎麼了,也不知她心中是否還有自己。

記憶的潮汐不斷翻滾,不斷激蕩起來,突然與一塊礁石相撞。

「東方升1陳恬突然想到這個名字,猛地如觸電一般從王位上站了起來。

陳恬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東方升這個人就感覺如觸電一般敏感,此人來得神秘,去得神秘。

自己從山東離開的一路上,一直感覺十分怪異,好像一直有人跟著自己一樣。

而且最讓陳恬心中疑問無法散去的地方就是自己被圍困在洛陽城之時,城門居然莫名其妙地開出一道縫,全部人逃出去之後,門又立即關了上去。

「算了算了,也許只是我多想了,如果日後有緣,還是會相見的。」

打了一個激靈之後,陳恬才感覺自己可能是太過於敏感產生的錯覺罷了,便也不再搭理這件事情。

整理思緒片刻過後,陳恬派人叫來了趙雲,與趙雲大致說了一遍情況之後,趙雲便回去整理行囊,換了一身便裝,挑了一桿銀槍和青虹劍。

陳恬在趙雲走後又叫來了其餘文武,派呂蒙與陸遜帶兵五千前去江夏,以防孫軍再次不軌,凌統與蔣琬主動請纓前去荊州西北部的武陵城帶兵四千前去駐防,其餘人等原地駐紮襄陽,以防有變。

吩咐好一切事項,陳恬換上一身便裝,帶上流光冥火槍背著行囊,與在門口準備好馬匹久等的趙雲和秦瓊一起翻身上馬揚鞭出城前往山東而去。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般飛逝而去,不斷滴滴答答的在歷史的輪盤上雕刻著一道道痕。

陳恬,趙雲,秦瓊快馬加鞭,一連奔了十幾天的路途,方才趕到山東濟南。

如今天下劇變,山東可以說尚且還是一塊凈土,除了偶爾出沒的綠林中人,並無人造次。

三人見已經到達了城門,便翻身下馬,牽引著坐騎背著行囊,在來往的人群中排隊進城。

陳恬放眼望去,被羅士信之前砸毀的城門已經換上了新裝,說白了,只是重新塗上一層紅漆,塞了幾塊木板罷了。

此時已經正是午時,人群熙熙攘攘的排在門前經過檢查入城,陽光毒辣的掛在空中,好像要將世間的一切都燃燒起來一般,連蟬都抽不出力氣鳴叫。

「站住,你不就是那個出逃在外的通緝犯張越嗎?來人啊,給我把他抓起來拖到衙門去1

就在陳恬等了好長時間正要進門之時,一個士兵朝最前端正欲進城的人大聲吼到。

話音剛落,便衝出五六個士卒揮棍打出,將這個被稱為張越的打得趴在地上武力起身,嘴角全是鮮血。

見其無法動彈之後,守門的士兵便讓人把他拖到衙門中去,嘴中還不屑的嚷著:「他娘的,通緝犯也想進城,看老子不打死你。」

趙雲見到眼前一幕,對陳恬說道:「這下不太妙啊殿下,我等當日從南陽城殺出,容貌肯定已經被畫成圖像到處張貼通緝了。」

趙雲腰間的青虹劍用右手摁住,隨時準備出鞘。

陳恬並無慌張,反而在囊袋中不斷翻來覆去尋找著什麼,片刻過後,陳恬從囊中拿出三張人臉面具。

「殿下,這」秦瓊一臉好奇的問到,顯然想不到陳恬居然會帶這種玩意。

陳恬將一張面具慢慢覆蓋到自己臉上,四處一拍,與面頰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好像本來就是這樣一般。

又將手中另外兩張面具遞給了趙雲和秦瓊,說道:「我早就料到會有這種狀況發生,所以我已經準備了面具,你們兩個快點戴好,等一下見機行事便是。」

秦瓊與趙雲會意點了點頭,各自接過面具,在臉上鋪了起來,不一會,三個人就完全變作了另外三個人。

前面人不斷進城,終於輪到了陳恬三人,門衛士兵按例大喝一聲問道:「站住,什麼人?」

正所謂出門在外,錢大於一切。

陳恬上前作揖,將藏在手中的一錠銀子悄悄塞到門衛的手中,然後淡淡地回道:「大人,我們三兄弟是從外地來的,來這裡省親來了,大人沒見過所有面生,還望大人通融一下。」

守兵收了手中的銀子,將目光拋向了旁邊的幾個守兵,又重新轉移到了陳恬的身上。

陳恬大概懂了守兵的意思,又從囊中拿出幾錠銀子說:「這些銀子就是請大人們去喝喝茶的,還望笑納。」

再次收了陳恬的銀子,守兵這才露出了好臉色給陳恬看,將擋在前面的槍一收笑道:「算你識趣,進去吧。」

「謝大人,二弟三弟牽上馬,我們進城。」陳恬回頭朝趙雲和秦瓊說到。

三人見勢便牽著馬匆匆趕進濟南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