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二十九章 長相思兮君不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二十九章 長相思兮君不絕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cpa300_4 濟南城。

陳恬,趙雲,秦瓊三人偽裝起來混過守兵眼目,牽馬走進城門。

見城中街道卻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擁擠,反而顯得十分空蕩,三人一進城門便迅速騎上馬,馬蹄踏出一圈圈的塵埃,朝歷城秦家飛奔而去。

不到半響秦家已到,三人翻身下馬,放眼望去,只見秦家雖然算不上什麼大富大貴,卻也是小康之家,庭院整齊有致。

秦瓊卸去面具背起包裹,走到陳恬趙雲面前,推進門去,只見院內人群熙熙攘攘,都不知在討論著些什麼。

「呦,單二哥你看,秦兄,秦兄回來了1見到秦瓊推門而入,王伯當第一個望見朝單雄信等人喊叫起來。

單雄信等一干人皆回過頭來,望見了秦瓊說道:「叔寶,你可算回來了,你差點急死二哥我了。」

秦瓊上前拱手一禮說:「眾位兄弟,秦某在這給各位賠不是了,不過秦某要先去見過家母,等下再回來與眾位兄弟把酒論談。」

「去吧,去吧。」眾人皆笑顏逐開,讓開一條道路。

踏進正堂,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年紀四五十歲的中年婦人,只能依稀看見年輕時的相貌,兩鬢上的秀髮早已斑白,顯然是多年的操勞所致。

秦瓊二話不說,直接跪在了秦母的面前,說道:「娘,孩兒回來了,孩兒不孝,讓您受苦了。」

秦母聽到秦瓊的聲音全身一顫,回過頭來望見了秦瓊的身影,立即上前扶起了秦瓊,嘴中不斷念叨:「叔寶,叔寶你回來就好了,娘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好孩子,回來就好。」

「娘,叔寶不在,讓娘受了不少苦,以後叔寶接您回襄陽,一定會讓娘安享天年。」秦瓊望著秦母,堅定的說道。

秦瓊的一席話讓秦母眼中掠過一絲失望,不過那一絲失望轉瞬即逝,撫慰著秦瓊說道:「叔寶,你不要在意,不論你走那一條路,只要你認為是對的,娘都支持你。」

娘倆一言一語,陳恬與趙雲紛紛掀下面具,與外院的單雄信等人簡單寒暄一句,走進正堂。

秦瓊望見陳恬走了進來,立即拉起秦母的手引薦陳恬說:「娘,這位就是錢塘王陳恬,這位就是趙雲趙將軍。」

「老身拜見我兒之主公錢塘王,趙將軍。」秦母聽罷就要下跪行禮。

「使不得,使不得。」

陳恬與趙雲見勢急忙扶起秦母,轉而親切說道:「伯母,叔寶是我大陳的骨幹,如今天下大隋暴政,民不聊生,我大陳正是需要叔寶這種人才,所以伯母你千萬不要行這種禮。」

秦母聽著陳恬親切的語氣,站起身來,頓時增添了幾分好感,感慨道:「若是天下人都和殿下那般心腸,那這天下如何會有今日的局勢埃」

陳恬從一旁特地抽來一條凳子,扶著秦母坐下。

就在四人交談之時,程咬金走了進來,對著秦瓊和秦母打了個招呼,緊接著對陳恬討好關係起來:「大哥想不到你這麼牛,居然是錢塘王,以後可得給俺老程封個小官噹噹埃」

陳恬臉上只是笑意盎然回道:「哈哈,這次你和我一起回去襄陽吧,我給你一個將軍噹噹。」

一言剛盡,程咬金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說道:「甄宓姑娘自從知道你們的事情之後,整天茶不思飯不想,就坐在後院之中發獃,人都快傻了,你還是快去看看吧。」

「是啊,咬金說的是,那個閨女一連幾天都這樣,整個人和失了魂一樣的坐在後院之中。」秦母聽了程咬金的話,開口補充到。

聽到此言,陳恬臉上的笑意頓時全無,浮現出濃烈的擔憂。

陳恬拍了拍秦瓊的肩膀,留下趙雲與眾人敘舊,轉身朝後院匆匆走去。

後院之中,陽光好似刻意削弱了幾分,院內雪白的茉莉花開得正旺,在縷縷陽光襯托下,宛如出水的仙子一般妖艷。

眾多茉莉花之間,一支茉莉如顯眼的呈現出來。

甄宓安靜的端坐在院內,一襲白紗伴隨這微風不斷飄拂,在眾多茉莉花之間脫穎而出,秀髮不斷被陽光如墨的潑灑開來。

嫩白如藕的玉手不斷拂動石桌上的一支茉莉花,往上望去,那是一張清艷無雙,美得不可方物的絕世嬌顏。

她為他的一句承諾,苦等半年,如今卻是不知所蹤。

那一尊嬌容上卻是布滿蒼白,目光早已獃滯,憔悴得連朱唇也不再顫動片刻,憔悴得讓人心疼不已。

陳恬遠遠的望見了院內呆坐著的甄宓,只覺心中一痛,無數感受湧上心頭,有愧疚,有心疼,有興奮

千萬種情緒如風中茉莉一般紊亂,讓陳恬不知是何滋味。

縱橫沙場多載,面對無數慘狀,心情從未像今日這般不可名狀。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陳恬放輕了步調,慢慢走向甄宓憔悴的背影,兩個人不斷在茉莉花中一步步靠近。

陳恬將手輕輕搭在了甄宓的玉肩上,語氣很複雜地說了一句:「甄兒,我回來了。」

甄宓的身軀突然為之一動,徐徐回過頭來,望著眼前自己朝思暮想的情郎,水靈的美眸開始迴轉起來。

「我以為你再也不會回來了,你知道我知道你出事的時候,我有多擔心你嗎?」

甄宓撲到了陳恬的懷中,梨花帶雨地嗚咽起來,淚水不斷浸濕陳恬的衣襟。

陳恬用雙手緊緊擁著依偎在懷中泣不成聲的甄宓,說道:「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

陳恬只覺視線開始不斷模糊起來,眼眶越來越紅,將甄宓用雙手引出懷中,兩人眼神聚焦在了一起。

「甄兒,我再也不會不守諾言地離開你了,等回到襄陽我們就成婚,我要你做我陳恬一生一世的錢塘王妃。」陳恬眼神柔情無限,望著甄宓的美眸堅定的許下誓言。

甄宓如玉面容旁的秀髮已經被淚水結交在了一起,點了點頭回應道:「嗯」

陳恬望著甄宓絕世的嬌顏,用右手輕輕撥開那几絲凌亂的髮絲,兩人越靠越近。

身體瞬間被束縛進一個有力的懷抱,不需要表達的情感湮沒在滿是深意的吻裡面,這一瞬間的悸動,使彼此忘記了周圍的一切。

風不斷吹散著茉莉花,花香將兩人包圍在了一起。

山無陵,江水為竭。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