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三十章 再會曹操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三十章 再會曹操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千言萬語,不及一吻天荒。

一番撫慰過後,陳恬牽著甄宓的手,徐徐走向前廳而去。

前廳之中,秦瓊與眾多前來賀壽的朋友正在一一道謝,這群人中,多數是叱吒江湖的一方好漢,也有少數是官府的小吏或者官員。

陳恬牽著甄宓在眾人談笑之時步入前廳,單雄信等人朝陳恬拱手一禮,陳恬笑著還了眾人一禮。

「想不到血洗濟南,大鬧洛陽的好漢,居然就是連番挫敗朝廷大軍的錢塘王,今日還敢潛入濟南賀壽,魏某佩服。」單雄信身旁一人拂袖揮動,朝陳恬供了一禮,渾身散發著一種飄逸獨特的氣勢。

陳恬望了一眼甄宓笑道:「兄台有禮了,那都是吹捧罷了,還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陳兄弟,忘了給你引薦一下,這位便是我二賢庄的魏道長,魏徵。」單雄信在一旁抬手讓兩人相互認識。

「魏徵?」陳恬心中閃過幾分震驚,轉而客氣的拱手稱道:「見過魏先生,果然是一身仙風韻味。」

客套之餘,陳恬早已向系統發送信息查詢魏徵的四維,作為一個穿越者,對於魏徵這種神噴諫臣實屬好奇。

「正在檢測中魏徵四維如下,武力:55,智力:92,統率:68,政治:97,請宿主注意查看。」

聽著系統的通告,陳恬忍不住內心誇讚起來:「好強的政治,居然比張昭還要高出了1點,難怪幫李二造就了貞觀之治。」

看上了魏徵的政治能力,便開始心生愛才之心,按當前的局勢發展,自己若是想要收服魏徵等人,也並非沒有可能。

「一笑傾城又傾國,再笑才子配佳人,妙哉,妙哉。」就在陳恬感慨之時,角落中一人突然高頌詩句慢慢走到眾人面前。

陳恬斜目望去,一眼便認出了吟詩之人,此人正是曹操曹孟德。

曹操朝陳恬慢慢走來,身邊跟著兩人,分別是戲志才和許褚,一個骨瘦如柴,一個虎背狼腰,形成鮮明的對比。

陳恬鬆開甄宓的手,深吸一口氣高聲道:「孟德兄,許久未見,別來無恙埃」

曹操濃眉微微抖動,裝作一臉熱情的上前說道:「哈哈,獨孤恬陳恬,曹某當日早就說了,你便是當今天下英雄,如今看來果然不假。」

「不敢當,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孟德兄當日也曾誇談自己是天下英雄吧?」陳恬話鋒一轉,冷冷地反問到。

曹操半開的眼眸,陡然全部睜開,鷹眉微微抽動說道:「錢塘王真會開玩笑,曹某何德何能,只是開個玩笑罷了。」

陳恬冷笑一聲,旋即說道:「曹兄那日一句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可謂讓我難以忘懷埃」

「行了,別爭來爭去了,明天是秦伯母的壽宴,大家還是開開心心的在一起把酒言歡。」

曹操尚未開口,一旁的單雄信看不下去兩人的爭執,便擋在兩人中間大聲說道。

秦瓊為了讓兩人下台,笑道:「今日秦某再次多謝諸位兄弟前來祝賀,前院內已經擺好兩桌宴席,還請諸位兄弟與秦某來內院,一起把酒言歡。」

秦瓊話一出,眾人紛紛開始嚷著:「走,兄弟們和叔寶喝酒去,今天一定要喝個不醉不歸。」

陳恬與曹操臉上頓時浮現出笑意,兩人相視而笑,一起隨眾人走進院內入座就餐。

總計來訪四十七人,擺了兩張大桌子,一時間倒酒碰杯聲不斷傳來,甚至還玩起了猜拳罰酒。

陳恬與甄宓,趙雲,高順,曹操,單雄信,秦瓊等主要人坐在一桌,眾人敬過一杯酒後,單雄信起身朝秦瓊問道。

「叔寶啊,這次來山東打算待多久?」

秦瓊頓了頓說不出話來,將目光拋向了陳恬,陳恬思慮片刻,隨即說:「單二哥,這次我們來山東,為了防止行蹤被泄漏,所以打算等明天秦母壽宴過了,便立即趕回襄陽。」

「咳咳,這麼快就要走,眾兄弟千里迢迢前來賀壽,本想好好與各位談天論地一番,卻不想這麼快就要走。」戲志才幹咳幾聲,眼神中掠過幾分異色,突然接過口來嘆道。

戲志纔此言,擺明了要秦瓊等人在山東多留幾日,多留幾日也便意外著多幾分危險,陳恬不知戲志才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但知道絕對不會是什麼善茬。

「的確,你們不辭勞苦趕來賀壽,秦某匆匆離去,倒真是有點對不住了。」秦瓊說著臉上有點尷尬。

曹操沉吟片刻,嘴角突然抽搐幾下,開口說道:「秦兄,我看不如這樣,明日伯母壽宴過後,便送伯母先回襄陽,我等眾兄弟一起聚在賈家樓好好暢談一番再各自分散離去,你看如何?」

「我看如此可以,那明日便送家母先去襄陽,我等眾兄弟再聚賈家樓,那賈老闆與我熟識想必定不會為難於我,殿下你認為呢?」秦瓊當即認可了這個意見,可以與眾兄弟一起聚會,即便出了什麼事情也不會連累到秦母。

陳恬一笑,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瞥了一眼曹操說道:「既然大家都這麼有興緻,我也不好擾了大家的興,那明日我寫一封書信,讓甄姑娘與秦伯母一起先回襄陽,到時候也好有個照應。」

甄宓先是一愣,玉手輕輕搭在陳恬的肩膀上說:「你不是說不會再離開我了嗎?」

陳恬用中指劃了一下甄宓的鼻尖,溫和地說道:「傻瓜,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回來的,這次先聽話和秦伯母一起回襄陽。」

甄宓也明白陳恬是為了自己安危著想,便只能點了點頭,低頭不語。

陳恬回過頭來對高順,程咬金,尤俊達三人說道:「三位賢弟,明日還勞煩你們三人護送一下秦伯母與甄姑娘回襄陽。」

高順與尤俊達也不多說什麼,頷首點頭表示大營,程咬金卻是一臉的不情願地說:「大哥,俺老程是真心想在濟南和大家玩幾天,這麼急催俺走做啥。」

陳恬想著以高順90的武力配上尤俊達一個三流實力,應該不會出太大問題,便笑著說道:「那你便留下來就是,明天還要勞煩高,尤兩位賢弟了。」

「吁1

陳恬話音剛落,大門外突然傳來幾聲馬蹄聲與勒馬聲,緊接著大門被打開,幾個俊俏的年輕男子出現在了門前。

當先一個白衣男子見到秦瓊便上來喊道:「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