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三十三章 各懷鬼胎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三十三章 各懷鬼胎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一場驚心動魄的對決,兩桿銀槍不斷亂舞狂斗。

一決勝負,僅僅是在一念之間。

趙雲一槍如閃電一般刺去,卻在離羅成咽喉不到一寸之處收槍,冷冷地拋下一句話,轉身回槍。

羅成整個人傻愣在原地,望著地上的五鉤亮銀槍,心中卻不知是何滋味。

眾好漢都被這一場廝殺驚得一時回不過神來,有的人一輩子都未曾見過如此激烈,如此精妙的高手對決。

「怎麼樣曹兄,我說的沒錯吧,勝負之理,尚未可見。」陳恬見勝負已分,轉頭開始挖苦起來曹操。

曹操眼神中掠過一絲不悅,點了點頭轉身與戲志才,許褚三人揮袖離去。

秦瓊與羅延慶一起上前扶持住羅成,羅成卻是俊容黯然失落,嘴中不斷叨念著:「我敗了」

「不是你敗了,是你的心敗了,你現在還年輕,若是能收斂住狂傲之心,你的槍法完全有可能超越我。」趙雲走了回來,淡然的撒下一句話。

羅成緊閉雙眼,像是開始沉思什麼事情一般,然後深吸一口氣說道:「趙兄,是我的原因,多謝提醒。」

趙雲冷峻的面容上浮現一絲笑意,轉身消失在了夕陽中。

時過黃昏,眾人散去到各自的房間中休息,等待著明日的壽宴。

時間如潺潺流水般悄悄逝去,山邊的那一輪紅暈終歸被漫天繁星所取代。

月光如一襲銀幕傾瀉在門庭中的落葉之上,遠望如霜,近觀如雪。

房內,燈火燭光未眠,光與影有著和諧的旋律。

陳恬這次沒有逃避,選擇了甄宓共寢一室,共寢一床,望著身邊的俏人兒在身旁安然睡下。

陳恬用手輕輕撫了撫甄宓的臉,觸碰的瞬間感覺一陣酥麻,帶來片刻刺激感,卻沒有心思做出任何出軌的動作,只是將身子橫過去借著窗口遙望著天邊點點星辰。

輾轉反側,久久難以入睡。

「唉,無情最是帝王家,像我這種做君主還動真感情的人,真是令人啼笑皆非。」陳恬心中對自己所想感懷一番。

「宿主你是不是傻了,大半夜發什麼牢騷?」就在陳恬感懷之時,系統忍不住吐槽一句。

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氛圍被系統無節操的破壞,陳恬挖苦般的爆了一口粗:「你丫的,機器人懂什麼。」

系統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本系統尚未植入感情插件,由於今日羅成武力表現超過100,造成雙方系統各自亂入兩人,名單已經羅列,宿主是否查看?」

「速度查看。」經系統這麼一提醒,陳恬才想起亂入,立即端坐在床沿,將情愛之愁暫且拋之於九霄雲外。

「三國名單如下,亂入第一人,三國時期董卓,董卓四維如下,武力:89,智力:82,統率:76,政治:68,植入身份為隋朝新一任兵部尚書,」

「亂入第二人,曹操帳下謀士楊修,楊修四維如下,武力:52,智力:94,統率:72,政治:75。植入身份為次系統宿主帳下謀士」

「宋朝名單如下,亂入第一人,北宋名妓李師師,李師師四維如下,武力:64,智力87,統率:36,政治:71。植入身份為:被突厥人擄掠的漢家少女。」

「亂入第二人,北宋末年田虎手下大將,神駒子馬靈,馬靈四維如下,武力:84,智力:59,統率:63,政治:52。植入身份為徐茂公最新編收編收的士兵,當前已經安排為斥候。」

「這尼瑪一個比一個奇葩啊,魔王董卓變成了楊廣的兵部尚書,如果再來一次當權就好了,不過若是帶出了呂布」

「楊修這貨政治覺悟果然這麼低,不過智力看來也算是個人才,可惜卻給了次系統,也不知次系統究竟是何人。」

「最可憐的是李師師,莫名其妙地登場,莫名其妙地被突厥人搶走,可憐紅塵女子。」

「最後留了一個日行千里的加強版戴宗給本宿主,不過聽聞這個馬靈用金磚打了不少梁山好漢,搞不好是一個土豪。」

陳恬心中聽得情緒翻動,只如一陣陣潮汐湧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突然陳恬想起自己好像很久沒有檢測自己的四維了,便向系統發送了消息,「檢測一下本宿主當前四維。」

「正在檢測中……宿主當前四維如下,武力:78,智力:88,統率:79,政治77。擁有10個屬性分配點。」

陳恬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當前武力統率政治三維還在80以下,智力也無法再提升。

沉吟片刻,旋即向系統再次發送消息:「幫本宿主武力植入5點,政治植入3點,統率植入2點。」

系統淡淡地回復道:「植入成功,宿主當前四維如下,武力:83,智力:88,統率:81,政治:80」

陳恬知覺雙臂突然注入了一股熱流,緊接著傳遍全身上下每一處經脈,多次反覆感受這股氣流之後,陳恬竟覺得身體輕盈了許多。

腦海也跟著浮現出許多治政治理與基本的用兵之道,如影像般放映一通。

……

同時同刻,曹操房中。

「想不到這錢塘王手中居然有如此猛將,就連仲康也未必是趙雲的對手,也不知為何,一個年輕後生手下猛將如雲,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曹操來回踱步,臉色陰沉如鐵,嘴中不斷喃喃自語,語氣中滿是不解與嫉妒。

戲志才面容在燭光下顯得是那樣一般的憔悴乾瘦,蒼白如紙,不斷乾咳如風燭殘年之人一般。

「戲先生,以後要多多注意身體埃」曹操一臉擔憂地停下腳步,望著戲志才,生怕戲志才轉眼出點什麼事情。

戲志才神思飛轉,無力地錘了錘胸口,深吸一口氣后說道:「曹兄,何必在意區區一個錢塘王,如今網已經撒下,只要仲康把下一步做好,曹兄也定能問鼎天下。」

許褚上前問道:「先生你說吧,是不是要我去把那個錢塘王砍了還是怎麼樣。」

戲志才搖了搖頭,緩了下氣息,從袖子中慢慢拿出一張字條說道:「仲康你把這張字條綁在箭上,然後**濟南府,則大事定矣。」

許褚接過紙條,瞥了一眼紙條,眼神中掠過几絲震驚,卻也不多說什麼,匆忙換上一襲黑衣背著一把弓出門而去。

許褚走後,戲志才與曹操相視一眼,同時會意撫須而笑。

計謀的成功,曹操精神為之一振,誇讚道:「全托先生的策略,曹某才有機可趁,有先生,真如魚之有水也。」

「咳咳。」

戲志才又掩袖乾咳,滿臉駭然地望著衣襟上的殷紅,良久才說道:「戲某這身子怕是撐不了多久了,只能為曹兄謀這天下的第一步,其餘還是要靠曹兄自己。」

未完待續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