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三十四章 途中遭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三十四章 途中遭變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cpa300_4 次日,當陳恬睜開眼時,已是天色大亮。

「殿下,你醒了。」陳恬剛剛睜開眼,就看見俯身在自己眼前的甄宓,一臉嬌顏,還是那麼的美。

甄宓躬著身子,胸前豐腴挺拔的雪峰呼之欲出,陳恬居然有些生理反應,好在是剛醒來神志比較清醒。

陳恬立即翻身起床,單手摟著甄宓的腰拉近距離,說道:「甄兒,隨我一起去前廳吧,今日是秦伯母壽宴,我們可千萬不要遲到。」

甄宓俏臉一紅,點了點頭,兩人一起走向前廳。

前廳之中,酒席陳設,張燈結綵,頗有一番喜氣。

今日來的人比昨日來的都要多,更是加上了許多昨日還未到的綠林好漢。

陳恬等人從左側房間出來,羅成等人從右側房間出來。

羅成依舊是一襲白衣,腳步輕盈有度,俊秀的臉上卻少了那一分冷酷,反而多了幾分平易近人的感覺。

「趙兄,陳兄,早埃」羅成見到陳恬等人,竟像換了一個人一般,主動上前來打招呼,可見昨日是被趙雲徹底消去了那一份傲氣,轉而開始交好陳恬。

「早,不知昨日羅兄休息可好」陳恬等人都凈與之開始攀談。

秦瓊正在不斷與來訪的人打著招呼,見到羅成與自己主公等人十分親近,臉上一笑也沒注意走來的許褚一臉無神,便過去招呼幾人入座。

眾人都盡數安排在座位之上,卻唯獨曹操等人姍姍來遲,匆匆入座,望著曹操飄忽不定的眼神,陳恬卻感到有什麼奇怪之處。

眾人到期,酒宴便隨之開始。

觥籌交錯,碰杯聲不斷縱橫響起,整個壽宴異常熱鬧。

秦瓊陪著眾多來訪之友,更是敬了不少的酒,只能借著公事之由來推脫敬酒。

申時過半,酒席方才結束,除了高順等將要上路之人,其餘人基本上都是喝的酩酊大醉,不知所云。

眾人皆已吃飽喝足,秦瓊幫秦母收拾好了行李,陳恬亦是幫著甄宓收拾好了行李。

秦瓊朝秦母開口說道:「娘,今日叔寶先送你去襄陽,讓你先去那裡,過幾天叔寶就來。」

秦母也理解秦瓊的想法作為,便也不多說什麼點了點頭,在秦瓊攙扶之下坐上馬車。

甄宓與陳恬只是對望一眼,一切情意皆在不言之中,陳恬扶著甄宓登上馬車,與秦母坐在旁邊,也好在路上有個伴。

秦瓊上前朝尤俊達與高順二人拱手作了一禮,旋即說道:「高兄弟,尤兄弟,這次就要勞煩你們二位了,務必將我娘送到襄陽。」

「放心吧,秦兄,我二人即便不要命也會保重兩位的。」高順手執破風槍,點了點頭應聲回答。

陳恬上前將手中已經寫好的書信交給了高順,看了一眼高順與尤俊達,再回頭望了一眼甄宓,開口說道:「二位保重。」

「保重,來日再見。」高順,尤俊達二人抱拳一禮,轉身登上馬車,一策馬鞭,車輪不斷碾起塵沙朝南方駛去。

秦瓊與陳恬兩人凝望了幾眼,單雄信拍了拍二人的肩膀,開口說道:「別看了,都走遠了,後天賈家樓兄弟們好好聚一聚不就可以走了嗎。」

兩人點了點頭,轉身走進秦家,唯獨曹操深邃的眼神遙望著遠方的塵埃,臉上漏出一絲難以捕捉到的陰險。

暮色無聲的籠罩了萬物,馬車經過輪番的輾轉,已經出了濟南城,進入官道的野區之中。

尤俊達與高順一邊駕著馬車,一邊相互聊天以度過煩悶。

尤俊達望見前方黑壓壓的一片,不禁問了一句:「高大哥,你說這裡有沒有有人出來劫道?」

高順一手揮著馬鞭,一手撫著須髯笑道:「你小子不就是走綠林道路的嗎,難不成害怕了綠林之人,若是敢來,我就一槍挑死一個。」

握了握手中的五股托天叉,尤俊達方才跟著笑道:「對,高兄你瞧我,這都是老本行了,害怕他個鳥的劫道埃」

唰唰唰

尤俊達話音剛落,突然前方閃出無數的火把,如浪潮一般排開,將道路兩旁照了個閃亮。

五十步外,一排隊伍橫於道口,人人手中一桿纓槍,如鐵壁般封住了去路。

「吁1

高順滿臉駭然的望著前方,立即拉住了韁繩,停下馬車,心想難不成真的來了劫道之人。

「兩位先不要出馬車。」高順轉過頭朝車帳中吩咐一聲,與尤俊達各自握緊了武器,慢慢走下車來。

尤俊達用綠林中人慣用的口吻朝前方大喝道:「哪路好漢阻了道路,還請讓開一條道路,我便是大樹林一把子尤俊達。」

對面人群中走出一人,只見此人身長九尺、虎體狼腰、豹頭猿臂,一身鎧甲,手中一把落月刀,顯得威風凜凜。

此人正是很久之前亂入的華雄。

「什麼狗屁尤俊達,沒聽說過。」

聽了尤俊達的喝聲,華雄將長刀朝地上一震,盪起層層氣流,撫須一笑,身後數百軍士亦是跟著大笑起來。

高順手中破風槍一橫,開口吼道:「不管你是何人,你可知好狗不擋道這句話?」

「哼,放你們過去也不是不可以,很簡單,把車上的人給本將軍交出來。」華雄撫須狂笑,朝高順威脅到。

聽到華雄自稱將軍,高順隱隱猜到了幾分,但見敵軍人多也不好力拚,便回道:「我車上只不過兩個婦孺罷了,你拿去又能如何?」

華雄鷹目向前一掃,手中長刀慢慢抬起,一臉不耐煩地問:「少給我裝蒜,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要麼交出車上的錢塘王然後滾蛋,要麼就把命留在這裡。」

高順這下總算明白了華雄的用意何在,在此等待攔劫錢塘王,並一口咬定車上之人定是錢塘王,必是有人將消息放給了官府。

華雄眼中殺機畢露,手中長刀直指高順槍鋒而去,眼中儘是不屑,見高順久久不作答,開口喝道:「你若是再不把人交出來,今日我定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高順腦海中思緒翻滾激蕩,如何受得了華雄如此囂張,驀然間眼珠暴睜,大吼道:「你算個什麼東西,既然你要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1

手中破風槍寒光流轉,捲起漫漫煙塵,不斷踏過一個個腳印朝華雄闖殺而去。

「哼,螳臂擋車,將士們給我殺了他1華雄嘴角揚起凜冽的殺機,手中大刀一揮,身後數十個士卒朝高順迎面撞去。

面對著成堆的敵軍來襲,高順臉上沒有絲毫的怯意,縱槍踏入敵群,破風槍不斷捲起氣旋,剛猛有力,直接將小卒轟飛出去。

手中大槍四面八方的刺出,每一槍下去,必索一敵之命,犧牲了七八個小卒之後,剩餘幾個士卒僅僅只能顫顫慄栗地望著高順,卻再也沒有膽子上去。

「一群蠢材給我去把履人劫了,本將親自來斬了這狂妄之徒1

華雄見高順武藝不凡,一般小卒無法靠近,手中落月刀揮舞起來,狂喝一聲,策馬揚鞭直取高順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