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三十五章 秒殺華雄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三十五章 秒殺華雄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高順一行人月夜突然遭到華雄的伏擊,此時已經戰成一團。 w?w?w?.??

尤俊達不斷揮舞著雙叉,刺翻幾個靠近馬車的小卒,但是小卒如潮水般四面八方湧來,尤俊達漸漸力不從心。

高順手執破風槍,身法施展開來,迎著前方策馬殺來的華雄衝去。

「有膽吃我一刀1

華雄暴喝一聲,鐵塔般的身軀催動著胯下戰馬狂嘯奔來,手中落月刀伏於月光之下,劃過一道詭異的弧線,借著馬力,勢若奔雷俯衝而至。

「有何不敢1

華雄刀快力猛,高順也不示弱,狂吼一聲猿臂青筋暴起,將手中破風槍橫著朝上格擋,直撞刀鋒所指。

鏗!

伴隨著一聲振聾聵的金屬撞擊聲,擦出一道耀眼的火花,充滿這夜幕之中。

高順破風槍迅收回,只覺一股強大的力勁襲入手臂,虎口有些脹痛起來,胸中氣血為之一盪。

華雄收起長刀,亦是感覺雙手微微一松,但是借著坐騎並未受到多大的影響,刀刃吸干月色,再次化作一層銀白色的扇形之面,朝高順頸部席捲而來。

吃了第一擊的苦頭,高順心知華雄仗著坐騎,拼力絕對會落入下風,但華雄趁自己喘息之餘,又起了第二次攻勢,自己便也只能硬著頭皮揮槍抗去。

吭!

又是一聲猛烈的撞擊聲,火光再次耀亮了大地,比之前更加激烈幾分。

華雄一刀直接盪開了高順反掃而來的一槍,高順整個人被震出好幾步,雙手已經開始顫抖,體內再次被著一股強大力道狂掃而至。

見高順被自己一槍盪開,華雄追上緊接著起了如疾風一般的攻勢,使出了如秋風掃落葉一般的第三招。

高順來不及提槍格擋這一刀,只得低頭一閃,一道狂猛的氣流掠過自己的脖頸,引出幾分陰涼,若是少這半分之差,高順此時已經身異處。

躲過第三刀,高順已經慢慢陷入了被動之中,高順見勢不利,反手一槍,化守為攻,華雄亦是不斷揮舞著長刀與高順陷入混戰。

兩人打得火光迸射,激烈如潮,轉眼間二十多回合走過,高順雖然處於下風,但接著靈活的躲閃,華雄一時也無法拿下高順,兩人只能繼續僵持。

尤俊達繞著馬車,手中鐵叉四處揮舞,不斷擊退圍上來的小卒,但終究武力只有七十齣頭,小卒卻是源源不斷,好漢架不住人多,尤俊達死撐片刻,便被眾人摁倒在地綁了起來。

甄宓與秦母在車中聽到外面不斷的打鬥聲,正欲掀簾而看,突然帘子被猛地掀開,車外一群士卒盯著車中二人,朝華雄喊道。

「華將軍,車中沒有錢塘王,只有兩個女人。」

甄宓見一群官兵將馬車包圍起來,連尤俊達也被綁了起來,花容失色朝外驚呼:「高大哥,救命啊1

戰鬥中的高順聽到後方甄宓的呼叫,急忙回頭望去,見甄宓等人全部被圍了起來,心中一驚,神色慌張起來。

「哼,決鬥之時也敢分心他物?」

華雄見高順居然敢分心,冷哼一聲,手中落月刀反手一刀凌厲地掃向了高順的後背。

高順心中分神,再加上武力本就不如華雄,華雄裝備又勝於高順,此時無論如何都來不及防禦。

砰。

沉悶的撞擊聲響起,甚至有骨頭碎裂的聲音,華雄刀背活生生劈在了高順的後背,高順整個人被震飛數尺。

高順伏在地上,「氨的一聲狂噴一口淤血,只覺五臟六腑都破碎開來,無數的刀鋒戳進心臟一般絞痛,再也無法起身對抗,掙扎幾下便暈死過去。

「可惜沒有錢塘王,否則本將軍今日就了,不過看這四人定與反賊有瓜葛,來人啊,先把這四個給我綁回濟南府1

華雄一刀震暈了高順,臉上揚起一絲得意之情,卻又沒有抓到錢塘王,不由得掠過一瞬失望。

便喝令手下將士將秦母,甄宓,尤俊達,高順四人捆綁在馬車之上前往濟南。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華雄親自提刀守著馬車,前方百來士卒開路,突然部隊卻聽了下來。

華雄心中好生納悶,朝前方大喝一聲問道:「前面怎麼搞的,怎麼停下來了。」

只見一個小卒匆匆從前方借著稀薄的月光,找到方向跑到華雄的馬前,拱手說道:「回將軍,前方突然出現一騎白衣男子擋路。」

「什麼人,竟然敢如此大膽擋本將軍的路,你們給我看好了人犯,讓我去會會他。」

「是1

華雄聽后臉上眼中閃過不屑的神情,手中落月刀提起,駕著馬慢慢往前馳去。

華雄一騎黑馬來到軍前,只見對面官道上出現了一騎白馬,月光微弱看不清是何人,只能看見此人穿著一襲白衣,瞳孔在月光下反射出幾道光芒。

華雄手中長刀一橫,開口吼道:「前面的是何人,居然敢如此大膽擋本將軍的路。」

「哼,本想去一趟山東,卻不料遇到如此不平之事,身為朝廷將官,如今天下紛亂不去鎮壓起義,還有心情在冤枉好人,真是狗官當道,蒼天無眼。」只聽對面那人冷哼一聲,冷冷吐出這樣一句話來。

聽了這一番話語,華雄如何能壓抑得住自己內心的怒火,剛剛是如何的威風,現在卻被這麼一個攔路人教訓。

華雄手中戰刀一揚,再次厲聲威脅道:「小子我警告你,給你時間給我滾,不然爺爺等會反悔了就要你的狗命。」

只見對面那個白衣男子,聽了華雄猖狂的威脅,手中的一桿八寶玲瓏槍慢慢在月色之下露了出來,那一雙眼眸在月色之下,透射著冷絕如冰的寒光。

略微沉吟,白衣人手中握了握銀槍,折射著正氣凜然的寒光,淡然如水地說道:「路見不平,定當拔刀相助,縱你是官,那又如何1

「我看你是找死1

白衣人的回應讓華雄臉角氣得微微抽搐,手中落月刀提起,拍馬不斷捲起塵沙,直取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白馬銀槍,沒有半句廢話,化作一道銀色的閃電后而先至,借著皎潔的月光,直衝華雄而去。

陰風不斷呼呼的吹刮著山邊的林叢,兩馬在月夜之下相馳而至,靠近之時,華雄方才借著月光見到了白衣人的面容,望見瞬間,一股無形的威懾力襲卷而來,竟讓他有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心神微微震蕩之時,華雄鐵塔般的身軀一正,手中落月刀凝聚了無數的殺氣,一刀攜著開山之力橫空劈下。

白衣人手中八寶玲瓏槍化作一束銀虹,與空氣中摩擦出雷鳴般的聲音,如鬼神一般的出槍,竟是劃出了幻影,在月光之下顯得格外鬼魅。

寒光一閃,沒有金屬擦擊聲,沒有火花,只有一聲沉悶的骨肉撕裂聲。

兩馬交錯而過,後方士卒在這迷茫的月色之下尋找著勝負,終於在那慢慢泛起殷紅的地面上現了華雄。

華雄依舊是那麼一般的威武,手中戰刀高高揚起,而在那鐵甲上,卻多了一個巨大的血窟窿。

華雄手中長刀轟然落地,滿臉駭然的回頭望著白衣人艱難地問道:「這不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快,你..你究竟是誰。」

白衣人風華絕代的一槍,鬼神莫測地在一瞬間化作一道銀光,將華雄貫穿。

只見白衣人頭也不回,眼神中投射的儘是厭惡之意,淡然地說道:「那便讓你死得明白,我便是姜永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