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三十六章 賣隊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三十六章 賣隊友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兩日後,天色陰沉暗淡,落下一點小雨,悶熱在萬物上的咬噬更加重了一股氣力。

濟南府,正堂。

正座處,唐璧眉目緊鎖,眼神飄忽不定的掃視著案台上今早僕人在後院發現羽箭上插著的信條。

從頭到尾掃視一遍,唐璧眉頭越皺越緊,已經擠成了一個川,臉上分明寫著凝重二字。

字條上大大地寫著幾個字:單某今日帶二賢庄之眾前來秦家,大反山東。

唐璧猛地一拍案桌,怒聲罵道:「單通小兒,安敢如此挑釁我1

就在昨夜,曹操再次命許褚前來濟南府前將箭矢射入院內,將字條綁在了羽箭之上。

就在唐璧氣憤之時,雜亂的腳步聲響起,一個前晚與華雄一起出去伏兵捉錢塘王的親兵一身是血,腳步慌亂的跑進堂中。

見其跑了進來,唐璧臉上先是一驚,轉而問道:「你怎麼會這個樣子,華將軍呢?」

只見那個親兵眼神中滿是恐懼,好似從地獄中回來一樣,顫顫巍巍地說道:「回唐大人,華將軍..華將軍他。」

見親兵說話吞吞吐吐,唐璧急忙上前催道:「華將軍他怎麼了,你倒是說埃」

「華將軍他被殺了,數百兄弟也全部被殺了1

一道驚雷,當頭轟落。

唐璧只覺眼前一黑,幾乎穩不住身子要跌倒下去。

「唐大人」兩旁侍衛急上前一步,將唐璧扶祝

勉強站穩的唐璧,心中儘是不敢相信,自己先是折損了來護兒,又是折損了華雄,華雄打遍山東無敵手,又怎麼可能會被殺。

唐璧一把揪住親兵的鎧甲,喝問道:「你個我說清楚,華將軍究竟是怎麼回事1

「回大人,前夜華將軍擊敗反賊,將要將車中兩人押送回濟南府之時,突然出現一個白衣男子擋路,一條銀槍使得神出鬼沒,一招就把華將軍給殺了,然後再殺入我軍群中,只有我一個人跑回來報信,其他人……」

唐璧一臉的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單人殺了幾百人,還將華雄一槍刺於馬下,繼續喝問道:「不可能,你說,是何人竟然能一招秒殺我大將。」

親兵回憶起那一幕恐懼,臉上不斷抽搐,緩了好幾口起方才吱吱唔唔地說出三個字:「姜永年。」

「姜永年?從來沒聽說過這號人物,這一定是二賢庄的走狗,故意搭救陳恬小兒,殺我一員大將。」唐璧臉上怒色冒起,嘴角開始慢慢扭曲。

他拳頭猛地砸在了樑柱上,狠狠地說道:「單通小兒,我有心保秦家一命,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那就休要怪我了。」

唐璧眼中迸射出幾道殺機,朝兩旁侍衛高聲道:「傳我將令,集結五百兵馬給我包圍秦家,能生擒的生擒,不能生擒的格殺勿論。」

……

賈家樓,天色未黑,華燈初上。

秦瓊一行人全部聚集在賈家樓中,舉行著盛大的宴席。

宴會之上觥籌交錯,酒光粼粼,眾人皆是談笑聲不斷,一時間好不熱鬧。

秦瓊坐在首座,兩旁排下依次是單雄信陳恬等等。

秦瓊往杯中慢慢斟滿如玉漿一般的酒水,轉而起身執杯笑道:「秦某再次敬各位兄弟一杯,以敬各位千里迢迢光臨寒舍。」

單雄信撫須一笑,亦是起身執起酒杯高聲道:「都是自家兄弟,客氣啥,來,兄弟們陪叔寶干一杯1

「對,干一杯1

「兄弟們干一杯1

在單雄信的帶動下,陳恬,曹操宴桌兩旁之人全部起身提杯,豪然呼鬧起來。

秦瓊也不掩袖,豪放地將杯中之酒狂飲而盡,其餘等人紛紛效仿,一口吸乾杯中酒。

曹操淡然一笑卻一言不發,深邃如淵的眼神不斷變化,好似在等待什麼變化一般。

而陳恬一飲而盡,放下杯時卻突然注意到曹操眼神有些不太對勁,但礙於宴會也不多問什麼,便不放在了心上。

「痛快啊,可惜這次以後叔寶就要去襄陽反隋,而我們也要各奔東西伸張正義,也不知何時才能再有眾兄弟聚會的日子。」

王伯當拭去嘴角的酒水,豪然朝眾人說道,語氣中卻又帶有幾分神傷。

聽了王伯當此言,眾人突然沉默下來,望著眼前場景,不由得心生傷感之意。

見氣氛有些尷尬起來,陳恬清了清嗓子說:「諸位何必如此憂慮,管他來日對難,我們今朝有酒今朝醉1

單雄信從傷感中回過神來,附聲道:「陳兄說的對,我們兄弟難得聚在一起,今朝有酒今朝醉,這才是眼下應該珍惜的。」

「好!今天喝個不醉不歸1

「管他娘的以後,今天喝個爽1

兩旁兄弟紛紛又叫囂起來,一時氣氛迴轉過來,酒水灌倒聲再次響起,甚至改過了先前的熱鬧。

就在宴會如火一般燃起**之時,羅叢羅成的僕人神色慌張地跑進房間內朝羅成嚷著:「少保,不好了,秦家出事了。」

羅成,秦瓊等人猛地從座椅上驚起,上前扶起羅叢急忙問道:「羅叢,秦家出了什麼事情。」

曹操聽到羅叢的呼叫,狼眼開始微微眯起,眼神中迴轉著幾道流光,手指不斷搖晃著盛滿酒的玉杯,酒水卻沒有絲毫的濺出。

羅叢有些慌亂地說道:「秦家..被唐璧帶著五百兵馬包圍起來了,現在已經強行闖進去了搜尋人。」

聽到羅叢此言,單雄信等人臉上閃現出震驚的神情,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起身警惕起來。

秦瓊心情有些糾結,繼續追問道:「羅叢你說清楚點,唐大人為何強闖我家?」

「秦大哥,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唐璧說什麼要來抓二賢庄和綠林的人要為他的大將報仇,說抓到的全部殺了。」

秦瓊將目光投射到了單雄信的身上,神色焦慮的問道:「單二哥,你來山東可有泄漏了行蹤?」

單雄信臉上先是一驚,再是化為一臉的不解:「這不可能,我帶眾兄弟來山東的時候根本沒有泄露行蹤,來了秦家也沒有出過門,更談何殺了他唐璧的大將,若是唐璧知道的話早就來抓了,又怎麼會等到今日。」

單雄信的一席話,眾人開始犯起難來,既然沒有泄漏,這唐璧怎麼會無緣無故找上門來。

片刻后,陳恬眉頭漸漸皺起,轉身望見曹操那淡然自若的神情,驀的掠起一絲驚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