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三十七章 你能再陰一點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三十七章 你能再陰一點嗎?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賈家樓

曹操聽了羅叢的彙報,先是揚起一絲冷笑,再是故作慌張,卻無法掩蓋那一份陰險的本質。◇↓,x.

陳恬劍眉策凝,目光定格在了曹操身上,想來曹操的本性便是奸詐,心中突然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都是曹操的盤算。

「咳咳,諸位可否聽我一言。」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時,幾聲乾咳從角落中響起,一雙雙目光望向角落那個瘦弱,面白如紙的人。

戲志才邊咳邊站了起來,手帕無力地拭了拭嘴角,隨之將手帕迅速藏入袖中,緩了緩氣說道:「如今唐璧派人包圍了秦家,找不到單二哥,找到賈家樓是遲早事情,所以還是不要再追究原因,還是想想怎麼脫身。」

「戲先生此言有理,曹某認為我們眼前應該想想如何脫身,還是不要在這裡懷疑來懷疑去,免得大水沖了龍王廟。」戲志才朝曹操暗使了一個眼色,曹操會意當即說到。

「曹孟德啊曹孟德,你可真是夠奸詐的,兩人一唱一和就將這份嫌疑甩的一乾二淨。」

「檢測到曹操激活亂世奸雄,治世能人潛能,亂世奸雄——統率+1,智力+1,曹操基礎智力96,當前智力上升到97,基礎統率97,當前統率上升至98。」

陳恬聽了系統的提醒,對曹操的警惕達到了最高程度,指節握得作響,眉宇中透出幾分厭惡。

秦瓊聞之點了點頭,亦是附和一聲「嗯,戲兄與曹兄說得對,我們應該好好想想如何擺脫這唐璧。」

王伯當想了想開口說道:「如今濟南城是肯定待不下去,如果想要擺脫這圍剿,就肯定要先從濟南城出去,可是這想要離開,又談何容易。」

許褚憋了一肚子氣大吼:「真他娘的煩,管他什麼唐璧狗璧,這天下已經開始亂了,我看咱們不如趁亂殺進濟南府,然後自己也搞個皇帝噹噹好了1

很明顯這又是曹操或者戲志才安排的一句話。

「對,我看反了得了,省的在這受這冤枉氣,單二哥你就說吧,你一聲令下,我們全部兄弟和你一起干,兄弟們說對不對。」史大奈受到許褚的感染,朝身後人喝到。

「對,反了,怕他個鳥。」

「反了吧,單二哥,一起殺了狗官。」

史大奈一帶動,除了陳恬,趙雲,羅成,秦瓊等人外,其餘人等紛紛開始叫囂起來。

曹操聽到眾人的叫喊聲,嘴角鉤起了一抹詭秘的冷笑,慢慢走到了單雄信的身旁,雙手一壓暗示眾人先安靜。

「諸位兄弟聽我一言,如今大隋昏庸,上至君主,下至小吏,皆是以魚肉百姓為主,看這百姓一天比一天日子過得苦,甚至還要易子為食,再看上面的楊廣天天酒池肉林,對於百姓不理不睬,此等人如何配管理這天下。」

曹操說到一般,狼眼掃視一圈,發現大多數已經被他帶動到了氣氛之中,緊接著說道。

「我看我們倒不如反了,為這天下百姓謀一個安生,再說這天下,王侯將相,難道都是天生的貴種嗎1

曹操慷慨激昂的氣勢回蕩在全部人耳膜之中,全場突然變得鴉雀無聲起來。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兄弟們,我們反了1

「反了1

許褚當先帶頭暴喝一聲,其他人回過神來也都大聲地喝道,就連羅成,羅延慶這種王爺世家,心中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觸動,曹操的臉上卻掠過片刻滿意的微笑,綠林中人皆是如此,隻言片語,便可赴湯蹈火。

陳恬冷冷的凝視著曹操,料到自己怕是再要反駁也沒什麼用了,曹操就是一頭瘋狂的野獸,說不定還會被曹操倒打一耙,倒不如早從濟南脫身。

單雄信與王伯當等人雖然比較理智,但是受這種氣勢影響,眼中也多了幾分朝曹操靠攏的意思。

角落的戲志才再次乾咳幾聲,滿意地一笑轉而說道:「好,既然兄弟們都決定了,接下來就該想辦法從濟南城脫身,以戲某來看,這濟南城中兵鋒旺盛,不可與之爭鋒,我們必須集結全部人然後在一個城門強行突圍。」

曹操明知故問地問道:「那出城之後我們又該去哪裡呢?」

陳恬見機上前搶先說:「既然大家都有反隋之心,倒不如一起來我帳下,我定不虧待各位兄弟,大家一起反隋為民請願。」

「咳咳,不可,絕對不可如此。」

陳恬話音剛落,戲志才便乾咳幾聲,一口否決,轉而蒼白的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冷笑,緩緩道:「荊州離山東距離幾個州郡,若是眾人都去荊州的話,非但到不了,還會在半路上被截擊。」

「依戲某看,這濟南以東不遠處有一座城池可取,此座城池城牆堅固易守難攻,屯糧足夠,而且守兵不多,若是能拿下此城,則可作為前期發展的根基所在,這座城便是..」

「瓦崗1

戲志才話還沒有說完,陳恬因為條件反射,脫口而出瓦崗二字,戲志才和曹操皆是滿臉駭然,顯然想不到陳恬居然知道瓦崗。

頓了一頓,戲志才收了臉上的驚駭,接著道:「錢塘王說的沒錯,的確是瓦崗,若是眾兄弟能拿下瓦崗,何愁官兵追捕,何愁無立足之地。」

戲志才將整個戰略藍圖勾勒在了眾人的腦海之中,單雄信等人點了點頭,秦瓊卻開口問道:「戲先生為何如此斷定就憑這區區數十人就能拿下這瓦崗?」

曹操深邃的眼神瞬間如劍鋒一般指向了陳恬,淡然開口說道:「這種事情,兩位羅少保都是官府眾人,看來還要請陳兄來助我等一臂之力了。」

羅成與羅延慶聽到曹操這襲話,臉上隱隱浮現幾分慍色。

陳恬感覺一絲涼意湧上心頭,原來這曹操不僅要借勢拉攏二賢庄的人,甚至還想讓自己往他這裡靠。

陳恬心中忍不住狂罵曹操上前萬遍,甚至來祖宗都帶上了,嘴上卻只能回了一句「既然兄弟們需要我,我又有什麼理由不幫。」

曹操與戲志才對視一眼,冷冷的一笑,笑得陳恬心中都想吐,從來沒見過這麼陰險的傢伙,雖然答應了他,但心中卻想著等會衝殺出去,鬼才會搭理你曹孟德。

「不好了,外面一大堆官兵把酒樓包圍起來了。」就在眾人商議之時,店小二匆匆跑上樓來,朝單雄信等人通報消息。

曹操嘴角微微抽搐一下,飽含殺機地說「看來是時候殺出一條血路了,兄弟們一起集結從東門殺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