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三十九章 一姜會雙羅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三十九章 一姜會雙羅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羅成一槍利用銀鉤讓唐璧的死相慘不忍睹,終究在死前也沒有喊出羅家二字。w?ww.

主將被羅成一槍刺死,部下將士頓時潰散開來。

陳恬,曹操等人見勢立即殺了幾個騎兵,搶了馬匹,翻身上馬朝東門衝去。

四五十人形成兩股洪流,不斷分開交匯,長驅如入,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崩潰的隋軍士卒沖了個粉碎。

陳恬一騎當先,直衝東門,衝到東門只見城門開著,城下卻有著七八百人守兵,為的守將上前攔住問道:「來者何人,快給我停下馬來。」

陳恬早已在馬上用系統檢測了一遍,卻現眼前的守將是一個名叫周曲的無名之輩,武力不過68。

陳恬的嘴角,揚起一抹殺機狂烈的冷笑,憑著自己83的武力,縱馬挺槍,直取周曲而去。

將全力的力量全部灌注在右手之中,手中的流光冥火槍瞬間化得血紅,攜著血水的槍鋒在一瞬間化作一道紅光射向了周曲。

一聲骨肉撕裂的悶響,槍鋒不偏不倚,洞穿了他的心臟。

大股的鮮血噴射而出,周曲一聲慘叫,整個人被震得倒飛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七步之外。

陳恬一槍秒殺了周曲,讓在身後的曹操臉上不由得為之一驚,本以為陳恬只不過是一個靠著背景起手的王侯,卻不料竟有如此武藝,還在自己之上。

陳恬一槍秒殺了守將,城門再次亂了起來,陳恬一行人以勢如破竹之勢狂沖而過。

馬蹄聲與慘叫聲不斷響起,漫天血霧揚起,數之不清的士卒,頃刻間碾成了肉泥。

陳恬並不顧及曹操什麼人,之前曹操走後便在樓上與趙雲等人吩咐了一切,一到城門只管狂沖,毋須理會曹操。

此時陳恬,趙雲,程咬金,羅成,羅延慶,秦瓊六騎猶如一股無所不摧的劍鋒一般,將敵陣斬為兩段,直接殺出城門而去。

曹操等人的綜合武力卻遠遠不如陳恬等人來得精悍,只能慢慢從中廝殺,等到曹操等人殺了出來的時候,陳恬早已不見了蹤影。

二十裡外,陳恬與羅成等人狂奔一陣方才停歇了下來。

秦瓊單手拿過金,擦了擦臉上的冷汗,對陳恬說道:「殿下,為何我們不去助曹操一臂之力?」

陳恬嘆息一聲:「叔寶,你不懂這曹孟德心中所想,他是要將我等拖入泥潭,可憐單二哥一世英雄以後就要為他所用了。」

羅延慶擦了一把汗,轉而對陳恬等人說:「諸位,如今濟南城已經出來,此地不宜久留,我要與弟弟眼下便要趕回幽州了,還望各位見諒。」

陳恬點了點頭回道:「去吧,我等也要返回襄陽了,來日有機會再見吧。」

秦瓊附上一言說:「還請兩位表弟到了幽州之後,記得替我向姑父問聲好。」

「嗯,會的,那有機會的話我們來日再見。」羅延慶與羅成望著眾人再次拱手一禮,轉身策馬朝北方幽州方向馳去。

陳恬等人知道如今雖然已經逃出了濟南,但是危機還未結束,也懶得管曹操什麼,眾人對視一眼,便匆匆策馬朝南方襄陽方向馳去。

。。

再看羅成與羅延慶兩人扯掉白布,朝北方一路奔了二三十里左右的路途進入了安全區,馬匹累了,便決定停歇下來休息一會。

羅成與羅延慶兩人靠在樹下休息,閑聊著這一次來山東賀壽的一切,好似故事一般生,並定格在兩人的回憶之中。

「吁1

就在兩人閑談之時,突然前方響起一陣馬蹄聲,羅成拿起身旁的五鉤神飛亮銀槍,羅延慶迅拿起鏨金槍,兩人警惕地一躍而起。

只見前方來了一騎追風白龍馬,座上一人面色白潤,猶如觀音,手中一杆子母連環槍,馬上還掛著兩桿銀槍,此人正是姜松姜永年。

羅延慶,羅成望著此人,突然心中生起一股不可名狀的感覺,好像很熟悉,卻有好像很陌生。

羅延慶手提鏨金槍,上前大聲喝問道:「來者何人?」

只見姜松根本沒有把羅延慶的話放在耳中,只是冷冷地問:「你們二人可是羅延慶和羅成?」

羅延慶見姜松不將他放在眼中,心中突然生了幾分惱怒,厲聲回道:「是又如何?」

姜松冷峻的面容上浮現几絲厭惡,手中子母連環槍挺起,一踏馬背,直取羅延慶而來。

羅延慶見姜松蠻不講理,便提起鏨金槍,揮舞起來上前迎著姜松而去。

寒光一閃,就在羅延慶還未看清姜松是如何出招時,那一桿銀光閃閃的子母槍,竟已后先至。

呼呼

度快如閃電,羅延慶只能聽到槍鋒呼呼劃破空氣的聲音,便只能將手中的鏨金槍朝前盲刺去。

兩槍相交瞬間,子母槍半道變招,化為一疊銀光,在月光的折射下耀得羅延慶難以睜開雙眼。

「怎麼可能。竟然……」

羅延慶滿臉駭然,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居然有人能做到急槍鋒之下突然轉換,休說他,便是羅藝本人在此也無法做到這種程度。

子母鎖鏈,沾到必死。

姜松一槍轉換角度,字母槍鋒與鏨金槍撞擊在了一起,下旋的鐵鏈猶如血滴子般鋒利地襲向了羅延慶,若是中了這一擊,必死無疑。

千鈞一之際,羅成挺身而出,手中五鉤神飛亮銀槍探了過來,與鎖鏈糾纏在了一起,才讓羅延慶躲過這一下。

羅成眼神凝視著姜松,透射著傲慢不屑,冷絕如冰的寒光,朝羅延慶說道:「哥哥,你先走到一邊,讓我來會一會他。」

「果然老小一個樣,自以為是。」

望著羅成的眼神,姜松臉上的厭惡之情越來越重,冷冷的拋下一句話,一縮手收回了字母連環槍,與羅成的視線撞在了一起。

羅成眉頭微微皺起,手中五鉤神飛亮銀槍如旋風一般,盪起地上的落葉席捲而出,槍鋒為虛,槍鉤為實,若是迎著槍鋒而去,下場就是和唐璧一樣。

姜松冷眼望著羅成的出招,眼中沒有絲毫的慌亂,手中字母連環槍更是在月光之下投射幾道殘影,讓人難分虛實一般的出招。

羅成望著姜松迎著自己的槍峰而來,嘴角慢慢揚起一絲冷笑,因為在他想法中,姜松已經陷入了他的槍法。

與此同時,姜松眼神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