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四十章 策反羅藝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四十章 策反羅藝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cpa300_4 姜鬆手中的子母槍不斷迴轉的月光穿透而來,羅成手中的亮銀槍攜著氣流直刺來。

就在雙槍接觸的那一瞬間,姜松突然手中槍式一變,槍上鎖鏈如漩渦一般狂捲起來。

子母槍的鎖鏈猛地勾住了羅成亮銀槍上的銀鉤,猶如猛獸被毒蛇纏住了一般。

姜松猿臂一彎,直接擾動了羅成的槍鋒軌跡,令之失去了準頭。

羅成傲然的眼中,生平第二次掠起了駭然之色,這是對比趙雲還要恐懼的神色。

再復一槍,姜鬆手中子母槍如閃電一般狂射而出,狂瀾巨浪般的勁氣迅的凝聚,吸盡了周遭的冷氣。

然而姜松眼神閃過一絲遲疑,手中子母槍直接貫穿了羅成投上的髮髻,動作零利,全部完成在一瞬間。

烏黑散亂的長發披散開來,隨之如落泉一般垂在了背後,羅成眼中滿是震驚,眼前這個神秘人,居然僅僅一槍就破了羅家引以為傲的羅家槍,但卻沒有殺自己的意思。

「想不到這麼多年了,羅藝老兒還是如此。」

姜松將子母槍收回,轉身離開,冷冷的拋下一句下,眼中沒有得勝后的欣喜,反而是浮現出了幾分失落之色。

「我羅成,絕不會再敗給任何人1

羅成見姜松槍收了回去,暴喝一聲,手中五鉤神飛亮銀槍再次挺起迎著姜松而去。

姜松早已察覺到了身後湧來的涼意,將手中的子母槍一拋,從馬背上迅速抽出一桿五鉤神飛亮銀槍。

「那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姜家槍1

羅成手中的亮銀槍猶如暴雨梨花一般,一槍接一槍攻出,槍鋒上儘是無情,朝姜松狂射而來。

姜松冷絕如冰的眼神凝視著羅成的出擊,手中亮銀槍寒光流轉,亦是化作層層疊疊的槍影,如狂瀾怒濤一般朝羅成衝去。

雙槍相對,一樣的槍法。

勁風四掃,兩道銀光折射出如雪的幻影,讓一旁的羅延慶看得驚心動魄。

「不可能!你怎麼會我羅家槍法1交戰不到十合,便認出了姜松的所用的槍法,瞬間無數疑問湧上心頭。

「羅家槍,是么?那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姜家槍1

羅成一提到羅家槍,姜松心中無名之火熊熊燃起,手中槍式愈加凌厲,槍出如虹,將羅成慢慢壓制了下去。

轉眼間二十回合走過,羅成槍法漸顯凌亂,氣勢降至冰點,已敗相畢露。

三十回合,一道寒光從雪霧中飛中,插在了五丈外的泥地中。

那是羅成的五鉤神飛亮銀槍。

羅成氣喘如牛,眼中儘是恐懼與不解,望著遠處被打飛的亮銀槍,俊秀臉扭曲到了極點。

姜鬆手中長槍畫一個圓收了回來,下唇微微顫動一下,冷眼注視著羅成。

羅成牙關緊咬發出咯咯聲,問道:「你究竟是誰,居然會用我羅家槍法。」

「我只想知道,羅藝這老賊為何讓我母子在北平王府前冒著大雪等了三天三夜,為何要拋妻棄子,我姜家有何對不起他的地方1

姜松沒有搭理羅成,而是拋下一席話,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空氣中彌留著悲傷的餘味,不斷充斥著羅延慶和羅成的內心。

「駕1

姜松翻身上馬,淡然的看了一眼羅成和羅延慶,策馬絕塵在月色下悄然離去。

十日後,北平王府。

沉重的腳步聲不斷來迴響起,正堂之中一人來回踱步,臉上有些許焦急,只見此人身高七尺有餘,年紀五十上下,鬢髮有些斑白,明顯是常年的操勞所致,卻無法遮掩住渾身散發著的戾氣。

此人正是北平王羅藝。

門外響起親兵的腳步,一名親兵匆匆入內,上前道:「報!王爺,兩位完顏將軍來了。」

羅藝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急忙揮手說:「快讓他進來。」

不一會,只見兩人神色肅重,穿著一身灰白鎧甲,頭戴一頂狼盔散著幾束狼毛,身高皆是七尺半上下。

左邊的便是完顏阿骨打,右邊的便是完顏宗弼。

羅藝見二人來到,擺了擺手讓二人先坐到兩旁,自己坐上了王位,緊接著開口說道:「兩位將軍,契丹部落如何?」

完顏阿骨打捋了捋下顎的鬚髮,沉穩地說道:「王爺何須擔憂,這契丹人已經被我軍驅趕到了北方三百多里之外,料是不敢再次南侵了。」

羅藝神色有些舒展開來,點了點頭笑道:「兩位將軍果然是神勇無敵,帶兵有道,幾月之間便擊退了這契丹人。」

「呵呵,王爺過獎了,全仗王爺之勢。」完顏阿骨打淡淡一笑,卻是謙遜的緊,沒有表現絲毫的居功之意。

這時金兀朮上前問道:「不知王爺今日召我等有何事情?」

羅藝臉上愁雲密布,兩條有些微白的眉毛又開始褶皺起來,嘆了一口氣說:「那日本王這外甥秦瓊秦叔寶來我這服役,誰知轉眼就投靠了南方的反王,本王派成兒和慶兒去給秦母賀壽,昨日就收到了消息,濟南又被鬧翻了天。」

羅藝說到一半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這濟南鬧事便是二賢庄的綠林之人搞的,成兒和慶兒如今未回,本王真是擔心他們若是摻合了此事,朝中又會有奸臣挑撥離間,本王一直將兩位待為心腹,所以想看看兩位將軍有何對策。」

完顏阿骨打臉上卻依舊淡漠如水,不起一絲波瀾,心中一番琢磨之後一拱手,淡淡道:「王爺,你認為如今風雨飄搖的大隋,還能支撐多少時間?」

完顏阿骨打淡然的語氣中卻將深意藏在其中,羅藝聞之一驚,喝道:「好大的膽子,你莫不是要本王做反賊?」

阿骨打不緊不慢道:「如今天下風雨盡起,天下大的反王也有數十個,數來那些小反王也有二三十個,大隋氣數已盡,王爺又威震北方,為何還要替這楊廣賣命?」

羅藝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阿骨打一席話顯然勾起了羅藝心中的一絲野望,阿骨打說的沒錯,自己坐守幽州,擁兵十五萬,就算自重朝廷也奈何不了自己。

然而一考慮到自己的名節爵位,那一絲微變瞬間煙消雲散,羅藝堅定地說道:「絕不可能,本王可是大隋的北平王,如今皇上待我羅家不薄,我有何道理造反?」

「王爺,你倒真是糊塗,這不叫造反,這叫朝代更替,天經地義。。」

「夠了,本王讓你們來給我想辦法,你們倒是來策反我,你們退下吧,以後再提此事軍法處置。」

阿骨打剛想反駁,羅藝當口一喝,打斷了阿骨打的話。

「是,末將記住了。」

阿骨打和金兀朮對視一眼,見羅藝態度頑固,只能先行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