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四十一章 內憂外患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四十一章 內憂外患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天氣陰沉,北平王府。r?anw?e?nw?ww.

烏黃色的濁雲與沙漠形成對比,東北風嗚嗚地吼叫,肆虐地在荒漠上奔跑,好似要席捲起一場沙塵暴。

羅藝找來阿骨打和金兀朮討論應對之策,卻不料阿骨打卻有反心,羅藝當即喝退兩人。

獨自一人呆坐在王位之上,拳頭不自覺地開始握緊,心中卻開始琢磨著阿骨打的一番話,感覺自己有必要對其進行提防。

「父王,我們回來了1

就在羅藝愣之時,門外跳進兩個身影,羅藝放眼放去,便是羅延慶與羅成兩人回來了。

「好啊,吾兒終於回來了。」羅藝臉上擔憂之意全無,綻出了些許笑意,朝羅成,羅延慶二人迎去。

三人對視而笑,羅藝讓羅成與羅延慶先坐在兩旁座椅上,緊接著羅藝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成兒,慶兒,此次去山東給舅母賀壽,可有生什麼異況?」

羅成頓了頓語氣,想要將一切瞞天過海,說道:「此次在濟南什麼都沒有生,我和哥哥就回來了。」

羅藝聽了此言,卻是神色一變,朝羅成叱喝道:「放肆,本王何時教過你說謊?你當本王不知道嗎,濟南都快被單雄信給鬧翻了。」

見羅藝已經知道了,羅延慶上前慚愧地道:「父王不要怪弟弟,此次山東的確出了事情。」

聽了羅延慶的話,羅藝兩撇已經有些蒼白的須髯微微抽搐幾下,眼中折射出幾道疑光,問道:「那你給本王老老實實說,究竟你們做了什麼事情。」

當下羅延慶便將自己先是到達了濟南遇到了秦瓊,再結識了一大堆綠林中人,然後眾人一起賈家樓飲酒,隨後蒙面殺出重圍,最後殺出濟南逃回幽州的過程,如實道來。

說罷,羅成站起身來,眼眸中疑色重重地說道:「父王,此次回來的路上,我與哥哥遇到了一見十分奇怪的事情。」

羅藝聽了羅延慶的一番話,心中鬆了一口氣,而羅成所說的奇怪之事,卻又是眉頭一皺問:「遇到何事?」

羅成頓了頓語氣,平淡如水地說:「此次回來的路上,我們遇到了一個槍術出神入化的人,此人一招便破了我的槍法,好像看破了我們羅家槍法的破綻所在,而且此人也會使羅家槍,而他的羅家槍好像比我們羅家的槍法招式更多,更為精妙。」

「比羅家槍法更精妙。。不可能1羅藝心中斟酌著羅家槍,回想到了從前的事情,當即一口否決。

羅成話未說完,緊接著說道:「而且那人離開之前還說,父王將他們母子留在王府前三天三夜,說父王為了爵位而拋妻棄子。」

拋妻棄子。

這四個字猶如針鋒一般戳進了羅藝的內心,羅藝整個人怔住,眼中已經被震驚完全的佔據。

羅藝腦海中的思緒翻滾如潮,不斷翻開一頁頁回憶的目錄。

三十多年前,正是羅藝最落魄的時候,一無所有,流浪江湖,遇到了姜家的姑娘姜佩芝,兩人一見鍾情不顧家族反對,成婚在了一起。

羅藝借著女婿的身份,偷學了姜家槍法七十二路,姜佩芝有了身孕之後,羅藝卻為了追求名利,一聲不吭地出走家門,拋下懷孕的妻子。

這一走就是整整三十年,自己憑著自己這七十二路羅家槍法,當了大名鼎鼎的北平王,娶了秦家的千金,有了自己家業,威震幽州是何等的風光,早已將姜家拋之腦後。

十年前的雪夜,姜佩芝帶著已經長大姜松兩人一起來到北平王府前找羅藝,羅藝卻怕被自己的夫人知道,對此熟視無睹。

大雪下了三天三夜,母子兩人等了三天三夜,才心灰意冷的離開。

從那以後,姜佩芝便一病不起,姜松四處尋醫治好了姜佩芝,姜佩芝帶著姜松闖蕩天下,卻也是在不久之後鬱鬱而終。

姜配芝將近三十年等待,卻換不回羅藝見一面的機會。

如今突然出現的姜家人,不是來找自己的,又會是何人。

回憶拍起的浪花不斷沖刷著羅藝心中的礁石,眼神中卻沒有半分對姜家母子的憐愛之心,甚至連那一點微弱的同情都不存在。

羅藝臉上變得無比堅決,手掌猛地一拍案桌喝道:「什麼姜家,胡說八道,本王當年在湖邊救了一戶姜家人,如今還要來我北平王府攀關係1

羅藝的表現讓羅成和羅延慶兩人大吃一驚,原來這姜家只不過是一個過路人罷了。

大堂之中,回蕩著羅藝義正言辭的話音繞樑而過,羅成和羅延慶也不再多說什麼,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報!王爺,前線急報,塞外的那個神秘人統一了南部突厥,率七萬兵馬前來,企圖入侵幽州,目前已經在上古郡安營紮寨。」

就在氣氛變得尷尬之時,又是一名親兵匆匆入內報告,將情報遞給了羅藝。

羅藝接過情報之後,聽著親兵的報告,冷眼掃了一遍,眉頭深深地皺成了一個川字,臉上的尷尬一掃而盡,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駭然。

「父王怎麼了?」

羅成見羅藝神情劇變,便拿過情報一看,從頭看起,也是變得滿臉駭然。

塞外的神秘人居然只用兩萬兵力大敗了南突厥六萬大軍,而且斬一萬,俘虜並臣服五萬,如今擁兵七萬企圖進犯幽州。

「嘶。。」

羅藝倒吸一口冷氣,有些神慌地說道:「這個神秘人也不知是何人,六年前橫空出世,橫掃突厥無人能敵,擁兵四萬坐守一方,如今竟然能用區區兩萬兵力打敗六萬兵馬,看來本王遲早要與他一戰了。」

聽羅藝將神秘人誇得這麼厲害,羅延慶一臉的不服氣,上前請戰道:「父王,延慶願意領兵出戰這神秘人,我就不信他真有傳聞中的那麼神了1

羅藝望著羅延慶,突然靈光一閃,眼神一變說道:「慶兒,你不必去,父王給你兩萬兵力,同完顏將軍的三萬兵馬一起二征契丹,給本王給契丹人趕盡殺絕。」

「得令。」

羅延慶眼中滿是不解,契丹人已經被打得節節敗退,羅藝卻突然讓他與阿骨打一起出兵東北,但將令在前,也不得不從。

羅藝此言正是考慮到若是阿骨打的野心,既然不能革去阿骨打的兵權,便讓羅延慶帶兵同其一起出兵,如此一來阿骨打便不敢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

吩咐完羅延慶,羅藝又將目光落在了羅成的身上,眼眸微微一眯,沉重地說道:「成兒,父王給你七萬兵馬,再加上父王精心訓練的燕雲十八騎,給我阻擊神秘人,即便不能擊敗也要讓其不能踏入我幽州半步。」

羅成眼中滿是對戰鬥的狂熱,聽到羅藝派遣給自己七萬大軍,而且派出了被稱為地獄屠夫的燕雲十八騎,心中早已按捺不住想要出征與之一戰了。

羅成俊秀的臉上,燃燒著羅氏世家,那種根植於血液中的冷傲,豪然喝道「父王你放心吧,膽敢犯我羅家之境,我定叫那沒臉見人的東西滾回大漠1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