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五十四章 兩世心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五十四章 兩世心結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月光冷冷,橫屍遍院。火然文 w?ww.

完顏金彈子與粘得力在北平王府中大開殺戒,殺了一府四五十人,連羅藝之妻秦勝珠也慘死在錘下。

羅藝心神崩潰,整個人被打飛出去,動彈不得,完顏金彈子左手一錘攜著開天之力,右手攜著闢地之力,猛地朝羅藝的頭顱拍去。

若是被拍中,則必死無疑,而且死相慘不忍睹。

羅藝死前嘴中喃喃地道出最後一句話:「勝珠,配芝,我羅藝這一生對不起你二人1

忽然月色之下掠過一瞬鬼魅的白影,只見寒光一閃,完顏金彈子眼眶頓時被銀色填滿。

一桿銀槍橫空出現,槍桿繞過錘柄猛地往上一抬,兩個巨大的混鐵鎚猛然相撞在了一起。

完顏金彈子整個人被自己震得雙手麻,不由自主往後連退幾步,幾乎要拿不住手中的混鐵鎚。

粘得力急忙在後扶住完顏金彈子,方才沒有摔倒在地。

九死一生的羅藝,望著眼前突然出現的槍,又見其以力打力,心中一震,萬念俱灰的臉上布滿意外之色。

「霸王望帝槍……難道說,你是姜家……」

完顏金彈子緩過神來,朝突然出現的神秘人掃視著,只見此人身高將近九尺,一身白衣,手中仗著一桿霸天鬼槍,好不神俊逼人。

此人便是姜松。

完顏金彈子緩了口氣,喝問道:「你是何人?」

姜松絲毫不將完顏金彈子放在眼中,拽起羅藝就要往外走。

「可惡,膽敢如此蔑視我們1

見姜松如此冷傲,粘得力頓時怒火中燒,提起雙錘披著冷風,朝姜松猛地砸來。

姜松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左手攙扶著羅藝,右手中霸天鬼槍幻化出無數的槍影,迸射處無數的雷芒之光。瞬間擾亂了粘得力的進攻。

粘得力望著如雷霆般的槍影,看著眼花繚亂,只得用錘招架抵擋。

十五回合走過,漫空的槍影已經逼得粘得力滿頭大汗。防不可防,被扎得一身小洞,卻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本以為羅藝老兒槍法冠絕,卻不料世間竟有如此槍法出神入化之人,那便讓我也來試試你1

完顏金彈子感慨一聲。挺起雙錘朝姜松轟來,姜松卻絲毫沒有畏意,槍法一招比一招精絕,這便是霸王望帝槍的霸道所在。

轉眼間又是十五回合,不論兩人如何出招,姜鬆手中神出鬼沒的槍鋒總能巧妙的化解開來,兩人絲毫占不到上風。

完顏金彈子與粘得力對望一眼,完顏金彈子手中混鐵鎚攜著驚天動地之力從左邊襲來,粘得力手中紫金錘攜著鬼神一懼之力從右邊轟來。

若是中了這一錘,整個人瞬間會被砸為肉泥。然而半空之中,姜松已經望見了破綻所在,手中鬼槍如閃電般地朝兩錘射出。

瞬息間,粘得力和金彈子同時感覺到手上有一股輕柔之力傳來,錯亂了錘鋒所指,傾瀉開無數力道。

兩錘變得如泥牛入海一般遲鈍,竟在姜松的牽引下相互撞去,兩人臉上同時露出來駭然之意。

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兩股狂瀾怒濤般的力量轟然相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金屬撞擊聲震蕩著在場四人的耳膜,響徹漫天雲霄。

粘得力與完顏金彈子整張臉伴著強大的衝擊力開始扭曲。虎口一麻,兩人同時震出幾步之遠。

氣息奄奄的羅藝已經隱隱猜出了姜松的身份,卻無法啟齒。

姜松沒有多餘的遐想,知道若是兩人真的聯起手來。自己怕是要一場惡戰。

逼退兩人之後,扶著羅藝急忙趕往門外,將羅藝抱上白馬,自己隨之翻身上馬朝城門飛竄而去。

月光之下,羅藝面色蒼白地靠在姜松的肩上,沉重地問道:「松兒。是你嗎?」

松兒二字,讓姜松內心讓針扎一般難受,卻只是冷冷拋下一句話說道:「不要說話,我帶你衝出去。」

完顏金彈子反應過來拿了兵器架上的一把硬弓朝外奔去。

見兩人策馬奔去,借著依稀的月光判斷出兩人的位置,搭弓上箭,瞄準了馬上之人。

驀地一聲低嘯,一箭離弦而去,寒光閃閃如流星射出。

姜松策馬在前,絲毫沒有感覺到身後射來的那一枝箭,羅藝卻捕捉到了那一瞬間的箭鋒劃破空際之聲。

羅藝沒有說什麼,用雙手直接抱住姜松,將其最大面積的遮擋起來。

噗。

骨肉被利器穿透之聲沉悶響起,一枝冷箭無情的刺進了羅藝的後背。

「羅……松,我……記得這個名字就是我……和你娘一起給你取的。」

羅藝中了一箭,吐了一口鮮血,臉上顯得愈加的蒼白無力,支支吾吾的在姜松耳邊說到。

姜松回過頭來見羅藝中了一箭,眼中中掠過一瞬異色,堅決地說道:「別廢話,沒到我娘那裡,你不準死1

說罷姜松加重了馬鞭,雙腿一夾馬腹,座下白馬將度揮到了極致,直接衝出城門朝林間衝去。

一騎馬影不斷林間閃現,血染紅了白馬,也染紅了姜松的白袍。

羅藝的氣息越來越微弱,渾身開始顫抖,這是將死之人的一系列表現。

羅藝冷笑一聲,用最後的幾口氣撐著嘆息道:「報應,一切……都是報應啊1

姜松聽的心中隱隱一動,回頭望了一眼羅藝說:「別說了,我帶你去我娘墓前,你給我撐住1

「三十年了,我活在愧疚之中,配芝,我對不起你和松兒,對不起你們姜家1羅藝歇斯竭底地哀嚎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倒在姜松的背上,心跳慢慢停滯在了那一刻。

「爹……」

羅藝最後的懺悔,讓姜松冰塊般的心融解開來,暗暗地叫了一聲爹,可惜羅藝再也聽不見了。

冰涼的馬蹄踏過沃野,踏過漫天星辰,卻踏不過兩個人的心結。

日光照散了東邊最後一抹黑幕,一夜的奔波,姜松帶著羅藝回到了當年的姜家莊。

物是人非事事休,姜家早已是一片廢墟,荒草叢生,毫無生機可言。

姜松翻身下馬,背起羅藝緩緩走到了一個土墳面前,墓前立著一張木牌,上面刻著幾個傾斜的大字。

姜配芝之墓

姜松在墓旁挖了一個新坑,將羅藝安葬下去,刻上了幾個明晃晃大字。

北平王羅藝之墓

姜松跪在兩個墳前,久久的凝視著木牌,一言不,心中百感交集成錯亂的心結。

「恩怨由心生,心結不解,百事不成,可惜未逢其明主。」

身後沉重的腳步聲響起,一個白衣道人喃喃自語,飄然出現。

未完待續on_n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