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五十九章 裴元慶力舉千斤鼎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五十九章 裴元慶力舉千斤鼎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cpa300_4 封神之戰,終於落下了帷幕。看

楊廣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一臉不解地問道:「裴仁基此人真倒是有所耳聞,便是那之前加封的光祿大夫,不過這裴元慶是什麼人物?」

宇文化及目露異色,清了清嗓子,旋即回道:「回皇上,這裴元慶便是裴仁基的第三子。」

「此人年紀不過十五六,卻是力大無窮,善使兩柄各重一百八十斤的八棱梅花亮銀錘,武藝在這世間獨步,怕是與呂將軍有的一拼。」

「哦?這麼厲害,此人現在在何處?」聽了宇文化及的講解,楊廣饒有興趣地追問。

宇文化及撫須一笑,說道:「回皇上,裴仁基與其三子正在宮外。」

楊廣沒有絲毫猶豫,就朝身旁太監說道:「快宣,讓他們入宮,朕倒是這個裴元慶是什麼人物。」

過了半響有餘,廣場另一邊迎面走來了四人。

日光有些灼人眼目,楊廣與宇文成都,呂布等人翹首眺望,卻總是迷迷糊糊看不清楚。

待四人走近了,再次放眼望去,見得怎樣情景?

當先一人身高七尺有餘,年紀五十上下,鬢髮微白,依然精神滿面,一襲黑盔黑甲,手中一把狼牙長槍,顯得頗為為將之風,此人便是裴仁基。

往左右看去,左右一人亦是身長七尺上下,黑盔黑甲,手中各自拿著一條黑鐵長槍,這二人便是裴仁基長子次子,裴元紹與裴元福。

再將目光拋到最右邊那員小將身上,只見其身高不到七尺半,頭系一字束髮帶,發身披亮銀鎖子甲,背掛亮銀睚眥袍,手中兩柄五斗八升的八棱梅花亮銀錘。

一步步落腳沉穩有力,舉手投足之間滿是傲氣,在日光的反射之下。銀光瞬間填滿文武百官的眼眶。

此人便是裴仁基第三子,銀錘太保裴元慶。

四人走到楊廣面前,齊齊單膝跪地,拱手高聲道:「微臣拜見皇上1

楊廣的眼神橫掃一遍最右側的小將。料定這便是宇文化及所說的裴元慶,滿意的點了點頭,抬手道:「四位將軍起來吧,誰人是裴元慶?」

「我便是裴元慶,陛下有何貴幹?」

裴元慶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與生俱來般的威勢。微微一拱手回應,聲音如哄鍾一般,震得人耳膜微微作響。

裴仁基見裴元慶在當今大隋天子面前如此的無禮傲然,一把拉扯住裴元慶,喝到:「混賬,見了皇上要跪」

話未說完,楊廣淡然一笑,搶過說道:「無妨,裴小將軍這種氣勢朕非常喜歡,有朕當年的氣概。」

裴仁基倒吸一口冷氣。慶幸沒有得罪眼前被世人稱之為暴君的楊廣,旋即問道:「皇上今日召我等四人來有何事要吩咐?」

楊廣目光如炬的凝視著裴元慶,語氣突然變得嚴肅起來,「裴元慶,不瞞你說,朕決定揮兵十萬南下掃清前陳餘孽陳恬,你可有本事隨大軍出征?」

聽到楊廣的目的所在,裴元慶狂笑一聲,「大丈夫應當戰場生,戰場死。上戰場是我畢生的夙願,皇上你說吧,你要我怎麼做才能讓我上戰常」

楊廣撫摸著虯髯,將目光拋射到了呂布身上。「本想讓你與朕剛剛加封的無雙神勇大將軍較量一番,不過考慮到呂將軍方才體力消耗了太多,所以朕便改變了注意。」

裴元慶側過頭來,眉宇間燃燒著與生俱來的傲氣,冷冷的射向了筋疲力竭的呂布,眼中儘是不屑之意。彷彿呂布在他的眼中只不過土雞瓦狗一隻罷了。

草草看了一眼呂布,裴元慶回過頭來,眼神中滿是好戰的火焰,開口問道:「皇上的主意是什麼?儘管說來便是。」

楊廣緩了一口氣,微微皺眉,撫掌說:「素聞裴將軍你力大無窮,今日朕便想看看你的力氣究竟有多大,你能舉起多重的東西?」

「千斤之鼎如若玩物1

裴元慶淡淡地拋出一句話,自信的言語之間沒有半分的遲疑,好似早已習以為常。

「哼,我看這小子是瘋了吧,這小身板還舉千斤之鼎。」

「誰說不是呢,也就霸王力能舉鼎,我看這小子要被鼎給壓死。」

此言一出,文武百官盡皆愕然變色,顯然沒有想到裴元慶居然如此的狂妄,開口便是千斤之鼎,還說的那麼理直氣壯,嘲諷聲炸開了鍋。

不僅是文武百官,就連呂布和宇文成都兩大蓋世猛將都為之一驚,這麼一個年紀稚嫩的小子居然說千斤之鼎如若玩物。

若是舉得起來,裴家從此就有了出頭之日,若是舉不起來,那就是欺君之罪,滿門抄斬。

裴仁基心中暗叫不妙,拱手上前說道:「皇上,犬兒年少無知,只是空有大話,還望皇上不要放在心上。」

楊廣見裴仁基上前勸阻,臉上浮現出了幾分厭惡之情,眼神中迸射出幾道精光,滿含殺意地說道:「千斤之鼎是你裴元慶自己說的,開弓已無回頭箭,若是做不到,那便是欺君之罪1

「完了,我裴家就要毀在你這孺子身上了1

天子一言已經無力回天,裴仁基喃喃自語,差點站不穩身子,全靠裴元紹,裴元福兩人攙扶著。

裴元慶回過頭看了一眼裴仁基,豪情勃發地說道:「父親,放心吧,今日就是我們裴家的出頭之日1

「好氣魄,給朕把禹王鼎扛到這裡來1楊廣興奮地朝兩旁侍衛大喝一聲。

皇令傳下,片刻后,六七個侍衛合力,將一尊巨大的銅鼎抬上前來,只見此鼎上雕刻著飛舞的龍鳳,高約一丈,闊為一丈三有餘。

整個銅鼎放到地上,竟然發出轟然巨響,將地面直接壓陷足足有一指之深,盪開一圈圈煙塵。

楊廣站起身來,揮手冷笑道:「此鼎乃商周時期的古鼎,重約一千六十斤,裴將軍就看你能不能舉起來了,若是舉不起來,那麼你的親人呵呵。」

「那就請皇上看好了1

裴元慶卻不以為然的回應一聲,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銅鼎的前方,走了數圈尋找著適合的落手點。

呂布和宇文成都等人皆屏息靜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裴元慶,神色之間卻有著那一分鄙夷之色。

裴氏三人手掌心滿是冷汗,心驚膽跳地看著裴元慶,因為全家人的性命都掌握在裴元慶下一刻的舉動上。

終於,裴元慶在銅鼎的左側停下腳步,裴元慶氣沉丹田,深吸一口氣之後蹲下馬步,右手猿臂猛地拍在了銅鼎的一角上,發出如金屬一般的迴音聲。

另外一隻手迅速按在了鼎底下,鎧甲被緊繃起來,整個人如鐵塔一般穩立在鼎下,眼神突然一變,雙臂青筋暴起,發出一聲雷霆般的咆哮,雙掌同時發起力來。

「給我起來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