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六十章 錢塘王大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六十章 錢塘王大婚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無雙天寶奪第一,銀錘小將力舉鼎。

裴元慶猛獸般的怒吼響徹九霄,雙臂如注入海嘯之力,同時將力道狂推至底。

「檢測到裴元慶正如狂霸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102,當前武力上升至105,由於裴元慶武力超過100,造成雙方系統各自亂入兩人,稍後將與呂布亂入名單一起呈上,請宿主注意查看。」

「我擦,什麼情況,先是宇文成都和呂布狂飆武力,又來了一個裴元慶。」

身在襄陽準備大婚的陳恬接二連三收到系統的信息,一股莫名的涼意湧上心頭。

「啊啊啊1

裴元慶不斷地咆哮,額頭上汗水密布,雙臂肌肉如磐石一般堅挺,直接撐裂了護腕。

巨鼎的三足慢慢脫離地面,鼎內不斷盪起摩擦迴響。

裴元慶將禹王鼎撼動起來,另外一隻手迅速接過鼎底,再猛地一發力,將整個比自己還要大的巨鼎硬生生地扛在了半空之中。

「這……這裴元慶不是人1

「這麼小的身板能舉起千斤鼎,這是神仙轉世啊1

見裴元慶居然將千斤鼎聚在了半空之中,文武百官盡數嘩然,連呂布和宇文成都臉上也露出了震驚之色。

裴元慶雙臂力擎千斤鼎,半響過後,方才重新放回原地,深吸一口氣平定體內翻滾的氣血,然後緩步走到楊廣面前。

楊廣龍顏大悅,拍手叫好道:「哈哈,裴將軍果然是神威蓋世,天佑朕大隋,天助朕掃平反賊埃」

裴仁基見裴元慶將鼎扛了起來,急忙跪到楊廣面前求饒般的說道:「望皇上莫要怪罪犬子,微臣以後絕不再帶犬子出現在洛陽。」

「父親,你跪什麼,起來埃」裴元慶一臉不解人情世故,將裴仁基借著蠻力直接提了起來。

「你這孽障。你……」

「裴將軍行了,談何怪罪,元慶少年英雄,若是一直留在家中多浪費埃所以朕決定派裴元慶隨無雙將軍出征荊州。」

楊廣撫須一笑,裴仁基罵語未出,便搶過說道。

裴元慶聽了楊廣的話,不以為然地狂笑:「這才對嘛,我手中的錘。就是用來打遍天下英雄好漢的,現在真想和這兩個什麼天寶將軍和無雙將軍打一架,看看誰是天下第一。」

說罷便將目光拋到兩宇文成都和呂布的身上,眼神中燃起熊熊的好戰之火。

楊廣頓了頓嗓子,旋即站起身來激昂地說道:「裴元慶聽旨1

「末將在1

裴元慶重新提起雙錘,上前一步,單膝跪地渾身豪氣盡綻。

「朕命你從十萬大軍中選取三萬大軍後續出發,負責糧草調運,無雙將軍領兵七萬先行襄陽,會合后再由呂將軍一同指揮。不得有誤1

「末將定殺得反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

楊廣此言一下,宇文化及的嘴角卻勾勒出一絲不易察覺的陰笑。

……

五日後。

夕陽西下,襄陽城。

襄陽城中處處張燈結綵,歡笑聲附和著夕陽的餘暉,撒落在萬物之上,猶如畫中仙境一般唯美。

數月之前,伍天錫帶著沱羅寨剩餘的一萬悍匪和數萬錢財相繼來投,如今陳恬總兵力已經達到了八萬之餘,錢財在張昭等人的管理之下。一時間也不欠缺。

為了加固江夏的防禦,按照徐茂公的意見,又派了兩千兵力前往江夏支援。

如今江夏城中以張遼,陸遜為首。部將為呂蒙,雄闊海,楊延光,張順,總計領兵一萬防禦孫堅的進攻。

伴隨著劉備的出世,陳恬又派遣秦瓊。太史慈,太史忠,尤俊達四人領兵前往江陵協助蔣琬和凌統,總計領兵一萬。

一月之前,伍雲召之子伍登出生,馬靈,花榮兩人一起前來襄陽投靠陳恬,又為荊州增添了幾分喜氣。

如今襄陽城由陳恬坐守,其下武將分別有伍雲召,伍天錫,新月娥,趙雲,張飛,鞠義,高順,馬靈,花榮,程咬金,羅士信。

文臣有徐茂公,賈詡,張璞,張昭,出使交州的徐庶如今尚未歸來。

總計擁兵六萬有餘。

而今日正是陳恬人生中最為激動的時候,那便是他與甄宓的大婚。

襄陽城家家戶戶歡聲笑語,為他們年輕的錢塘王獻上衷心的祝福,因為有陳恬的守護,荊州才沒有淪為兵荒馬亂之地。

錢塘王府,府中更是喇叭聲與談笑聲不斷交錯縱橫,洋溢著整個王府上下。

侍衛皆坐滿宴席,除了賈詡稱病,文臣武將坐在首席之上,一個個紛紛朝陳恬敬酒不停。

「唉,殿下比俺老程小了六七歲都有******了,俺老程到現在還沒有夫人,難道長得英俊瀟洒是我的錯嗎?」

程咬金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連嘆幾口氣,將羨慕的眼光拋向了陳恬。

陳恬一身新服,回敬一杯酒,滿臉通紅地笑而不語。

徐茂公則是杯酒不沾,依然一隻手輕搖羽扇,另一隻手撫須笑道:「程將軍,休要急躁,在下掐指一算,你的姻緣也要到了。」

聽到徐茂公這麼一說,程咬金口饞地追問道:「徐軍師,快給我說說看,那姑娘長得漂不漂亮?」

徐茂公語氣變得抑揚頓挫,笑道:「這個嘛……呵呵,天機不可泄露也。」

「好你個牛鼻子老道,居然耍我,給我把這壇酒喝了1程咬金白歡喜一場,苦笑著把一壇酒放到徐茂公面前。

徐茂公連連推手說自己戒酒,一時間惹得眾人皆捧腹大笑。

酒過三巡,月上眉梢。

洞房中,紅燭高燒,甄宓枯坐在喜榻之上,嫩白如藕的雙手不斷揉著紅艷的衣角。

紅帳頭之下,那一尊絕世的容顏上擦抹著艷麗的胭脂,那一雙美眸中透著幾分不安,卻又有幾分期待。

外面觥籌交錯聲慢慢褪去,酒宴似乎已經結束。

正在神思之時,吱的一聲,房門被輕輕推開,腳步聲在耳邊響起。

甄宓嬌軀一震,眼神不自覺地撇向了地面說的人影漸行漸近。

「甄兒,讓你久等了。」

陳恬在佳人的耳邊說了一句,慢慢掀起那紅帳頭,一個絕世的美人在燭光之下出現在自己眼前,美得讓人不敢相信。

「嗯……」

甄宓貝齒輕咬朱唇,點了點頭卻不敢直視陳恬,嬌容上紅暈泛起,羞澀之意更重。

陳恬坐在甄宓的身旁,燭光紅簾,兩人相互對望。

多次生與死的交際,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之中。

陳恬吹滅了紅燭,簾帳隨燈熄而落。

龍鳳騰翻,嬌羞承歡,巫山不盡,**不休。

一幕春色悄然而生……

未完待續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