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六十二章 赤壁火神 反王雲集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六十二章 赤壁火神 反王雲集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剛剛了解白起的雙潛能,陳恬恨不得立即讓白起出現在自己眼前,系統就發布了新任務和亂入名單。

「頒布新任務,擊敗朝廷二路大軍,獎勵人物三國時期吳國大都督,周瑜。」

「周瑜!火燒赤壁的火神周瑜,有了周瑜何愁不能掃平杜伏威蕭銑之輩,這次大發了啊1

聽到周瑜的名號,陳恬忍不住再次驚呼起來,可惜檢測過了白起,現在檢測不了周瑜了。

照曹操統率97來看,周瑜的統率排除本土作戰的因素,應該有96以上。

「現在為宿主呈上亂入名單,請宿主注意聆聽。」

「來吧,本宿主已經準備好了。」

陳恬深吸一口氣,收了激動的心態,準備接受這亂入名單。

「三國與宋各亂入四人,三國名單如下,亂入第一人,袁紹,袁紹四維如下,武力:77,智力:79,統率:80,政治:71,植入身份為運河沿岸的造反勢力,請宿主注意查看。」

「袁本初來了啊,雖然四維不咋滴,不過當個小反王也足夠了。」

陳恬看著袁紹的信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亂入第二人,袁紹手下謀士審配,審配四維如下,武力:70,智力:89,統率:79,政治:82,植入身份為秦瓊手下謀士,目前正在江陵防禦。」

「審配雖然在袁紹手中並不是很起眼,但卻是難得的死忠,寧死不降。」

「亂入第三人,孔融部下大將武安國,武安國四維如下,武力:92,智力:57,統率:63,政治:52,植入身份為劉備手下大將。」

吸引陳恬注意的不是武安國。而是劉備,若是劉備帶出了諸葛亮或者五虎將,也不知道秦瓊能不能扛得祝

「亂入第四人,韓馥手下上將潘鳳。潘鳳四維如下,武力:84,智力:59,統率:63,政治:56。植入身份為袁紹部將。」

「尼瑪逗我呢,潘無雙都來了,本宿主記得他不是網上流傳的三國第一隱藏神將,更有人說他就是司馬懿嗎?」

陳恬雙手按著案台,開始吐槽起來。

系統卻懶得搭理陳恬,繼續報道:「宋朝名單如下,亂入第一人,水滸後傳花榮之子花逢春,花逢春四維如下,武力:80。智力:65,統率:63,政治:62,植入身份為花榮之弟。」

花逢春此人雖然描寫筆墨不多,但是此人箭術可比花榮,李俊暹羅國很大程度就是靠花逢春撐起來的。

「亂入第二人,水滸梁山頭領宋江,宋江四維如下,武力:67,智力:75。統率:76,政治:68,植入身份為運河沿岸趁勢造反的反王。」

想到宋江,陳恬心裡就有點不鬱悶了。宋江這貨好漢不是好漢,英雄不是英雄,把梁山泊這麼多英雄全部坑在了招安中,不過和袁紹一起做一個小反王,那也沒什麼問題。

「亂入第三人,北宋末年起義勢力王慶。王慶四維如下,武力:72,智力:67,統率:74,政治:59,植入身份為運河沿岸的起義勢力。」

「亂入第四人,水滸梁山好漢孫立,孫立四維如下,武力:92,智力:61,統率:67,政治:57,植入身份為孫堅堂弟,已經投靠了孫堅。」

「嘶,系統大爺,這次亂入名單是反王加上逗逼的大雜燴埃」

聽完最後兩個名單,陳恬指尖輕敲案台,又吐槽了一句。

「宿主手中將領水平有所上升,宿主是否選擇查看?」

陳恬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查看。

「張飛統率:86+3」,呂蒙率:92+1,不過尚未達到巔峰,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恬會心一笑,對二人的發展表示十分滿意。「不錯,吳下阿蒙和張飛都朝統帥型發展了。」

提到了統帥,陳恬又想起了朝廷二路大軍,於是向系統發送了信息,「幫本宿主檢測一下呂布,裴元慶等人的四維。」

「正在檢測中……呂布四維如下,武力:103,智力:63,統率:94偏衝鋒陷陣,政治:58。」

「裴元慶四維如下,武力:102,智力:56,統率:75,政治:53。」

「裴仁基四維如下,武力:86,智力:71,統率:84,政治:63。」

「裴元紹四維如下,武力:81,智力:61,統率:62,政治:59。」

「裴元福四維如下,武力:77,智力:60,統率:57,政治52。」

看完裴元慶一家的四維,陳恬用手輕撫須絨,感慨道:「這老裴家果真就一個裴元慶和裴仁基能上得了場面。」

「尚師徒四維如下,武力:96,智力:77,統率:84,政治:70。」

「左天成四維如下,武力:97,智力:64,統率:79,政治:65。」

「麻叔謀四維如下,武力:88,智力:62,統率:66,政治:62。」

「王宇航客串角色四維如下,武力:76,智力:56,統率:59,政治:54。」

「尚師徒和左天成兩人死忠於隋,呂布的騎兵天賦過人,好在本宿主還有王牌在手中。」

就在陳恬神思之餘,虛掩的門突然晃動了一下,陳恬鷹眉一變,朝門外望去,一個隱隱約約可見的身影呈現在窗布之上。

陳恬頓時渾身警覺起來,右手按在王椅側位所懸的寶劍上,喝問道:「是何人在外1

只見那身軀微微一顫緊接著推開門來,來的並不是別人,正是剛迎娶的王妃甄宓。

陳恬神色一驚,卻又帶有一絲疑色地問道:「甄兒,你怎麼在這?」

甄宓一襲碎藍衣裙,顯得格外妖艷,俏臉上浮現幾分初經人事的羞澀,手捧一碗燕窩,笑靨如花地朝陳恬迎來。

「夫君,我怕你累壞身子,為你親手熬了燕窩,趁熱喝了吧。」

甄宓柔情似水地說到,便將燕窩輕輕放在桌上,走到陳恬身邊將玉手搭在陳恬的肩上,陳恬臉上的疑色方才慢慢褪去。

「孤的身體好著,現在還要看政務,甄兒你自己先下去休息吧,別把身子折騰壞了。」

陳恬敷衍一句,甄宓也不再說什麼,嬌羞地點了點頭轉身推門離去。

美人雖然動心,但不可為了美人而棄黎民百姓於不顧。

見甄宓走後,陳恬將兒女私情暫且擱置一邊,起身走到窗邊,望著那碧如美玉的池水,眼眸中的神韻不斷流轉,心中不斷琢磨著破敵之策。

眼帘之間,一隻白鴿飛過天際,卻誤認為一道風景。

大戰一觸在即。

未完待續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