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六十三章 迫不及待地找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六十三章 迫不及待地找死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四日後,隋軍後部軍營。

帳外將士不斷搬運著此次出征所需要的糧食。

裴仁基高坐在主位之上,左右兩邊依次是裴元紹,裴元福,裴元慶三人。

然而裴仁基望著那一張物貨文書之時,眼神中滿是糾結,眉頭深深的皺起,凹成了一個字眼鮮明的川字。

「為何朝廷無緣無故扣了我軍三分之二的糧草?」

裴仁基將手中的文書拋在了案台之上,一臉不解地問向前來傳話的軍部糧草使者。

眼前的男子卻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回話道:「這種事情我並不知道,糧草是宇文丞相安排的,若是將軍有疑問的話,就回京問宇文丞相吧。」

「你什麼意思?宇文化及給我們安排了糧草,現在又給這麼點,這麼點怎麼打仗,餓著肚子去打仗么?」

聽了使者的回話,裴元慶登時臉上油然而生幾分慍色,上千直接將他擎在了半空之中,惡狠狠地問道。

「小人真的不知道啊,裴將軍救我埃」

那傳話的男子卻被裴元慶的舉動著實嚇了一跳,知覺一股巨力掌控著自己無法動彈半分,便朝裴仁基求救起來。

裴仁基無奈嘆息一聲,卻又怕得罪了宇文化及的人,便急忙向裴元慶催促道:「唉,元慶,快把人家放下來。」

「哼,要不是看在我父親的面子上,今天我就要教訓你一頓。」

裴元慶一把將顧問摔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意猶未盡,咬牙切齒地又指著他罵了一句。

「是,是。」那男子不敢再多說半句,摸了摸自己重重摔痛的屁股,急忙掀開簾帳跑了出去。

使者走後,一時間眾人將目光又聚焦到了裴仁基的身上,等待著他做出決定。

裴仁基目光緊凝,沉吟片刻才沉重地說道:「為了前線糧草充備。每日全軍減糧三分,包括將軍。」

涼夜的天幕,天空如深海般深邃,星辰倒映在這海面之上。隨波上下翻動,時隱時現。

襄陽三十里城外,隋軍前部。

中軍大營,帳中燭光點點,卻布滿了整個營帳。

呂布身披鎧甲昂首高坐在帥椅之上。台下依次是尚師徒,左天成,麻叔謀,俞涉,王宇航,人人挺立,精神飽滿,彷彿下一刻就準備征戰沙常

呂布如狼般的俊眼橫掃一圈,將目光定格在了一人的身上,嘴角微微一動。開口說道:「尚將軍,論衝鋒陷陣,你不如我,不過論這帶兵打仗的道理,你卻比我高了許多,敢問我軍應該怎麼做接下來?」

只見台下那員大將身高將近八尺,頭戴馬鳴盔,身披七翎甲,威風凜凜之餘卻又有幾分儒生的氣息。

此人便是四寶將尚師徒。

尚師徒與伍家本是舊識,更與伍雲召。伍天錫兩人是八拜之交,本來得知伍家冤案,心中就懺愧萬分,如今前來攻打襄陽更是十分的糾結。只是聖旨在前,不得不遵旨。

這麼多天的相處來,尚師徒早已知道呂布的武藝是多麼的精妙,休說是他,即便是伍天錫和伍雲召也絕非呂布的對手。

所以為了還這個人情,尚師徒尋找機會與伍家的人通風報信。讓其速速遠離戰常

尚師徒沉思片刻,頓了頓語氣上前拱手說道:「回將軍,末將認為敵我實力不清楚,我軍明日可以先與敵軍小戰一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呂布劍眉一凝,指尖輕敲案台,思考著尚師徒的提議,轉而又將目光轉移到了眾人的身上開口問道:「諸將認為這個提議如何?」

台下除了尚師徒之外基本都是純武將,所以一時間也沒有人異議,同時回道:「回將軍,我等認為尚將軍此言可行,了解敵情才是最重要的。」

「好1

呂布眉宇間重新燃起了那好戰的熱血,猛地一拍案台,豪然喝道:「傳令諸軍,三更造飯,五更出軍,明天我們就給陳賊一個迎頭痛擊。」

次日,呂布率領著七萬之餘的兵馬,冒著霜霧向襄陽城逼近。

到達襄陽之時,旭日已經東升,將那無盡的霜霧化解為草尖上的露珠,日光豪放地潑灑在襄陽城下。

辰時時分,北面方向出現了滾滾塵霧,陳恬先行的斥候很快回報,前方五里出現呂布的大軍,兵力數量約在七萬左右。

陳恬迅速集結了全城文武在城樓之上,鷹目遠望,只見視野的盡頭,一道黑色的沙暴,正鋪天蓋地而來,耳邊很快響起了陣陣的馬蹄聲。

呂布七萬大軍,就此停步,列陣於護城河北岸。

風過原野,一面面深紅色的戰旗,如一道道的血色的波濤不斷翻滾著。

最耀眼的「呂」字大旗下,呂布頭戴三叉束髮紫金冠,背披西川紅錦百花袍,身穿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腳著踢雲靴,手中仗著一桿二丈三之長方天畫戟,座下一騎撕風赤兔馬。

手中方天畫戟隨風一顫,都會掀起無數的塵沙。

好不威風凜凜,氣宇軒昂,讓人望而生畏。

遠遠的眺望著中間的呂布,陳恬心中忍不住讚歎,「果然不愧是人中呂布,馬中赤兔,這氣勢果然強大。」

「想必中間此員上將定是楊廣封的無雙神勇大將軍,今日從這氣勢看來,果然是絕世無雙。」

身旁的徐茂功輕搖羽扇,忍不住對呂布大肆的讚歎一番。

「我呸,什麼無雙神勇大將軍,穿得跟個唱戲的一樣,殿下你讓我下去,你瞧我不戳他幾百個透明窟窿。」

豹頭環眼,燕頷虎鬚的張飛手中丈八蛇矛緊握,一臉不以為然的盯著呂布,臉上滿是好戰之意。

同時城下的呂布,冷眼傲然直視城樓上的陳恬一行人與那隨風飄揚而又顯眼的陳字大旗。

身後數萬將士的神經緊繃起來,一個個年輕的戰士們,他們緊握了刀槍,如鐵的目光凝視前方的城池。

呂布手中方天畫戟倒畫一圓,猛地蹬在地上,如水面泛起無數漣漪一般盪開一旋旋塵沙。

眼神微微一變,朝兩旁牙將豪然喝道:「哪位將軍願意先去打頭陣,挫一挫這陳軍的銳氣?」、

「呂將軍,看我如何先去打得陳軍落花流水,」

其餘人尚未發言,軍陣中就衝出一人,只見此人一身黑甲黑盔黑馬,手中仗著一把狼牙棒,朝襄陽城下策馬衝去。

此人正是王宇航。

王宇航策馬奔到襄陽城下,勒住馬首,手中狼牙棒一豎,朝城上大喝一聲:「我乃呂將軍部下大將王宇航是也,誰敢與我一戰1

陳恬聽見喝聲,朝王宇航望去,心中冷笑道:「王宇航,不就是那個武力76點的人么,這麼迫不及待地來送死。」

片刻過後,見無人回應,王宇航再次咆哮一聲。

「戰又不戰,降又不降,依我看你們陳軍就是一堆酒囊飯袋,縮頭烏龜1

陳恬懶得理會這個王宇航,他卻怒罵起來,擾得眾人臉上怒意漸起,此時花榮身後繞出一員小將提槍背弓上前說道。

「殿下,讓末將前去斬了這不知天高地厚之徒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