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六十三章 雙花斬兩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六十三章 雙花斬兩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戰場之上,風起雲湧。

王宇航手舉狼牙棒在襄陽城下態度惡狠,叫囂個不停。

花榮身後繞出一員小將上前主動請纓出戰,眾人目光皆聚焦在他身上。

只見其身高七尺有餘,年紀不過十六七,身披赤甲,手握銀絲鋼槍,長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

此人便是亂入的花逢春,植入為花榮之弟。

花榮將他一把拽回,斥責道:「兄弟,休要胡鬧,速速回去,這是打仗豈是你兒戲的地方。」

花逢春一臉正經地回道:「兄長,我何曾兒戲,你看這賊將如此囂張,倒不如讓我前去斬了他,也不枉我練了六七年的槍法。」

陳恬看了一眼花逢春,憑著花逢春80的武力,打贏眼前這個王宇航問題不大,再加上一手精絕的箭術,絕對不會出問題。

沉思片刻過後,陳恬開口豪然說道:「花將軍去吧,為大陳打贏這頭陣,讓隋兵不敢小覷1

花逢春點了點頭,一揮戰袍提槍下城準備迎戰。

「哈哈,躲躲藏藏,老子看你們陳狗就是一群廢物1

王宇航手提狼牙棒在城下依舊狂罵不停。

突然只見城門打開,弔橋放下,迎面衝來一騎彪將。

王宇航一手勒戰馬,一手揮舞著狼牙棒,喝問道:「來將何人?本將軍不斬無名之徒1

「我便是要斬你於馬下之人,花逢春是也1

座下戰馬不斷嘶嘯,花逢春抖擻精神,掌中銀槍劃破空氣的阻隔,直取王宇航而去。

王宇航湊近望去,只不過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娃娃。登時動了輕敵之心,雙腿一夾馬腹,舉起碩大的狼牙棒朝花逢春砸去。

馬蹄聲陣陣,不斷席捲起飛揚的塵沙,在日光之下不斷繚繞。

王宇航手中狼牙棒高高擎起,一招力劈華山如天外殞星一般。碾碎空中的石礫,朝花逢春劈來。

花逢春神色一變,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斜拖著掌%■%■,中的銀槍,如一道銀色的閃電轟然射出。

兩騎如飛,撞至一團。

吭!

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槍棒轟然相撞,盪開一層緻密的氣流。

花逢春雙臂微微一顫,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道麻痹了手指的神經。這才明白巧勁不可與蠻力硬拼。

王宇航手中狼牙棒將花逢春的銀槍沉重打壓了下去,一時間得意之情狂漲上來。

手中狼牙棒再次在半空中揮舞起來,如披星戴月般掃向花逢春的面門。

花逢春急中生智,手中銀槍擦邊而過,再虛晃一招逼退王宇航,轉身勒馬,倒拖著銀槍揚長而去。

「陳將休走,人頭留下1

到口的戰功就要逃掉。貪功的王宇航哪裡肯棄,舉起狼牙棒一策馬鞭。朝花逢春大喝一聲追殺過去。

花逢春早已望見背後追殺而來的王宇航,眼中閃過一瞬凜冽的殺機。

突然整個人倒掛在馬背之上,彎身取弓,搭上羽箭,拉了個滿月。

雙眼左閉右睜,望著王宇航的印堂。驀地一聲低嘯,弦聲響起,一枝羽箭如彗星拖尾一般破空射出。

動作流利,全部完成在瞬息之間。

王宇航正急追殺,誰料花逢春突然射來一枝冷箭。正欲揮棒格擋,箭已至眼前。

骨骼破裂,骨肉撕裂聲響起,一箭直接貫穿了王宇航的腦門,王宇航應聲倒落下馬。

花逢春見勢扭轉馬頭,趕上再復一槍,用佩刀削下首級昂立城前。

「少年花將軍好神武啊1

花逢春陣前斬將,一時間城門上的守軍吶喊聲雷起,伴隨著擂鼓聲衝天而上。

呂布遠遠眺望見自己的將領被敵將一箭射翻下馬,又一刀割了首級,登時氣得渾身發顫,殺氣綻射。

「兀那小兒,安敢用如此下賤的手段殺我大將,看我親自斬了你1

呂布雷霆般的怒喝一聲,手中方天畫戟執起就要殺出陣去。

只見突然一員將佐攔住了去路上前說道:「殺雞焉用宰牛刀,呂將軍且慢,看末將將這無恥之徒如何斬於馬下1

呂布傲眼望去,只見其人身披銅黃翎子甲,手中拿著一桿粗大的鐵槍,座下一起駿馬。

此人便是呂布手下大將俞涉。

呂布只得將揚起的方天畫戟收了回來,平息心中怒火,說道:「俞將軍切要小心這小賊的箭矢。」

「區區箭矢,何足為懼,還請將軍在此等候末將提首歸來1

俞涉豪然答應一手,雙腿一夾馬腹,手中鐵槍提起直衝花逢春而去。

花逢春將首級掛在馬背之上,見前方塵沙再度揚起,急忙提槍喝問:「來將何人,報上名來1

「上將俞涉是也,小兒速速與我一戰1

俞涉應答一聲,狂沖不停。

花逢春正欲揮槍迎戰,只見身後又衝出一騎彪將。

只見此騎背披明金孔雀綠錦袍,身上參差半露黃金甲,手中一桿銀絲點鋼槍,身掛銀月彎牙弓,座下一騎五明駿馬,威風凜凜。

此人便是小李廣花榮。

花榮回頭朝花逢春喝道:「兄弟暫且退下,看為兄來收拾了這猖狂的賊將1

俞涉見衝出一員彪將,也不打話,提起提槍,捲起滿地沙礫策馬殺去。

花榮亦是提著銀槍,胯下駿馬撕開西風的阻隔,迎著俞涉而去。

俞涉猿臂上青筋暴起,手中鐵槍迅速凝起周遭的氣流,一槍如黑旋風直穿而來。

花榮手中銀槍一振,紅纓隨風潑灑開來,槍鋒如雷芒一般迅速,化作一道扇形之面狂掃而去。

槍與槍交織在一起,猛烈的撞擊聲響起,一道火光迸射而出。

兩馬錯過,花榮呼吸平穩,面色未改。

俞涉卻是身形一震,幾乎拿不穩手中鐵槍,胸中氣血被如潮水般襲來的力道不斷攪亂。

再次迴轉馬頭看向花榮,原本狂傲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驚異之色。

僅僅一招之間,花榮不論從速度還是力道上都完全壓制俞涉。

花榮勒馬提槍開口喝問道:「賊將可敢再來?」

「有何不敢1

俞涉為了留住面子,強硬地回應一聲,手中鐵槍再次挺起,瘋狂的沖向花榮。

「檢測到俞涉進入狂戰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81,當前武力上升至84,請宿主注意查看。」

遠站在城樓上的陳恬,手中流光冥火槍昂立,目光卻緊緊盯著呂布,生怕呂布突然殺出斬了自己大將。

沙場上花榮與俞涉戰成一團,槍與槍不斷交錯縱橫,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十幾回合走過,俞涉一招更比一招險,卻是不要命地朝花榮狂轟而去,花榮無奈也只得回槍抵擋。

花逢春見花榮與俞涉糾纏在一起,便大喊一聲:「隋將看我神箭1

俞涉急忙回頭一看,露出大片破綻,花榮見機一槍直刺而去。

俞涉只覺背後一陣陰涼,再欲回防,卻已是來不及了。

「我俞涉不甘心啊1

俞涉哀嚎一聲,被花榮猛地一槍挑翻下馬。

見俞涉中槍,花榮再上前連刺幾槍結果了性命,取下佩刀,割下首級掛在馬背之上。

u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