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六十七章 故人再見 呂布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六十七章 故人再見 呂布來襲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火光遮日,天地肅殺。

襄陽城下,兩員上將斗得難解難分,使鏜的力不饒人,使敵奪命,可謂招式平分秋色,差距盡在力量之上。

鏜與刀如兩道流光相對呼嘯著撲向對方,不斷交錯縱橫,那隆隆的金屬鳴擊之聲,捶擊著兩軍將士的心臟,每一招下去,都令所有人的神經緊繃一分。

陳恬等人緊張凝視著伍天錫之時,呂布和尚師徒兩人亦是目不轉睛的觀測著戰場上的每一刻變化,好似隨時都準備出手。

鏜來刀去,片刻間,兩人已交過兩百餘招,左天成手中的金刀開始延緩攻速,漸漸開始出現體力不支的跡象。

伍天錫卻威勢不減,雙掌中的混元鎏金鏜依舊剛猛霸道,漸漸將左天成壓制下去。

隨著左天成體力消耗得越來越多,破綻也隨著慢慢展露出來越來越大。

「末將前去助左將軍一臂之力1

尚師徒見左天成已經快要扛不住伍天錫的狂轟,又見呂布眼中早已滿是戰意。

若是自己再不出手,怕是呂布就要搶先出手,憑著呂布的實力,那時候伍天錫就危險了。

權衡片刻,尚師徒一策馬鞭,倒拖著手中的提爐槍,攪動著滿地煙灰,大喝一聲朝前方戰團殺去。

「啊!隋狗受死1

刀光鏜影的一瞬間,伍天錫發現了左天成的破綻,當即大喝一聲,擾得左天成精神慌亂,一鏜直接砸向了腰部。

「檢測到伍天錫觸發瘋暴潛能,短時間內武力大幅上漲,武力+3,當前武力上升至103,請宿主注意查看1

伍天錫手中金鏜已攪動狂風,濺起漫空的金影,掃向左天成的腰部。左天成神色慌張之下急忙揮刀格擋。

轟。

震天的金屬激鳴聲伴隨著鎧甲破裂聲,直灌耳膜,飛濺的火星灼人眼目。

伍天錫狂猛的一鏜直接將左天成連人帶刀打翻落馬,刀背引過強大的衝擊力。轉移到了鎧甲之上,鎧甲卻也承受不了這如同山崩的力道,瞬間瓦解。

左天成整個人被震飛出去,在泥土之上,狂吐一口淤血。虎口盡數迸裂,難以再次握起金刀與之一戰。

「哼,讓你猖狂,今日伍爺就要了你的狗命1

伍天錫冷哼一聲,手中金鏜再次攜著開山倒海之力,破空朝左天成頭顱砸來,鏜鋒所到,無物能擋。

這一鏜,他勢必要取左天成的性命。

「休要傷了我大將的性命1

千鈞一髮之際,一聲怒喝伴隨著一道黑光攪碎空氣的阻攔襲向鏜鋒而來。槍鋒繞過鏜鋒,巧妙的化解開來這一招。

伍天錫收回混元鎏金鏜,斜過頭望向槍鋒所來方向上的那一員悍將,只見其頭戴馬鳴盔,身披七翎甲,手中仗著一桿提爐槍,坐下一騎呼雷豹不斷嘶嘯。

見其裝備之後,伍天錫頓時滿臉駭然失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年少時的好兄弟。人稱四寶將的尚師徒。

城樓上的伍雲召望見突然殺出的一人,轉眼之間便認了出來,正欲呼喊時,又將湧上喉頭的話強壓下去。

兩軍對峙。如果自己公然認出並叫了尚師徒,尚師徒很有可能會受到隋軍的猜忌。

「是你」

見尚師徒的突然出手,伍天錫一時遲鈍語塞起來,不知所措。

「休要多言,左將軍速速歸陣,讓我來會一會這賊將1

尚師徒朝倒在地上的左天成喝了一聲。又暗自向伍天錫使了一個眼色。

「咳尚將軍可要小心此員賊匪,切勿小覷埃」

左天成硬咳一口烈血,艱難地站起身來,重新翻身上馬,朝尚師徒又叮囑了一句方才朝己方陣中飛速逃去。

尚師徒冷眼凝視著伍天錫,手中提爐槍猛地提起如閃電般遞出,狂瀾巨浪般的勁氣迅速的凝聚,朝伍天錫刺去,絲毫沒有留情。

伍天錫雖然不知道尚師徒為何這一招來得如此狠快,不容得多想,掌中混元鎏金鏜如兩團熊熊焰燒的金色烈火,朝槍鋒狂霸迎去,卻在不覺之中輕了幾分力道。

轟。

一聲轟然巨響,金黑兩道流光交織在了一起,發出的聲響振聾發聵。

青龍馬與呼雷豹相互頂撞在一起,槍鋒與鏜鋒結交成十字狀,死死的壓在了泥沙之中。

伍天錫借著武器僵持之餘,開口問道:「兄弟,難道你不認識我了嗎,為何出手如此絕不饒情?」

「若是我不出全力如何瞞得過呂布的雙眼,天錫,休要多言,等一下你敗退回去,速速帶著雲召一起離開襄陽,這朝廷大軍遲早會摧入襄陽。」

尚師徒滿臉堅決,手中提爐槍刻意扭動幾下,低聲朝伍天錫說道。

伍天錫將猿臂往下一按,不解地問:「為何要走,我襄陽尚且有六萬大軍之餘,況且已經一連斬殺兩將,生擒一將,如今士氣正旺,何懼這隋軍。」

尚師徒卻嘆息道:「你們將領固然悍勇,可惜在這呂布面前全都是不值一提,這呂布強悍得讓人無法想像,想必你也和宇文成都交過手了,這呂布實力不差宇文成都。」

「況且後面還有一路三萬大軍,大軍之中又有一員虎將裴元慶,此人亦有能力起千斤鼎,實力不在呂布之下。」

「管他什麼呂布還是裴元慶,來一個我們打一個,兄弟你還是速速回去,我實在不願意和你交手。」

伍天錫堅定地說罷,一鏜將尚師徒手中的提爐槍彈開,反使一招如披星戴月般砸去。

「天錫,聽兄弟一句話,快走吧,再不走如果呂布來了就沒時間了1

尚師徒回身一槍,手中提爐槍如雷芒一般斜射出去,挑開了伍天錫砸來的一鏜,動作伶俐漂亮。

「我伍天錫不知道什麼叫做退,我就等他呂布來,來吧,吃我一鏜1

伍天錫一聲暴雷般的怒嘯,鏜鋒再出,卷著狂暴如雷的力道,天崩地裂般的轟向尚師徒。

尚師徒無奈又嘆了一口氣,抖擻精神,手中提爐槍幻化出無數的槍影,那巨塔般的身軀縱動座下呼雷豹,已如一道旋風,再次撲向伍天錫。

兩人混戰在一起,鏜與槍不斷糾纏,但見其影不見其身,雙方都是手下留情,所以一連鬥了四五十回合不分勝負。

隨風飄蕩的「呂」字旗下。

迎面處,那呂布如紅色的鐵塔般,巍然不動,黑色的畫戟斜垂於馬下,深陷的雙眼,透射著冷絕如冰的寒光,傲視著前方的打鬥,卻閃過一絲疑色。

「居然如此之長時間都拿不下這陳將,看來還要我親自動手。」

疑色過後,雙腿一夾馬腹,座下赤兔馬化作紅色的疾風,攜著凜冽的殺機直取伍天錫而去,手中方天畫戟劃破空氣,發出銳利的磨擦之聲。

「尚將軍退下,看本將軍親自來斬了這賊將1

呂布喉頭一滾,雷喝一聲,粗如碗口的雙臂驀然抖動,寒光一閃,方天畫戟帶著壓倒性的氣勢,狂轟而至。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