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六十八章 血染沙場 白袍之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六十八章 血染沙場 白袍之怒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小心背後,呂布來了1

尚師徒遙望見呂布來襲,再次提醒一句,便匆匆收槍閃到一旁。

「伍天錫瘋暴潛能結束,武力回落至100,請宿主注意查看1

「檢測到呂布進入狂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03,當前武力上升至105,請宿主注意查看1

伍天錫扭轉馬身望見襲來的呂布,竟已驚駭的感覺到,排山倒海般的氣壓如幾乎一堵無形的巨牆,向著自己狂壓而來。

來不及多想什麼,戟鋒已經攜著鬼神為之一顫的速度與力勁狂掃而來,強大的氣息壓得伍天錫只能被迫提起雙鏜防禦。

方天畫戟狠狠的撞擊在了兩把金鏜之上,沉悶攸長的金屬轟擊聲隨之傳出,響起了曠野之上,飛濺起的火星耀如白晝之光,不斷灼烤著眾人的眼球。

戟鋒與鏜分開來,呂布猶如一道疾風一般擦邊而過,那氣息好似死神的召喚。

伍天錫先是覺虎口上一陣撕心裂肺的刺痛,雙鏜幾乎要拿捏不住,一股排山倒海的氣流襲入體內,五臟六腑為之傾覆位移,整個人幾乎差點落下馬來。

錯馬而過的呂布,豎戟凝視著伍天錫的醜態,那雙冷絕如冰的鷹目,正燃燒著與生俱來的傲氣。

呂布冷笑一聲,手中方天畫戟慢慢汲取著無盡的殺氣,準備著下一次毀滅性地進攻,嘲防:「怎麼,剛剛不是很強么,這就扛不住了?」

那嘲諷狂傲之言,儼然根本不把伍天錫放在眼裡,好似要他性命易如反掌一般,只是為了一睹他的醜態。

此言一出,深深激怒了伍天錫,將他剛剛產生的一絲忌憚,頃刻間燒荊

伍天錫努力壓制了體內沸騰的氣血。雙臂上青筋暴起,重新拿起了雙鏜,勒馬回身朝呂布大喝道:「呂布匹夫,伍爺今日定要用你的心來給我煮醒酒湯1

「我看你是找死。看戟1

伴隨著一聲悶雷般的暴喝,呂布座下赤兔馬狂飆而來,手中的方天畫戟,猛地一轉掃飛滿地塵沙,斬破空氣的阻隔。挾著狂瀾怒濤之力,狂轟向伍天錫。

「檢測到呂布進入暴走狀態,武力+3,當前武力上升至106,請宿主注意查看1

「檢測到呂布激發鬼神潛能,伍天錫武力-1,當前伍天錫武力下降至99,請宿主注意查看1

腦海中不斷傳來的系統的通告,陳恬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異常,朝身後吼道:「不好。伍將軍快撐不住了,哪位將軍敢上前搭救?」

「讓我去吧,天錫是我兄弟,我絕不會看他出事1

伍雲召一揮白袍,提起手中的丈八亮銀蛇矛,帶甲下城準備出戰。

新月娥用手攙住伍雲召的臂膀,美眸之中迴轉著幾分擔憂,只是淡而情深地說道:「夫君,小心點。」

「放心吧,登兒的滿月酒還欠著呢。等我救了天錫就回來。」

伍雲召笑了一笑,轉身飛速跑下城去,望著伍雲召漸行漸遠,最後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新月娥突然心中湧起一絲不祥的預感,卻終究還是沒有說什麼。

戰場之上,面對著呂布壓倒性的攻勢,伍天錫傲然無懼,一聲暴喝,用盡生平之力。擎起手中的混元鎏金鏜迎擊而上。

兩股狂瀾怒濤般的氣流,電光火石的一瞬相撞。

吭!

一聲狂烈的金鐵激鳴響徹沃野,伍天錫的虎口迸裂,而由手臂灌入體內的巨力,再度攪動著他的五腑六臟翻湧激蕩,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檢測到伍天錫大幅度受傷,武力-4,當前武力下降至95,請宿主注意查看1

一戟剛過,呂布絲毫不給伍天錫任何**的機會,猿臂再度揮出,層層疊疊的戟影,四面八方漫空飛舞,瘋狂地向著伍天錫攻去。

伍天錫抹乾嘴角的血腥,來不及思索,血淋淋的十指舞動著混元鎏金鏜舞出,不要命地應對呂布的狂暴攻勢。

「檢測到呂布進入無雙狀態,武力+5,當前武力上升至108,請宿主注意查看1

伍天錫死撐了**招,雙手的刺痛和一次又一次襲來的力道擾得他體內五臟六腑不斷受到傷害,再也沒有能力斗下去。

「看你是條好漢,給你一個痛快1

呂布一聲怒海只潮般的狂嘯,手中方天畫戟舞出漫空的流光,一招斬盡萬物驚,將毀天滅地的力量包裹於鐵幕流光之中。

噗。

沒有金屬撞擊聲,只有一聲沉悶的骨肉撕裂聲和一聲最後的哀嚎。

無數戟影化合成一道,畫戟突收,狂塵落定,呂布斜拖著滴血的方天畫戟,如天庭上的戰神般巍然而立。

身後一馬之處,一對金鏜轟然落地,伍天錫左胸已被捅出一個斗大的血窟窿,大股的鮮血狂涌而出,那不屈的臉上滿是猙獰的神情,垂了下來再也抬不起來。

「宿主手下大將伍天錫陣亡,宿主獲得10點君主點補貼,宿主當前總計擁有236點君主點,請宿主注意查看1

望著伍天錫僵坐在馬上的屍體,尚師徒只得悲嘆一聲,「天錫,我早與你說過你不是那呂布的對手,奈何你卻不聽」

「兄弟!呂布狗賊,你殺我兄弟,我與你不共戴天1

突然一聲震天的怒吼聲響起,城中殺出一騎白袍戰將,挾著熊熊的復仇怒焰,狂沖而上。

呂布用泥沙攪盡戟鋒上的鮮血,只見眼前殺來,一騎彪將。

放眼望去,只見此人一騎照夜玉獅子,頭戴頂風翅銀盔,身掛龍鱗銀甲,背後一襲蟒龍白袍隨風飄開,手中一桿亮銀蛇矛槍,如出籠的猛獸一般殺了出來。

眼前兄弟被殺,伍雲召急怒攻心,發瘋似的咆哮狂叫,手中銀槍恨不得將呂布碎屍萬段,幾乎氣得就要怒噴出血來。

見伍雲召衝出,尚師徒滿眼之中儘是糾結之色,手中提爐槍隱隱作動,連伍天錫都不是呂布對手,伍雲召出來無疑是送死。

伍雲召手中銀槍向著呂布狂轟而出,槍鋒未至,那洶湧如濤的勁力便傾泄而出,如冰的銀槍與銀甲,反射出遮天寒光,幾欲將天空映寒。

「檢測到伍雲召進入最強狂神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8,當前武力上升至101,受到呂布鬼神影響,武力下降至100,請宿主注意查看1

接收到了系統的信息,陳恬知道伍雲召絕非呂布的對手,已經折損了一個伍天錫,他決不允許再損失任何人,立即朝身後喝道:

「伍將軍有危險,翼德,子龍,士信,你們三人速速前去接應伍將軍,不得有誤1

三人得令急忙下城,卻見新月娥早已不知所蹤。

呂布望著伍雲召那鋪天蓋地的殺氣,眼神微微一動,猿臂迅速青筋暴起,方天畫戟如游水一般撕裂石塊,浸入半空之中。

戟鋒劃破空氣,竟是發出「哧哧」的聲響,戟鋒未至,強如海潮般的勁氣,便已先壓而來,這一戟蘊含著無盡的毀滅之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