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七十章 苦命鴛鴦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七十章 苦命鴛鴦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cpa300_4 羅士信一槍以正大雄渾的招式,將漫天的塵沙混合在槍鋒兩旁,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旋風朝呂布狂轟而來。看

呂布雙臂一抖,將張飛的丈八蛇矛和趙雲的亮銀槍震到一旁,再將雙臂一合,方天畫戟挾著狂風般的力道,捲動著血塵之風,呼嘯而至。

「檢測到羅士信觸發神猛潛能,拼力武力+10,基礎武力103,當前武力上升至113,請宿主注意查看,由於受到呂布鬼神影響,趙雲武力下降至104,張飛武力下降至103,羅士信武力下降至110,請宿主注意查看1

瞬息之間,槍與戟轟然相撞。

吭!

一聲沉悶的轟擊,卻爆發出刺破耳膜的金屬聲,飛濺的火星,耀如流星。

呂布身形猛烈一晃,只覺無窮的大力,順著手中那桿方天畫戟,灌入了他的身體,只攪得他血氣翻滾,久久不能停息下來。

「力氣居然大到如此程度,這還是人嗎?」

呂布虎口裂痛,雙臂麻木萬分,雷霆之力洶湧灌入他的身體,方天畫戟頓時難以再揮動起來。

「孫子,小爺我好久沒有這麼爽了,再陪小爺我碰一碰1

羅士信卻僅僅是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再度怒喝一聲,手中虎賁槍攪得狂風大作,直撞呂布而去。

「小賊,安敢如此戲我焉1

呂布雷霆般的怒吼一聲,但卻沒有喪失了理智,心知羅士信力大不可與其硬拼,手中畫戟突然猶如游龍一般左右展開。

「檢測到呂布虎口受傷,武力-2,當前武力回落至106,請宿主注意查看1

「檢測到羅士信神猛潛能消失,收到呂布巧勁影響,武力-3,當前武力下降至97。請宿主注意查看1

羅士信只懂得用力氣硬拼,對於招式上的變化卻是一竅不通,見呂布畫戟如游龍盪開,居然絲毫不為之所動。

「士信小心1

張飛和趙雲同時大喝一聲。瞬間銀槍如閃電雷芒射出,蛇矛如旋風氣流轟出。

槍與矛混合在了一起,直接與呂布游龍般的戟鋒相撞。

又是一聲猛烈的金屬鳴聲鼓動著耳膜,火花灼燒著飛舞的塵沙,四面迸射。

呂布方天畫戟被彈了回來。雙臂又是一震巨力襲入。

兩人合力擊開呂布一戟,羅士信借勢收回鐵槍,轉而又是一槍轟出,恨不得轟得山崩地裂似的砸向呂布。

呂布深吸一口冷氣,雙眼猛地一睜,如將要噴發的火山,手中畫戟再次隔開空氣與浮塵揮舞起來。

一旁的尚師徒見呂布落入下風,掌中的提爐槍揚起,幻化出無盡的光影,從斜刺里朝三人潑灑開招式。

「檢測到尚師徒進入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8,請宿主注意查看1

趙雲與張飛對視一眼,各自抖擻精神,挺起兵器朝兩人刺去。

一時間四馬一人在沙場之上糾纏不休,槍挑戟刺,五樣兵器不斷上下翻飛,左右橫叉,打得是難解難分。

另一邊新月娥帶著伍雲召奔回城中。花榮,花逢春兩人趁機搶回伍天錫的屍體,飛速回城。

陳恬等人凝視著城門下的激戰,又見呂布身後尚有數萬狼騎。擔心三人有失,陳恬立即催令士卒鳴金讓三人速速退回城來。

當,當,當

一連三聲的鳴金之聲響起,趙雲反轉一槍挑開尚師徒的提爐槍,盪開一塊陣角空隙。

張飛和羅士信各自強勢反攻一招。呂布急忙揮戟提防,勉強逼退尚師徒與呂布二人。

趙雲和張飛扭轉馬頭,雙腿猛地一夾馬腹,朝城門奔去,羅士信飛毛腿絕活展開,飛速不留影地跑回城去。

呂布心知這三人中隨便一人都能與自己鬥上一會,再追上去也沒有什麼意義,方天畫戟反手一收,冷冷喝道:「全軍撤退襄陽城三十裡外安營紮寨1

見呂布大軍慢慢散去,眾人緊繃的神經這才鬆弛下來。

鼓聲未息,馬蹄未止,一戰下來花逢春陣斬王宇航,花榮陣斬俞涉,程咬金生擒麻叔謀,不論其他,可謂戰果豐盛。

然而戰場之上,生生死死瞬息萬變,沒有人能做到不死不傷,所說的高武力,只不過是生還幾率更高罷了。

呂布一戰,伍天錫無所畏懼,戰死沙場,伍雲召為弟報仇身負重傷生死未卜。

陳恬一想到自己一心以為伍天錫可以堅持到伍雲召來到,卻間接地害死了伍天錫,愧疚的內心如被千萬把刀鋒刺穿一般難受,但卻再也無力回天,只能低頭惋惜。

夜幕慢慢吞噬了天邊最後那一抹如血的殘陽,緊接著悄然無聲地籠罩了整個世界。

護城河上冷風颼颼地刮過,彷彿白天那兵甲紛飛的血戰仍在眼中流轉,那衝天的擂鼓聲與吶喊聲仍在耳邊回蕩

留給沙場的,卻只能是道不盡的凄涼,說不完的生死。

襄陽城,軍處醫堂。

伍雲召渾身癱軟在床上一動不動,彷彿已經沒有了生息,大夫正在為伍雲召進行救治。

陳恬等人皆是焦急的原地打轉,等待著大夫對伍雲召的救治,新月娥美眸已經微微有些哭紅腫了,甄宓在一旁用手輕拍玉肩,不斷安慰著新月娥。

「唉……」

只見大夫背起醫袋,無奈搖了搖頭嘆息一聲。

陳恬心急如焚,湊上前去問道:「大夫,你嘆息是何意?」

只見大夫雙袖一拂,側過頭又看了一眼伍雲召蒼白的臉,一聲嘆息之餘悲哀地說道:「回殿下,伍將軍內傷太過嚴重,五臟六腑,七筋八脈幾乎全部震斷,在下已經幫不了什麼了。」

大夫又轉身朝新月娥拱手說道:「伍將軍恐怕撐不了多長時間了,夫人有話還是趁現在將軍還沒有走的時候說吧。」

字字句句如針扎般刺激著新月娥的心,新月娥掙脫開眾人的阻隔,撲到床邊,雙手抓住伍雲召那餘溫尚存的手,梨花帶雨地哭喪起來。

「夫君,你不是說過不會再拋下我嗎,你真的捨得離開我嗎?」

「我們的登兒,我記得你最後笑著和我說要回來一起辦滿月酒,可為什麼現在的你就要拋下我和登兒不顧,一個人離開……」

新月娥哭喪幽咽得說不出話來,每一言,每一語,都是那麼虐心地刻在陳恬的心頭。

如果不是伍雲召,陳恬就沒有南陽這個立身之本,如果不是伍雲召,當年蒹葭關下早已全軍覆沒,如果不是伍雲召,自己可能早就折戟蒹葭關……

回憶的沙漏不斷一點點下移,將過去的一切都顯露出來,伍雲召全家枉死,連唯一的親人伍天錫都戰死沙常

如今自己只剩下這最後的彌留之際,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妻兒,連那滿月酒也看不到……

氣氛突然變得死寂起來,平時喧嚷的張飛和羅士信,少了伍天錫和伍雲召,已經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將目光凝聚在伍雲召身上,送他最後一程。

突然腦海中一陣觸電般的酥麻感襲來,陳恬猛地驚醒過來。

希望並沒有完全的破滅,自己還有系統,系統就是唯一救伍雲召的辦法。

「本宿主要使用……」

ps:跪求打賞,跪求訂閱,~_&~

未完待續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