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七十四章 射破敵膽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七十四章 射破敵膽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三日後,襄陽城中。

陳恬正與滿堂文武商議如何加固城牆防禦,一個親兵匆匆入內,上前拱手報告。

「啟稟殿下,呂布引了五萬人馬前來攻打北城門,現在正在城外叫陣。」

陳恬鷹眉一凝,站起身來將目光拋到徐茂公的身上問道:「徐軍師,如今隋軍兵臨城下,調兵遣將孤不如你,便由你來指揮吧。」

徐茂公點了點頭,輕搖羽扇旋即說道:「趙將軍與張將軍,你二人各領五千兵馬,東西出城夾擊隋軍後部。」

「得令1

趙雲和張飛對視一眼,各自答應一聲,揮開戰袍出門點兵而去。

見趙雲,張飛二人接過命令之後,徐茂公又將目光轉移到了花逢春,花榮二人身上。

手中羽扇又是一搖,開口問道:「兩位花將軍了,不知神箭營訓練如何了?」

花榮和花逢春同時拱手道:「箭法大進,已經初步見效果了。」

「很好,接下來就請諸位隨徐某一起去城門上給隋軍火上澆油吧。」

徐茂公胸有成竹地自信一笑,將手中羽扇輕輕落下,對著眾人戲謔地說到。

時過幾響。

襄陽城下,一座軍陣如鐵壁般圍著護城河橫擺開來。

軍陣之中,鐵甲反射著耀眼的寒光,匯成寒氣四射的海洋,槍戟林立如淵,森然肅殺,匯成無堅不摧的氣常

半空之中那一面「呂」字的紅色大旗,在冷風之中如上下翻滾的血潮般獵獵飛舞,彰顯出無雙之色。

那戰旗之下,呂布橫戟立馬,如鐵塔般傲立在陣前,用那傲視天下的目光,冷冷凝視著城樓上的陳恬等人。

兩邊分別是尚師徒與左天成。

赤兔馬幾步馬蹄,呂布慢慢挺出軍陣來,手中碩大的方天畫戟盪開空氣的阻隔,往上一提。直指向城樓之上。

冷峻的目光橫掃一圈,驀地一聲低嘯:「何人是錢塘王,可有膽子回應本將軍?」

冷冰如鐵的聲響顫動著將士的耳膜,皆不自覺地為之一顫。

陳恬滿臉無畏。徐步走到城牆邊上,豪然回道:「孤便是錢塘王1

呂布目光緊緊注視著陳恬,眼眶中火焰迸射,恨不得一戟殺了他,可惜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沉吟片刻。呂布方才冷靜下來,恢復了那難得一見的沉穩,傲然問道:「錢塘王,你今日若是放了我軍中大將麻叔謀,我便讓你再苟延殘喘幾日。」

「好一個苟延殘喘,想不到無雙神勇大將軍,擔心的竟然是麻叔謀這個小人被孤殺了,然後你便會受到楊廣懲戒。」

陳恬冷笑一聲回答,語氣之中滿是**裸的諷刺意味,彷彿在說呂布只不過是貪生怕死之徒。

「錢塘王。我殺你兩員大將,你亦殺我兩員大將,今日我兵臨城下,你放了麻叔謀我倒可以放你再活幾天,然你非但不放,竟敢污衊我大將,是何意圖1

呂布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顯然是正欲發作怒火,由考慮到麻叔謀還在陳恬的手裡,而麻叔謀又是楊廣的代表。

陳恬臉上諷意更濃。清了清嗓子吼道:「呂布,你可知那麻叔謀善吃這孩童之肉,如此慘無人道,你為何還要救他1

「什麼。吃小孩?」

聽到此言,呂布頓時整個人愣在原地,顯然是沒有想到麻叔謀竟是如此敗類。

左天成見呂布愣住,便上前拱手提醒,「呂將軍,休要聽這陳賊妖言惑眾。他說吃人難道就吃人嗎?」

呂布這才緩過神來,朝陳恬怒罵道:「小兒,安敢欺我1

早知呂布不會輕易相信,好在陳恬已經做了兩手準備,朝城下喝道:「呂布,你如若不信,便可回營查看麻叔謀的帳房1

一言未盡,陳恬緊接著說道:「呂布,如今四方起義,隋政權已經是強弩之末,無力回天,你何不歸順孤大陳,以你的神勇,孤絕不會輕看你。」

陳恬公然的招降,是對呂布那不可侵犯的尊嚴,**裸的羞辱,呂布雙目如噴發的火山,怒吼道

「我呸,陳賊你休要再妖言惑眾,就問你一句,放是不放?」

「想要放人,就看今日你有沒有這個本事站在孤現在的位置1

陳恬語氣堅決萬分,既然招降的圈套已經放了,也沒必要再廢話,直接和呂布撕破臉皮。

呂布緊握手中的方天畫戟,指節作響,鐵塔般的身軀一晃,喝令道:「全軍給我過河攻城,第一個登上城樓者賞金萬貫1

「沖啊1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呂布身後的數萬步卒發出震天的咆哮,如一股勢不可擋的洪泉,朝襄陽城狂撞而去。

徐茂公望著這衝來的隋軍,平靜如水的嘴角上揚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

徐茂公手中羽扇反逆風向,輕搖幾下對花榮,花逢春二人說道:「兩位花將軍,讓隋軍嘗嘗這神射營的厲害1

花逢春與花榮對望一眼點了點頭,各自領著三千弓箭手分成兩批站在城牆上。

兩人拔出腰間佩劍,同時高高舉起在半空之中,冷眼望著隋軍利用雲梯爬過護城河。

三千名弓箭手各自拉滿弓弦,綽箭在上,望著兩人高舉的寶劍,只等兩人一聲令下就將弦上之箭狂射而出。

終於目睹隋軍過來了一半將近一萬步卒,兩人眼神之中充斥著凜冽的殺機,手中寶劍疾風般振臂一落。

同時大喝道:「放箭,給我狠狠地射死隋狗1

嗖,嗖,嗖。

瞬息間,無數弦響之聲伴隨著箭鋒劃破空際之音如雷響起。

數不盡的寒光耀射在半空之中,宛如一場天降流星雨一般狂落而至。

在那一瞬間,尚師徒便看出來雙方差距,急忙朝呂布勸道:「不好,呂將軍,敵軍弓箭攻勢太猛烈了,快點撤軍吧。」

呂布卻是滿臉的傲氣,彷彿絲毫不把陳恬放在眼中,冷冷地回道:「剛剛過河豈能撤軍,今日勢必給陳賊一個下馬威1

見呂布態度倔強,尚師徒也不便多說什麼,只能無奈嘆息一聲,退到了一旁。

流矢鋪天蓋地地席捲而來,剎那間,無數鎧甲穿透聲與骨肉撕裂聲響起,一把把林立的槍戟不斷倒下。

神射營經過花榮與花逢春長時間的培養,已經極大提高了箭的力度與準度,此時將命中率提到了最高。

見攻勢猛烈,隋軍想要逃命卻無奈背後卻是護城河無處可躲,只能硬著頭皮扛著箭雨一哄而上。

城樓上第一撥弓箭手箭射完之後,立即退下準備弓箭,換第二撥上前彎弓射箭,如此一來箭矢源源不斷,將戰場整個籠罩在離弦之聲中。

陸續有人靠近城牆,陸續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很快隋軍的反擊就被箭雨完全碾壓下去。

呂布那臉上的自信,也隨之慢慢瓦解,最終被猙獰所取而代之。

正在震驚之時,一騎斥候從後方絕塵而來,奔到呂布面前驚慌失措地報告道。

「呂將軍,不好了,陳軍將領趙雲和張飛帶著一萬兵馬前來偷襲我軍後方1

PS:推薦一下好友的書,《自創系統戰歷史》,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未完待續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