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七十五章 呂布要投降?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七十五章 呂布要投降?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聽到斥候後方的急報,呂布那英武的臉上,神色愈加緊凝,卻遲遲沒有號令撤兵。

左天成見勢不利,呂布又不發令,便急忙上前勸說道:「呂將軍,陳賊陰險無常,我等還是速速回營,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到裴將軍的二路大軍回合在一起,到時候再一雪前恥。」

呂布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尊嚴,決不允許自己退後半步,但這是打仗不是比武,再加上左天成的勸說,呂布只能咬牙切齒地再望了一眼城樓上的陳恬。

眼中怒火四射,卻只能將手中方天畫戟一橫,扭轉馬頭喝令道:「全軍聽令,撤退救援後部1

然而隔著一條護城河,隋軍不斷拚命的往後逃,城上的箭矢卻從未間斷片刻,最後以犧牲五千步卒的代價,才讓隋軍逃了回去,然而陳軍卻未損一兵一卒。

隋軍後部,趙雲和張飛率著一萬兵馬狂沖不停,殺了三四千守兵,見呂布回防,便急忙撤軍回城。

一戰下來非但沒有小捷,反而搭上了七八千將士的姓名,鮮血染盡護城河,隋軍一時士氣低落,陳軍士氣大漲。

經歷了初戰,陳恬對有功之將進行一定獎賞之後,散退眾人各自前去修養兵力,準備來日再戰,自己安排了一些特殊事情之後,在城樓上又巡視一圈。

就在巡視駐防情況之時,一個斥候匆匆奔上城樓,跑到陳恬身旁報告道。

「稟告殿下,城外有兩人說是來投靠殿下,請殿下定奪。」

陳恬目光中流轉著幾分疑色,旋即問道:「那兩人叫什麼名字?」

「回殿下,其中一個彪漢自稱魏延,另外一人被綁在馬上,未曾通報姓名。」

陳恬神色微微一震,給他這麼一提醒。驀然間才想到自己前幾日召喚出了魏延,此時來投也算正常,不過這另外一人又是何人。

「放橋開城門讓他進來吧。」陳恬揮了揮手,派斥候前去放魏延兩人進來。自己也走到城下迎接魏延。

過了良久,城門徐徐打開,走進一騎駿馬。

放眼望去,馬上一騎彪將,只見其身披黑甲黑袍。手中一桿長刀上尚沾有為褪去的血漬,面色武威英朗。

此人便是魏延。

魏延見了當前一人身著龍紫袍,手中拿著一桿流光冥火長槍,全身微微綻放著一股仁義之氣,便料到此人定是錢塘王陳恬。

心中下了判斷之後,魏延立即翻身下馬,走到陳恬面前納首單膝跪地道:「草民魏文長拜見錢塘王殿下。」

「魏壯士果然是慧眼英雄,一眼便認出了孤的身份,還請速速起來。」

打量了一眼魏延,陳恬滿意地點了點頭。親手扶起了魏延,卻並未發現魏延腦後有什麼反骨。

魏延點站起身來,未等陳恬開口,便立即將馬匹牽來指著馬背上被五花大綁之人說道。

「殿下,草民來投特地帶了一個大禮,今日草民途徑襄陽北部之時,見前方戰亂便殺進亂軍,誰知撞到這個人,此人我見他身上有一封書信,拿出來一看竟是呂布和董卓的私信。」

魏延說完之後。陳恬眼神之中閃過几絲意外之情,隨之將目光拋到了這個被魏延俘虜之人的身上。

只見其年紀不過二十六七,一身青衫烏帽干皂靴,渾身散發著一種書生專有的秀氣。

陳恬走到其身旁。問道:「你是何人?」

此人見陳恬走到身旁,非但沒有意外,反而露出了幾分欣喜之色,立即回道:「殿下,我便是那蕭摩訶的姑侄,蕭讓埃」

夜色高升。監牢之中。

麻叔謀坐在牢中,不斷用手伸進咽喉之中,鼓動自己嘔吐,想要把陳恬給他的吃的那顆三屍腦神丹到吐出來,可任憑他如何引誘,都吐不出來。

「唉,難道我麻叔謀就要這麼死在這裡了么,我不甘心埃」麻叔謀一臉無奈之色,嘆息了一口氣又呆坐了下來。

嘆息之餘,走道之中傳來了腳步聲,只見兩個獄卒慢慢走過,還在不停的討論著事情。

其中一人對著另外一人說道:「對了你知道嗎,今天殿下在兩軍陣前招降隋朝廷的呂布,這呂布好像猶豫了,今天又看見一個隋營的人來到王府之中,不知道幹什麼。」

「誰知道呢,今天我們可是打了勝仗,估計這呂布是怕了,想要趁這二路大軍沒到就先投降了吧,所以才派個人來王府。」

另外一人調侃般的回道,話音回蕩在走道之中,也回蕩到了麻叔謀的耳中。

麻叔謀聽到兩人的對話,頓時大吃一驚,顯然沒有想到呂布竟然想要投降陳恬,無奈自己被困獄中無法出去。

突然靈機一動,麻叔謀在地上一邊打滾,一邊大聲叫嚷道:「哎呦,哎呦我的肚子痛死了,我不行了,我肚子痛死了。」

獄卒見監牢之中情況有變,急忙朝聲響傳來的地方跑去,只見麻叔謀一臉痛苦不堪的樣子,滿地打滾。

「不好,這個人可不能讓他出事,快開門把他抬到醫堂去,如果出了事我們都完了。」

獄卒急忙催著另外一人,另外一個獄卒手足匆忙地拿出鑰匙,打開了鎖,兩人同時走進監牢中去。

麻叔謀見兩人走了進來,神色一變,一個鯉魚打挺翻起身來,一記手刀打暈一人,另外一人正欲呼喊之時,麻叔謀又是一拳打暈。

「我呸,就這點本事還想困住老子。」

麻叔謀對著暈倒在地上的兩人,吐了一口唾沫,轉身推門急忙潛逃了出去。

月光泠泠潑灑在街道之上,黑暗之中麻叔謀不斷到處飛竄,接著依稀的月光找到了錢塘王府的所在之處。

麻叔謀見正門有人看守,便找到側邊牆壁,正好尋到一棵梧桐,幾下翻身上樹,一腳踏過朱瓦平穩跳落院內,發出的聲響驚起了幾聲鳥啼。

陳恬端坐在正堂之內,早已聞見外面的細微變化,卻裝作什麼都沒有聽到,留下幾道燭光便虛掩上大門,轉身離去。

「這陳賊如此晚採取歇息,這正堂之內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若是有什麼軍機秘密,我尋來了便是大功一件,還怕以後到洛陽沒有人治得好我么?」

見陳恬離去的身影遠走越遠,最後沒有了蹤跡,麻叔謀思緒飛轉,權衡了片刻,便細步跑上前去輕輕推開虛掩的門,又環視了四周,將門關了回來。

飛步跑到案台之前,麻叔謀迅速左右翻開,卻發現無非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政治文書,翻開書堆之後,突然一封書信呈現在眼前。

遠遠看了一眼信封外面的幾個大字,頓時神色一驚,書信上的那幾個字眼格外熟悉不過,分明地寫著幾個大字。

呂布密函,錢塘王親啟。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