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七十六章 內訌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七十六章 內訌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見到書信,麻叔謀頓時大驚,見四處無人奪過書信拆開一看,只見白紙黑字地寫道。

「今日聽殿下一番話語,便知殿下乃真正明主,楊廣貪贓枉法,**無度,乃十惡不赦之昏君。

左思右想,奉先決定待裴家父子來后找借口卸了他們的兵權,並致之於死地,到時候領兵前來投靠,懇請殿下處理了麻叔謀此人。呂布親筆。」

麻叔謀從頭看到尾,只覺越看越氣,恨不得將手中之信撕為粉末,又核對了一遍字跡,果真無錯是呂布。

便將信封藏到了袖袋之中,冷哼一聲,自言自語道:「呂布狗賊,想不到竟是如此一個吃裡扒外的居然還想殺老子,好在被我發現了,我交給皇上,看你這次怎麼活1

藏好信封之後,麻叔謀將桌上一切恢復原狀,推開房門又潛到月色之下,鬼魅一般悄然無聲地消失了。

陳恬緊接著和賈詡兩人在暗影之中走了出來,相視笑道:「文和此計甚妙,就等著麻叔謀回到隋營了。」

「還是全仗蕭先生的字跡逼真,好戲才剛剛開始。」

賈詡平靜如水的面容上僅僅是微微謙遜一笑,那一笑卻將無盡的陰謀詭計盡現。

次日,隋軍大營。

中軍大帳之中,呂布高坐在帥椅之上,神色卻緊凝在一起,臉上分明寫著兩個大字。

沉重。

昨日初戰未捷,整整損失了七千兵馬,整個軍營士氣低落起來,整個大帳儘是死寂。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這死寂的氣氛,一個親兵匆匆入內報告。

「稟告將軍,麻將軍回來了1

聽到此言,呂布與尚師徒,左天成三人頓時一驚,顯然不在意料之中。

呂布神色之中,先是一瞬驚異閃過。再是浮現出幾分腹疑之色,這麻叔謀怎麼就突然回來了。

「讓他進來吧。」呂布揮了揮手,朝台下親兵命令到。

過了片刻,麻叔謀一臉狼狽的掀帳入內。

見到呂布眼神之中燃起一股無名之火。但是忌憚呂布的神威,只得急忙上前拱手道。

「末將麻叔謀,拜見將軍1

呂布掃視了一眼麻叔謀,開口問道:「麻將軍如何從這襄陽城中逃出來的?」

雖是詢問,語氣卻飽含疑意。彷彿在懷疑麻叔謀是陳恬派來的底。

見自己歸來,呂布神色卻滿是不悅,麻叔謀更加堅信自己心中的想法。

麻叔謀昂首答道:「回將軍,末將趁看守不備,打暈獄卒並潛逃出襄陽。」

呂布冷冷俯視著麻叔謀,厲聲說道:「麻叔謀,這襄陽城防備嚴密,你根本不可能逃出來,你給我說清楚,究竟怎麼出來的?」

麻叔謀已經隱隱將怒色浮現在語氣之中。「末將說了,便是從那襄陽城走出來,有何須再多問什麼1

呂布見其依舊是原話回答,便堅定了自己心中的疑慮,喝道:「胡說八道,本將軍昨日讓陳賊放人,他尚且不放,你不是他送出來的又是如何出來的1

「呂布,你這個兩姓家奴,休要含血噴人。我何曾勾結過那陳賊,倒不像某些人嘴裡說一套,暗地裡做一套1

呂布一番話,徹底讓麻叔謀心中壓抑得火山噴發出來。怒目圓睜地盯著呂布罵到。

呂布被麻叔謀一句兩姓家奴氣得渾身發顫,也爆發了心中的怒火,猛地一拍案台站起身來,劍指指著麻叔謀吼道。

「麻叔謀,你今日有本事再給我說一句試試看,你偷吃小孩。天理不容,你道我真不知道嗎1

麻叔謀嘲諷地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知道那又如何,我乃是皇上的人,董卓尚且敬我三分,你敢動我一毫?」

「夠了,兩位休要再爭執了,如今大敵當前,我等應當團結一致,攻破襄陽才是1

空氣忠瀰漫著刺鼻的火藥味,見兩人劍拔弩張,皆有相戰之意,彷彿隨時都準備扭打在一起,尚師徒與左天成站到兩人中間勸阻。

呂布這才理智下來,深吸一口氣,努力平息自己內心的波濤澎湃。

麻叔謀冷哼一聲,也是將臉側到一旁,不再理會呂布,瞬間又沉寂下來,鴉雀無聲。

又是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伴隨著無數馬蹄聲同時如雷響起,一個親兵飛奔入內。

「稟告將軍,裴將軍帶著三萬兵馬已經來到了陣營。」

呂布聞訊,將什麼惱火頓時全部拋到九霄之外,拍手笑道:「好,終於來了,剛好解了我軍的燃眉之急,快請裴將軍進來1

「得令。」親兵允諾一聲,望風而去。

不一會兒,只見四人掀帳入內,當先一人便是裴仁基,左邊兩人便是裴元紹與裴元福,右側最顯眼之人便是裴元慶。

三人走進帳內並未察覺到那一股濃烈的火藥味,見了呂布單膝跪地拱手道:「末將拜見呂將軍1

呂布繞過案台,將三人扶起,好生說道:「這一路有勞四位將軍了。」

裴仁基抬頭望了一眼呂布,推辭道:「怎敢居功,末將只不過是押送糧草罷了。」

裴仁基抬頭之時,只見其面色焦黃,好似很久沒有吃飽飯那樣全身無力,呂布眼中又是疑色,隨即問道。

「裴將軍為何一臉病態之樣,莫不是在途中染上了什麼風疾?」

「這……」

裴仁基頓時語塞不知如何作答,若是將糧草被宇文化及剋扣的消息告訴呂布,自己則會得罪朝中丞相,若是不把事情告訴呂布,這個黑鍋就落到了自己頭上。

呂布見裴仁基吱吱唔唔,半天憋不出一句話來,心中突然湧上一股不好的預感。

眼神頓時如犀利的刀鋒直指裴仁基,喝問道:「究竟是什麼情況,你給我講清楚。」

裴仁基依舊不敢吐露半字,旁邊的裴元紹與裴元福兩人也是把頭埋了下去默不作語。

呂布見況如此,胸中被壓制的怒火,再次死灰復燃,眼中迸射著幾道殺機,威脅道:「你若再不說,那便按不服從的軍令處置,杖責八十1

「呂將軍休要將氣撒在我們身上,我軍糧草只有三分之一,所以才會這個樣子1

呂布正欲發作之時,裴元慶大聲替裴仁基說出來心中的難言之隱。

聽到此言,左天成和尚師徒同時一臉驚異,「什麼,糧草只有三分之一,那這仗還打什麼,士兵吃不飽哪來力氣上戰常」

怒火交織,呂布嘴角抽搐不停,指節握拳作響,猿臂上青筋暴起。

「老匹夫,安敢亂我后軍,看拳1

呂布登時勃然變色,也不顧青紅皂白,將全部憤怒凝聚在右手之上,一拳劃破空氣呼嘯而過,如猛虎下山般轟向裴仁基。

未完待續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