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七十七章 大水只衝龍王廟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七十七章 大水只衝龍王廟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呂布這一拳滿含憤怒之意,猛地轟向裴仁基。

裴仁基嚇得不知所措,其一是忌憚呂布的官職,其二是呂布的力量豈是自己能抗衡的,事到如今也只能自認倒霉。

「你竟然敢打我爹,看拳1

裴元慶見呂布一拳狂轟向裴仁基,頓時勃然大怒,猿臂猛地一揮,如北海蒼龍一般快猛,狂攪出一陣呼嘯氣流,迎著呂布而去。

兩拳之速蓋過閃電,力道壓過泰山,相對而撞。

砰!

兩個鐵拳轟然相撞在了一起,發出鎧甲擠壓之聲響徹帳房,盪出的氣流掀開了兩人的戰袍。

同時不由自主朝後退了好幾步。

呂布只覺手臂上一陣酸痛傳來,一股無形之力襲入血脈之中,不斷煽動著自己體內的氣息。

裴元慶亦是猿臂一震,不自覺的縮了回來,手指有些錯位的疼痛,體內的氣血不斷翻滾涌動。

兩人相互抬頭看著對方,僅僅一拳之間,就比較出了兩人的力氣居然平分秋色。

裴仁基見裴元慶居然出拳擋住了呂布那鬼神難及的一拳,頓時朝裴元慶呵斥道:「逆子,快給我跪下給呂將軍賠罪1

裴元慶卻是一臉不服氣,冷哼一聲傲視著呂布,嫉惡如仇般地說道:「爹,我們哪裡錯了,憑什麼要在別人面前裝的和孫子一樣。」

「你你是要把我氣死啊1裴仁基指著裴元慶,頓時語塞說不出話來,只得將哀求的目光拋向了呂布。

呂布深吸一口氣,顯然沒有想到裴元慶力氣居然會如此之強,將自己的尊嚴再次折損了幾分。

「檢測到呂布惱羞成怒,智力-10,當前智力下降至51,請宿主注意查看1

襄陽城中的陳恬收到了系統的信息,想都不用想,一定是隋營裡面開始自己人咬自己人了。

呂布雙目斗睜。憤怒的火焰熊熊噴出,殺氣盡數折射出來,喪失理智朝兩旁喝令道:「裴仁基有失軍命,拖出去杖責八十。裴元慶以下犯上,給我拖出去斬了1

此命令一下,眾人皆是一驚,陣前斬將可是兵家大忌。

一旁的麻叔謀見眼前的情況,心中恐慌起來。這更是驗證了之前投降信上的內容,呂布果然要趁機除掉裴家父子,然後獨攬大權。

尚師徒和左天成兩人見況急忙上去求情,「呂將軍,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如今我軍尚且沒有取得戰績就要陣前斬將,怕是軍心要動搖啊,還請將軍三思啊1

聽著兩人的求情,呂布又將目光橫掃了一圈裴家父子。這才有點舒緩開自己內心的怒火,神智稍微恢復了一點。

手中拳頭緊握,咬牙切齒喝令道:「念在你二人初犯和尚將軍還有左將軍求情的份上,今日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各自杖責八十,若是敢少了一棍,我唯他是問1

呂布堅決的下了命令,尚師徒和左天成二人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便退回原地。呂布一揮戰袍重新回到了帥椅之上。

裴元慶本想多說什麼,但看見裴仁基一直如刀鋒般的目光盯著自己,便將湧上喉頭的火焰吞了下去,一聲不吭地被拖到外面去。

啪。啪,啪。

一聲聲軍杖落下聲不斷響起,卻始終沒有半分的哀嚎聲,裴元慶和裴仁基兩人活生生挨了八十軍棍。

八十軍棍打得雄渾有力,兩人已經站不起身來,只得在裴元慶。裴元紹二人的攙扶下回到軍帳之中。

時到正午,兩人一直反在床上,卻到處找不到軍醫,即便找到了軍醫也是推辭繁忙無空。

裴元慶一臉哀怨地對裴仁基說道:「爹,這呂布小兒太不講道理了,我們犯了什麼錯,憑什麼要受軍杖,他還把軍醫都給藏起來了。」

裴仁基卻無奈嘆息一聲,說道:「兒啊,你是不知世態炎涼,如今朝中奸多忠少,呂將軍沒有要咱們性命就算不錯了。」

「爹,咱們在這隋營裡面受著冤枉氣,我看這狗屁將軍不當也罷,倒不如一起去投別處好1裴元慶依舊是一臉不屑地朝裴仁基提議到。

聽到裴元慶此言,裴仁基頓時驚呼,「休要胡說,小心隔牆有耳,到時候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裴元慶笑著搖了搖頭,「爹,我就是隨口說說,如果那呂布還敢這麼對我們,看我怎麼收拾他,對了,我已經叫大姐來看我們了,應該晚上就會到了。」

裴仁基臉上的驚恐這才消散開來,笑道:「翠翠也來了啊,算你小子還有點心。」

一旁的裴元紹和裴元福兩人亦是笑了起來。

襄陽城中,王府正堂。

兩旁文武盡數集結,文有張璞,張昭,徐茂公,賈詡,武有趙雲,張飛,新月娥,花榮,花逢春,高順,鞠義,程咬金,羅士信。

文臣神色之中滿是沉穩,對計謀的沉穩,武將目光之中滿是好戰,對戰爭的熱血。

「報1

一名斥候卻飛奔入室,拱手拜於陳恬跟前。

陳恬一眼就認出了此人便是由馬靈組建專門刺探情報的組織,神行閣中的一人。

「稟告殿下,隋軍營中內應回報,今日裴仁基三萬大軍與呂布合兵一處,但是呂布卻不知為何將裴仁基和裴元慶兩人各自杖責八十軍杖,並不給予其軍醫醫療。」

陳恬拂手一笑,說道:「情報刺探的夠及時,等一下去帳房之中領些賞錢,先退下吧。」

「謝殿下1斥候欣喜答應一聲,退出門外。

陳恬冷笑一聲之後,鷹目如刃,環掃眾將,厲聲道:「如今隋軍已經一步步陷入了圈套之中,諸將都要抓緊時間訓練,決戰的日子不遠了。」

「我等絕不負殿下厚望!」眾將奮然起身,齊聲豪然回應一聲。

陳恬一拍案台,將目光轉移到了徐茂公的身上,笑道:「軍師,魚已經上鉤了,接下來就看你怎麼釣了。」

徐茂公淡然一笑,緩緩的站了出來,渾身散發著一種掌控全局,天下走勢,戰場風雲變化盡在掌握之中的氣勢。

「檢測到徐茂公統籌潛能發動,智力+2,基礎智力98,當前智力上升至100,請宿主注意查看1

徐茂公手中羽扇搖開幾旋飛舞的灰塵,不緊不慢道:「程咬金聽令,命你率兵兩百,今夜潛行到隋營後方,記得救了就放,不得有誤。」

程咬金走上前來,卻是一臉不解地問道:「軍師,你沒事吧,大半夜叫俺老程去那隋營後面作甚?」

徐茂公只是淡然一笑,將玄機都融入在這一笑之中,「天機不可泄漏也。」

程咬金苦笑著吐槽起徐茂公:「行了,行了,你這個牛鼻子老道,就知道賣關子。」

眾人聽了程咬金此言,皆是一笑。

吩咐過程咬金之後,徐茂公又將目光拋到了花逢春和花榮二人身上,喝令道:「花逢春,花榮聽令,你二人各率四千人馬前往攻打新城和南鄉,記得要打著左字旗號和尚字旗號,掩攻即可。」

花逢春與花榮對望一眼,豪然回道:「末將定不辱軍師將令1

吩咐好了事情,徐茂公又將目光重新拋到了陳恬的身上,深邃的眼神之中閃過一道精光,只一拱手淡然笑道:「殿下接下來就等著看好戲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