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七十九章 大決戰的序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七十九章 大決戰的序幕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惡人武亮行兇,卻遇上了徐茂公事先派出的程咬金。

程咬金手中宣花斧的斧鋒化作一道銀絲,捲起漫漫塵霧,如雷芒般耀眼的刺出,撕破空氣,發出刺耳的空氣摩擦聲。

鏘!

金屬碎裂聲響徹原野,火花四處迸射開來,甚至融化了附屬在那枯草上的冰霜,融化的露珠在火光之中摔出萬丈光芒。

武亮手中的虎頭刀直接被震碎,然而鋒刃所指,尚未停息。

噗。

一聲沉悶的骨肉撕裂聲,程咬金斧鋒活生生貫穿了武亮的胸膛,留下一個巨大的血窟窿。

「不好意思,下手重了」

程咬金冷笑一聲,雙臂青筋暴起,同時將力量推到最大,慘叫聲中,武亮整個人被程咬金轟上了半空,隨之重重摔在了地面之上,掙扎幾下便沒有了生息。

「檢測到程咬金殺了綠林強盜武亮,宿主獲得5點君主點獎勵,宿主當前擁有39點君主點,請宿主注意查看1

襄陽城中的陳恬尚未休息,腦海中接收到了系統的信息,便料到了程咬金已經得手而歸了。

程咬金拿起干布,拭去斧上的鮮血,轉而又將宣花斧往地上一放,放射出一股戾氣。

清了清嗓子,朝對面剩餘的土匪喝道:「你們的老大已經被我解決掉了,不想跑的快點死吧」

說到一半,程咬金感覺自己說的有點彆扭,才意識到自己說反了,緊接著又說道:「我呸,你們的老大已經被我解決了,不想死的快點跑吧1

其餘的賊匪見程咬金僅僅三板斧就將武亮斬於馬下。更何況他們這種不入流的賊匪,上了簡直就是無異於送人頭。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以後我們一定會報仇的1幾個賊匪又罵了一句,轉身拿起兵器就跑,其餘人也紛紛效仿。

程咬金不屑的撇了撇自己的嘴角,望著賊匪逃跑的身影嚷道:「真你娘的臭美。打不過還要吹一句牛。」

裴翠翠從刀鋒下擺脫,卻並未感覺到什麼劫後餘生,反而是直接笑了出來。

程咬金聽到女子笑聲,一臉鬱悶的駕馬走近,才發現還有一個女子,就收了大斧撓了撓後腦說道:「妹子啊,這裡危險得很,沒事情的話少溜達,快回去吧。」

裴翠翠望了一眼程咬金。只覺此人越來越有意思,戲謔地回了一句,「你大爺,姑奶奶在這要你管?」

「」

程咬金頓時無言以對。

「多謝壯士相救,翠翠啊,還不謝過這位壯士。」

兩人尷尬之時,裴母從孿呂矗拉起裴翠翠的手朝程咬金簡單行了一禮。

裴翠翠臉上不由得生出幾分紅暈。有點小家子脾氣地挽著裴母的手撒嬌道:「娘,謝他作甚。」

「行。大娘,沒事的話你們就快點走吧,我也要走了。」

程咬金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裴翠翠,憨厚一笑,也忘了問姓名和留下姓名便調轉馬頭轉身奔去。

望著程咬金離去,裴翠翠眼中竟然有些不舍之色。卻依舊沒有說些什麼。

次日,隋營。

月落日升,斗轉星移,夜幕被淺藍色的天際所取代,像一幅潔凈的絲絨。鑲著黃色的金邊。

裴翠翠和裴母兩人駕著馬車趕了一夜,方才來到隋營,一進軍營便直赴裴仁基大帳而去。

兩人掀帳入內,恰好看見裴元慶和裴仁基兩人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裴翠翠急忙上前問道:「爹,弟弟,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被打了這麼重的傷。」

裴元慶見裴翠翠來了,臉上愁緒盡顯,抱怨道:「還不是那個狗屁呂布,明明糧草是宇文化及扣押的,硬把罪名扣在我們的頭上,爹又不讓我造次,就活生生挨了這八十軍杖。」

裴翠翠聽到此言有些著急,卻又見兩人傷勢沒有半分的好轉,繼而問道:「什麼,這呂布怎麼不講道理啊,那你們怎麼不找軍醫來療傷。」

「哼,還療傷,這呂布把軍中全部的軍醫都藏起來了,我看他是故意想看我們出糗1

被裴翠翠這麼一問,裴元慶更加惱火,一拳直接打在了榻之上,的一聲,整個榻承受不了裴元慶的發泄,整個傾斜過來。

裴元慶見床都和他做對,氣得又是一拳乾脆把整個床都打塌了,自己橫躺在地上。

裴翠翠笑著搖了搖頭,慢步出去尋找包裹說道:「行了,還好姐給你帶了葯,等一下姐給你敷上去,以後咱們不理這呂布,不要再鬧事了。」

「還是姐對我們最好,等我傷勢好了,我看誰敢不娶你,我就一錘直接砸死他1

裴元慶傻呵呵的笑起來,卻不知是褒揚裴翠翠,還是挖苦裴翠翠,眾人同時笑了起來。

中軍大帳。

高坐于帥椅上的呂布,手拿著那一道戰書,臉色鐵青陰沉,暗咬著牙齒,幾欲碎裂,讓旁人不敢直視呂布,生怕呂布將氣撒到了自己身上,畢竟裴家父子就是前車之鑒。

呂布怒目圓睜掃視手中的戰書,又將其狠狠的撕了個粉碎,雙手猛地一拍案台怒罵道:「陳恬小兒,膽敢如此猖狂1

尚師徒眼見呂布有點氣急敗壞的跡象,卻不知是什麼東西能讓呂布如此氣憤,忙是出列問道:「呂將軍,那錢塘王說了什麼竟然讓將軍你如此生氣。」

呂布緊握拳頭,一字一頓恨恨罵道:「這陳恬小兒,罵我三姓家奴,挑釁約我五日後在南陽城下決戰,說要將我大軍一團殲滅。」

角落中的麻叔謀盯著眼前這一幕,心中卻暗襯道:「想必這呂布又是在演戲,想要趁機將全軍葬送好投靠陳恬,我得想個辦法才行。」

憤怒之餘,左天成上前拱手提議道:「呂將軍,依我看決鬥也未嘗不可,我軍主力尚存,而且還有他荊州沒有的狼騎,即便他耍花招又有何懼之1

有了左天成的添油加醋,呂布猛一拍案,緩緩的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左將軍言之有理,我軍尚有萬餘的狼騎,何懼這區區淮南步卒!傳我將令,三軍抓緊訓練,五日後發動全軍與陳軍決一死戰1

「慢1

呂布堅決的氣度瀰漫全場之時,麻叔謀卻突然跳出來,無畏地直視著呂布,眼中疑光四射。

呂布不屑的看了一眼麻叔謀,冷冷地說道:「你又有何事?」

麻叔謀冷笑一聲,嘲諷般地說道:「怕是全軍出動有點匆忙了吧,如此一來怕是有人有不軌之心也難以預測了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