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八十章 給我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八十章 給我殺!!!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麻叔謀話中有話,諷刺意味瀰漫在整個軍帳之中。

呂布頓顯慍色,臉上青筋抽動,眼中掠起絲絲驚怒,兩軍決戰在即,麻叔謀此話擺明了是呂布和陳恬有所勾結。

「麻叔謀,你念你是皇上親點的大將,我三番兩次容忍你,你今日竟又想要與我做對,我看你是活膩了1

呂布嗆得得滿腹怒火,右手直接一掌重重拍在了帥台之上,整張桌子瞬間四分五裂轟飛出去。

麻叔謀被呂布的神威又給震懾得不敢說話,連忙退回武將陣列之中。

左天成權衡片刻,上前拱手說道:「呂將軍,我看麻將軍所言也有道理,若是我軍全軍出戰,反被陳軍偷襲了後方,那就腹背受敵了。」

呂布倒吸一口涼氣,又將凝集如劍鋒的目光拋到了左天成身上問道:「那你認為如何?」

左天成估算一番,旋即說道:「陳軍與我大軍決戰,定會舉全軍,相必偷襲的最多不過兩萬,我軍只需讓麻將軍帶兵兩萬放守即可。」

呂布神色飄忽不定地看向麻叔謀又有怒火又有擔憂,最後才決定,「麻叔謀,本將軍命你留兩萬兵馬放守,若是有誤,削首問罪1

……

襄陽城,錢塘王府。

陳恬高坐在王位上,兩旁文武盡數集中。

「殿下,老程我在那隋軍後面救了一個女子和一個婦人就回來了。」

程咬金一臉納悶地上前,拱手將所發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交代出來。

徐茂公輕搖羽扇笑道:「妙哉,如此一來大局可定矣。」

「稟告殿下,呂布已經集結七萬大軍,答應殿下的決戰,將於五日後在襄陽城下集結。」

匆匆的腳步聲響起,又是一員神行閣的斥候入內,上前將情報說了出來。

陳恬點了點頭,斟酌著情報,「七萬大軍。相必呂布定是派麻叔謀率兩萬兵馬防備我軍偷襲他後方。」

「殿下,倒不如給我一萬人馬,我定將隋軍後部擊潰1

魏延上前求戰,眼神之中瀰漫著獵獵的殺氣。如今投靠陳軍尚未建立一點功勛,難得有證明自己的機會,豈可錯過。

陳恬指尖輕敲額頭,沉吟片刻笑道:「文長不必心急,這隋軍兩萬如同虛設。到時候你可直接繞過攻打呂布後部,讓其顧頭不顧尾。」

「如同虛設……直接繞過……」

眾人聽了陳恬此言,眼中滿是迷惑不解,好好的兩萬大軍怎麼就變成了如同虛設。

驀然間,賈詡的眼眸中,湧現出一絲恍然大悟的精光,將目光拋到了陳恬的身上,卻是淡然一笑默不作語。

此時的徐茂公,好似也受到了啟發,撫須笑道:「麻叔謀膽小記仇。中了離間之計,定一口咬定呂布便是反賊,如今分到兩萬兵馬放守後方。」

徐茂公話未說盡,又轉眼望向了張飛,旋即問道:「張將軍,若是你被人用棍打了,卻又得到那個人的棍,你會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我一棍打得他爹娘不認1

張飛沒有片刻的遲疑,直接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說出來之時,卻好似突然明白了什麼。

趙雲最先省悟過來,聞言上前說道:「麻叔謀莫不是準備帶著兩萬兵馬去打呂布,不過他應該沒有這個膽量。如此一來,定是帶著兩萬人馬回京。」

徐茂公點了點頭說:「趙將軍說的不錯,這麻叔謀定會如此,魏將軍到時候只需要繞過即可。」

魏延眼中迸射著幾道精光,頷首點了點頭。

陳恬又將目光拋到了鞠義和高順兩人的身上,飽含深意地問道:「高將軍。鞠將軍,到時候就讓那不可一世的狼騎看看你們的厲害1

「末將定不辱使命,揚我大陳軍威1

高順,鞠義兩人上前拱手豪然回道,無不熱血沸騰,志氣昂揚如火。

「好1

陳恬笑著猛一拍案,豪然喝道:「傳令三軍,做好準備,五日後全軍出戰,給呂布一個迎頭痛擊,讓他知道孤大陳的實力1

……

五日後,寒日當空,風從北來,風中夾雜著殺戮的味道。

風過原野,拍動著一面面赤色的戰旗,如一浪浪的血色波濤不斷在空中上下翻滾。

陳恬引兵五萬全部陣列在護城河前岸,呂布七萬大軍全部陣列在陳軍的對面。

這場大戰一觸即發。

戰旗如濤,刀戟似林,放眼望去,黑壓壓一片,幾有鋪天蓋地之勢。

「陳」字旗下,陳恬一身金甲金盔,全身圍繞著一股王者之氣,座下一騎白色駿馬,手中一桿流光冥火槍奪人眼球。

槍鋒已經慢慢染紅,紅纓隨風飄散,訴說著血海的怨氣。

陳恬身旁又有一道服裝扮者,只見其渾身散發著一種掌握天下走勢的氣場,此人便是徐茂公。

身後站著一個如泰山般聳立的羅士信,兩旁展開依次是張飛,趙雲兩大猛將守護,左右側翼分別是程咬金和新月娥領軍。

數萬陳軍將士的神經緊繃起來,一個個年輕的戰士們緊握了刀槍,如鐵的目光凝視前方的隋軍部隊,彷彿上了場就沒有活著回去的打算。

再看那耀眼的「呂」字大旗下,呂布一身鎧甲紫金冠,座下赤兔馬目光如火,手中一桿方天畫戟充斥著凜冽的殺氣。

身邊分別是裴仁基,裴元慶,裴元紹,裴元福四人。

左右兩邊側翼分別是左天成與尚師徒兩人守護。

身後萬餘狼騎不經意的馬蹄就是揚起漫天狂沙,將整個戰場籠罩。

陳恬鷹眉橫掃千軍,年輕的臉上揚起一抹冷笑,座下戰馬慢慢移到陣前。

手中流光冥火槍在日光的耀射下灼人眼目,槍鋒劃出沙塵的阻隔,慢慢提到胸前。

嘴角微微一動,卻有好似故友重逢般地說道:「好幾天不見了,呂將軍近來可好啊?」

身裹紅袍的呂布,目光冷峻,眉宇間透著一股迫不及待的復仇怒色,聽了陳恬此言,臉上怒色更重一重。

冷絕如冰的目光怒視陳恬,喝道:「陳賊,今日你們在此決一死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1

面對著呂布強悍無比的氣勢,陳恬卻是不以為然地調侃道:「呂將軍何必如此,孤勸你投靠我得了。」

故技重施,兩軍陣前當眾招降,是對敵軍最大的羞辱此言一出,將整個氣氛降到了冰點,也將呂布的忍耐提到了最低點。

呂布眼眶深陷進去如蓄力噴發的火山,五指緊抓方天畫戟,雙臂上肌肉緊繃聲響起。

咬牙切齒地怒視著陳恬,將方天畫戟猛地抬起,附著在戟鋒上的塵沙不斷四處吹散。

「狼騎將士衝鋒!後退者立斬不赦1

PS:推薦一本好友的書,異世帝王系統,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未完待續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