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八十二章 猛將亂斗 三軍狂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八十二章 猛將亂斗 三軍狂殺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常山趙子龍在此,休要傷我主1

呂布一戟橫空落下,寒光一現,斜刺之中探出一把亮銀槍與戟鋒交織在了一起。w?

心知呂布的強悍所在,趙雲出手沒有絲毫的保留,一槍掃盡寒氣出。

「檢測到趙雲進入最強無畏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9,當前武力上升至1o2。」

「檢測到趙雲觸第一重絕境龍膽,武力+3,受到呂布鬼神影響,當前武力上升至1o4,請宿主注意查看1

鏗!

寒氣逼人的槍鋒與殺氣瀰漫的戟鋒瞬間交錯,火花半空四濺。

兩人同時收回武器,趙雲只覺十指一麻,一股霸道的力勁放肆的橫掃自己氣血。

無雙之威,強悍如斯。

呂布怒色重生的面容上卻沒有絲毫的變化,就在趙雲精神一滯時,縱馬回身,畫戟再度襲至,戟鋒撕裂血與霧,狂轟趙雲而去。

「殿下讓開,今日便讓子龍來斷後1

趙雲眼神中滿是視死如歸的堅毅,朝陳恬喝了一聲,手中亮銀槍斜掃開混沌氣流,驚起雷鳴之音迎著戟鋒轟去。

「檢測到趙雲第二重絕境龍膽動,武力+3,當前武力上升至1o7,請宿主注意查看1

陳恬接收到系統的信息,掂量著以趙雲1o7的武力就算打不敗呂布,也絕不會短時間被擊敗,便率著身後兵馬朝後援的裴元慶軍團殺去。

趙雲槍出如龍,一招招如星星點點的銀絲,暴雨梨花般四面八方潑射開來。

呂布見趙雲突然槍法越來越凌厲,每一招都將力道和準度放到了極佳的狀態。

便加重了手中方天畫戟的力度,一戟接一戟掀起遍布殺氣的沙潮,幻化出漫天的幻影朝趙雲揮舞而去。

寒光四射,殺氣亂斬,方圓數丈之間,盡被如刀的殺氣所籠罩。形成一個巨大的氣場,將一切沾邊的事物碾為碎屑。

槍來戟往,五十回合走過,兩人打得難解難分。呂布雖然略佔上風,卻沒有取勝的趨勢,只得不停地咆哮企圖震懾趙雲。

然而並沒有卵用……

後面的裴元慶將壕溝內全部竹刺碾為碎屑,率著數萬重甲兵和步卒爬過壕溝來到了斷層的戰爭之上。

戰鼓聲衝天而起,在「陳」字大旗引領下。陳恬率著五千騎兵狂沖而去。

裴仁基見勢當即鐵槍一揮,大呼:「全軍衝鋒1數萬步卒直接相對衝殺。

兩方兵團席捲出漫天的塵沙,如兩道高可比天的巨浪狂撲而去。

兩股激流無所避免。頃刻間轟然相撞,那一瞬間濺起的血光,掀起了漫空血霧。

數不盡的兵器折斷,數不盡的馬匹倒下,殘肢斷體,兜鍪鎧甲,四處紛飛。

陳恬身先士卒,手中一桿流光冥火槍肆意地吸嗜著無盡的鮮血。

一槍必倒一人。四面八方飛舞開來,掃開一個血的方陣。

裴家父子四人相靠而戰,一路上亦是無人能敵。

殺到深處,裴仁基遠遠望見前方不過五十步之遙的陳恬,便朝裴元慶喝令道:「元慶,此人便是錢塘王,將其生擒1

裴元慶點了點頭,一雙亮銀錘不斷撞開一排排騎兵,如摧拉枯朽那般輕鬆奔向陳恬。

「我乃燕人張翼德是也,裴家小兒與我決一死戰1

正欲殺到之時。只覺一聲如雷鳴般的轟響在耳邊響起,竟然擾得自己心神有些錯亂。

張飛一騎黑鬃馬,手中丈八蛇矛挺起,一矛攜著崩天裂地之勢狂轟而來。激蕩起的氣流瞬間掃開兩旁的小卒。

「檢測到張飛進入最強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1oo,當前武力上升至1o3。」

「檢測到張飛激蠻橫潛能,武力+3,對隋軍造成群體武力-3效果。裴元慶不受影響,當前武力上升至1o6,請宿主注意查看1

「哼,不過區區屠豬賣肉之輩。」

裴元慶冷哼一聲,手中亮銀錘反射著耀眼的銀光,猛地一揮,以正大雄渾的招式迎著張飛而去。

」檢測到裴元慶進入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o2,當前武力上升至1o4。」

「檢測到裴元慶激猛錘潛能,武器相撞之時,武力+3,並有一定幾率將敵將武器震斷,請宿主注意查看1

腦海中兩人潛能狀態狂開,陳恬瞬間將目光拋到數十步之遙外兩人的決鬥。

錘與矛在眾目睽睽之下轟然相撞。

一道火花四處飛射,覆蓋了日光的光輝,一聲獵獵激鳴竟然驚得數丈之內的馬匹全部翻倒在地。

兩把武器同時彈開,張飛雙臂一麻,一股巨力如暗流那般侵襲進自己的身軀,紊亂自己的氣息,若非全力,這一招怕是已經受傷。

裴元慶亦是雙手一松,差點握不住手中沉重的亮銀錘,深吸一口氣方才平定體內的氣血。

「想不到你這莽夫力氣居然如此之大,痛快啊,再來1

裴元慶豪然一喝,手中亮銀錘再次橫掃來周遭的空氣,卷著驚天動地之力狂轟而來。

陳恬見況急忙大聲吼道:「翼德,莫要與其兵器硬拼1

張飛接過一招,心中早已對如何應敵瞭然於胸,呂布戟法又快又狠,而裴元慶的錘法卻很大程度依賴壓倒性的力量。

沉思片刻,張飛手中丈八蛇矛如毒蟒一般,四處看不清招式飛射而來,讓裴元慶不得不回錘防禦。

鐵鎚與與蛇矛不斷在半空中交錯縱橫,刃氣四射,將圍上來企圖偷襲的小卒全部轟飛出去。

五十回合走過,裴元慶力大鎚猛,招招猶如奔雷,張飛粗中有細,招招剛柔並濟,一時間誰也占不到上風。

兩側的左天成和尚師徒見前方戰場風起雲湧,己方軍團竟然還落入的下風,當即率著左右數萬護翼殺將上來。

徐茂公見況,手中羽扇左右一揮,新月娥和程咬金各自會意,帶著左右側翼兵團殺了過來。

命令下達,羅士信提著鑌鐵槍,一臉不解地湊上來問道:「軍師,士信到底什麼時候上場啊?」

徐茂公凝視著兩方軍團相戰,手指不斷掐算著變數,才回過頭吩咐一句:「再等片刻。」

左右兩邊軍團相撞,程咬金截住左天成,新月娥截住尚師徒,各自廝殺成一片,伏屍遍地,血流成河。

尚師徒見了新月娥挺槍來殺,心中暗襯道:「雲召已經戰死,我若再殺其妻,如何對得起九泉之下的雲召。」

當下雙腿一夾馬腹,手中提爐槍斜拖出一片風暴,朝新月娥衝去。

新月娥望見尚師徒殺來,也並無半分畏懼,兩人槍鋒交錯戰成一團,由於尚師徒的刻意放水,兩人斗得旗鼓相當。

左天成見了程咬金頓時怒吼一聲:「手下敗將,來與我一戰1

程咬金心知不是左天成的對手,急忙迴轉馬頭,衝進亂軍之中躲掩起來。

左天成目光緊盯程咬金,一騎狂追不休,不過片刻便追上了程咬金。

「受死吧匹夫1

左天成猛地一聲雷喝,手中金刀撕開空氣的阻隔,吸盡凜冽的殺氣,一刀劈砍而來。

「敵軍休得猖狂!伍雲召在此1

程咬金正欲揮斧抵擋,一聲怒吼響起,一騎白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了過來。

未完待續on_n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