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八十六章 英雄末路 猛將歸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八十六章 英雄末路 猛將歸心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月下兩人含情脈脈的對視,甄宓一句有了,陳恬心中無數情感湧上心頭,交織成一片不知如何形容的感覺。

「甄兒,以後好好養胎,孤也會經常來看你,此子不論男女,都是你我的骨肉。」

甄宓心中隱隱一動,眼神中掠過几絲不易察覺的內疚,頷首點了點頭,陳恬也只是淡然一笑,直接抱起甄宓走回寢房。

紅燭一滅,簾帳落下,羅帳之中,兩人之間再無多言,僅僅是身體上的接觸,一幕春色悄然上演,**聲連夜不休。此處省略一萬字……

南邊星辰入棋盤般的天空之上,帝星之下,一顆星辰折射著淡淡的金光,夜觀星象的徐茂公站立在府邸門前,掐指一算,不禁失色念道:「軒轅帝星附於帝王星下,此乃父子之星也1

……

次日,萬里無雲,日光當空。

王府正堂之中,陳恬容光煥發好似新生一般端坐在王椅上,掃視著兩旁的文武,花榮和花逢春兩人也趕了回來。

張璞拿著事先擬好的文書,走出列來,遞到案台之上說道:「稟告殿下,我襄陽軍隊加上新降的戰俘,總計擁有七萬兵力。」

陳恬拿起文書掃視一眼,點了點頭,旋即又朝一旁的張昭問道:「子布,孤襄陽乃至荊北之地最多可養多少兵力,可供最多兵力吃多少年的糧食?」

張昭上前拱手答道:「回殿下,荊北之地最多可養十三萬大軍,面前儲糧最多可供十三萬大軍吃六年。」

「很好,徐軍師,勞煩你與趙將軍二人抓緊招兵,盡量召集十萬大軍,另外張將軍你與五將軍抓緊操練新兵,準備來日橫掃江東,誅滅杜伏威,簫銑之徒。」

「謹遵王令1

徐茂公。

趙雲,張飛,伍雲召四人各自豪然答應一聲。

陳恬緊接朝張璞令道:「派人將左將軍,尚將軍。還有裴家一行人請到堂上。」

張璞點了點頭,下去派人前去請來戰敗被俘的隋軍將領。

半響之後,左天成,尚師徒,裴仁基。裴元慶,裴元福,裴元紹等人步入正堂之中,卻是一臉的桀驁不馴,絲毫沒有降服的意思。

「戰俘見了殿下快跪1

張飛見六人進入正堂昂立在王位之前,也不問禮也不跪下,當即大吼一聲就要上去動粗。

陳恬見張飛要壞事,便連忙喝道:「翼德退下,孤自有一番打算。」

張飛無奈憋了肚子里的惱火,退到了一旁。喝退張飛之後,陳恬語氣開始變得溫和,朝六人說道。

「六位將軍,如今隋帝已經不得民心,連年戰亂頻繁,孤大陳無往不利頗得百姓支持,今日見六位將軍實乃難得之將,孤有心招降不知汝等意下如何?」

「我左天成生是大隋的人,死是大隋的鬼,絕不侍二主。今日我只求給我一個痛快1

其餘五人尚未說話,左天成當先出列,眉宇間燃燒著忠義之氣,滿腔豪氣視死如歸地說道。

話音剛落。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一個神行閣斥候匆匆入內。

「稟告殿下,楊廣下令誅殺尚師徒,左天成二人家眷,如今已經血洗臨潼關和汜水關,將其家眷斬首示眾。人頭高掛在城門之上警示百姓。」

聽到此言,左天成與尚師徒兩人頓時大驚,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你說什麼1

陳恬將目光望向了賈詡和徐茂公二人,無奈嘆息一聲,雖然如此一來斷了尚師徒和左天成二人的後顧之憂,但卻要害其家人全部斬首,未免太過殘忍了。

徐茂公見陳恬有所不忍,便走上前去朝二人說道:「左將軍,尚將軍,如今隋帝楊廣殘忍無道你們也看見了,難道到了這個份上還要為殺你親屬的仇人效忠嗎?」

二人沉默不語。

良久之後,左天成悲愴豪然地狂笑一聲,「我左天成為跟隨先帝戎馬半生,如今卻落了這麼一個下場,造化弄人!既然大隋已經無力回天,那我也沒必要再苟活於世,只能一死謝忠1

左天成趁斥候不注意一把躲過腰間的寶劍,銀劍出鞘,頸間寒光一現,一道殷紅染紅了半空飛舞的塵埃,隨之湮滅隕落。

左天成寧死不降,即便到了最後家破人亡的盡頭,心中仍然效忠著大隋。

見左天成自刎而死,尚師徒眼神堅凝,沒有半分遲疑,奪過遍布鮮血的寶劍,正欲相繼以死盡忠。

「住手1

伍雲召拔出腰間銀劍,急忙上前一揮,格擋離頸間不到一寸的鋒刃。

擋住劍刃之後,又是直接一記手刀將寶劍打落在地。

伍雲召望著尚師徒,滿腹憤懣與同情地說道:「師徒,如今你我遭遇一樣,當年楊廣殺我滿門兵圍我南陽,今日楊廣派人血洗臨潼關屠你全家,難道你還要執迷不悟為那昏君陪葬嗎1

尚師徒沉默片刻,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食君之祿,必當效忠於君主。」

「大錯特錯!楊廣弒父殺兄,屠殺滿朝忠良,你所效忠的楊堅早已長埋黃土,如果若是再用無謂的犧牲來換所謂的盡忠,那便是愚忠1

伍雲召聽后諷刺著冷笑一聲,鏗鏘有力地全盤反駁了尚師徒內心的所想。

「我……」

尚師徒心中那堅毅的心開始觸動,低下頭來默不作語,顯然肯定了伍雲召所言。

陳恬揣測著尚師徒的心理變化,沉吟片刻,開口說道:「尚將軍,孤明白你現在的心情,所以你不妨多考慮幾日,切勿尋短見,若是不願意為孤效力,孤也不願意強人所難,自會放你離開。」

「謝錢塘王體恤在下。」

尚師徒答應一聲,轉眼望著左天成的屍體,又上前拱手求道:「望錢塘王能好生安葬左將軍。」

陳恬點了點頭,心中早已有了安排,轉而又把目光拋到了裴仁基的身上,問道:「裴將軍,你們是否願意歸順孤大陳,推翻這楊廣暴政?」

裴仁基沉默不語,裴元慶則是走到裴仁基面前叫囂道:「爹,降了吧,這奸臣當道的國,對不起兄弟們的犧牲1

「爹,咱們現在是在襄陽,反正在朝廷也受不到重用,倒不如降了吧1

裴元慶一帶動,裴元福,裴元紹兩人紛紛開始勸說裴仁基歸降。

裴仁基卻嘆了一口氣,滿是苦衷地說:「不是我不想降,只是你娘和你姐姐如今不知所蹤,若是落到朝廷手中,怕是……」

未完待續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