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八十七章 再來一喜,前陳舊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八十七章 再來一喜,前陳舊事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 「爹,我和娘已經回來了。」

裴仁基話音未落,身後熟悉的聲音響起,裴仁基回頭一望,竟是裴翠翠與裴母兩人步入門檻。

「這……這是怎麼回事?」裴仁基望著陳恬,滿眼意外與疑問。

未等陳恬開口說話,徐茂公輕搖手中羽扇,慢步走上前來笑道:「裴將軍,昨日魏文長劫營之時便將令夫人與千金接回襄陽,先斬後奏,還望裴將軍見諒。」

裴仁基頓時恍然大悟,但如今全家都在錢塘王府,而且錢塘王也並未對自己做什麼,還有什麼不降而去效忠昏君的理由呢?

裴仁基當下便率著一家單膝跪到陳恬面前,拱手豪然道:「錢塘王智勇兩全,吾等願為殿下盡駑馬之責1

「檢測到裴家父子歸降,宿主獲得30點君主點獎勵,目前總計擁有274點君主點,請宿主注意查看。」

見裴家父子歸降,陳恬心中舒坦萬分,立即抬手說道:「諸位快快請起,裴將軍,孤還想與你商議一件喜事。」

眾人應聲而起,裴仁基上前俯首問道:「不知殿下要與末將商議何事?」

陳恬撫了撫下顎的須絨,將滿含深意的目光拋到了裴翠翠身上,又轉移到了程咬金身上。

裴元慶見陳恬目光如此,心中登時一驚,「殿下是要娶我大姐當妃子嗎?」

陳恬笑著搖了搖頭,隨即淡然說道:「非也,孤看裴翠翠與孤大將程咬金兩人眉來眼去,料是情投意合,便想與裴將軍商議一下兩人的婚事,不知裴將軍意下如何?」

裴仁基聽到此言心中卻是樂開了花,自己初降,軍心不穩地位不固,如今將女兒嫁給陳軍之中的大將,何樂而不為。

不過欣喜同時。裴仁基卻又有幾分擔憂浮現在臉上,「殿下,只是小女腳大而且脾氣暴躁,怕是程將軍……」

程咬金站出來不以為然地笑道:「這話就不好了。俺老程只喜歡自己相中的,哪管什麼脾氣和腳大,那都不是事。」

陳恬看程咬金沒有異議,便拍案決定道:「那好,這事就由孤做主。三日後你二人便成婚。」

「謝殿下賜婚1

裴家和程咬金一行人同時上前抬手謝恩。

剛剛決定之後,陳恬便命人將左天成收斂,並將血跡抹掉。

一名王府親兵侍衛匆匆入內,拱手說道:「稟告殿下,王府外有兩人自稱周瑜,秦檜,求見殿下。」

「周瑜,秦檜,終於來了。」

陳恬內心又是一陣激動,連忙揮了揮手。示意讓其二人進來。

片刻過後,沉穩的腳步聲開始縈繞在眾人的耳際,同時將視線轉移到門外,在日光斜射之下,院中緩緩走來兩人,慢慢映入眼帘。

只見左側那人一襲綸巾白衣,凌亂而又整齊的秀髮潑灑在挺直的肩膀之上,稜角分明的俊容上五官雕刻得恰到好處,不似女子勝女子。

渾身散發著一種文人雅客專有的氣勢,舉手投足之間無不充斥著淡然的自信。好似一切都在運籌帷幄之中。

此人便是風姿卓雅的周瑜,周公瑾無誤。

再看右側那人一身錦緞,氣宇軒昂,一看便是當過大官之者。眉目之間流轉著讓人猜測不透的企圖,深邃如淵的眼神直勾勾的望著陳恬,彷彿已經看破了陳恬心中所想,只是嘴上不說而已。

此人便是秦檜無誤。

兩人齊齊上前拱手說道:「在下周公瑾秦會之,拜見錢塘王殿下。」

陳恬明知故問地問:「二位起來吧,不知二位是何人士。來孤襄陽有何貴幹?」

周瑜溫雅一笑,淡然若水地說道:「素問錢塘王仁義有道,立大陳之旗幟,扶天下之百姓,草民周公瑾習得一些兵書,妄自菲薄地來王府準備投靠殿下,已盡展畢生所學。」

周瑜一番話語有如滔滔不絕的江水,卻又好似潺潺不止的溪流,謙遜而又自信,聽得人心曠神怡,好不舒服。

徐茂公眼神直射到周瑜的身上,捋了捋下顎的須髯,試探性地問道:「不知公瑾懂得什麼兵法?」

「所謂的孫子兵法之類早已瞭然於胸,真正的並非應當是臨陣應敵而生,不過從言行舉止來看,相必閣下便是大名鼎鼎的小諸葛徐軍師吧。」

周瑜俊容之上掠過一絲笑意,沒有半分的隱瞞,將心中所想直言不諱地說了出來,並看出了徐茂公的身份。

徐茂公滿意地點了點頭,以扇掩面轉身向陳恬說道:「此人胸懷大志,並有非常人可及的本事,殿下當可重用。」

陳恬擁有系統和穿越者的優勢,何需徐茂公的建議,早已對周瑜的本領有多大有過確定。

陳恬再掃視了眼前這個美貌與統率並存的美周郎,笑道:「既然公瑾如此通曉兵法所在,那來日便隨大軍一起東征以顯示你的才幹。」

周瑜聽到陳恬讓自己隨大軍出征的決定,頓時意氣風發,豪然回道:「多謝殿下的知遇之恩,公瑾定助殿下掃平江東1

周瑜退回原地之後,秦檜上前一臉慚愧地拱手說道:「罪臣秦會之見過殿下?」

陳恬為了不讓在場眾人看出端倪,聽了此言故作一臉茫然,不解地問道:「罪臣?此話怎講?」

秦檜揮開袖袍,滿臉悵然地說道:「七年多前,那時殿下年齡尚小,臣便是前朝太子陳深的太傅。」

「陳深……那現如今你又如何淪落至此?」陳恬聽得有些疑惑,追問起當年舊事。

秦檜語氣突然變得滿腹滄桑,緊接著說道:「當年恰逢隋軍全面攻城,皇宮之中竟除了蕭摩訶與太子在城門頑強抵抗,其餘大臣安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以至於隋軍攻入皇城之中。」

「太子被當前隋軍前部將軍韓擒虎帶兵圍剿戰死沙場,蕭摩訶帶著殿下殺出重圍,連皇上也戰死沙場,國庫被盜,皇妃被擄,罪臣與東陽王陳恮無奈之下只能投靠隋國以圖苟活。」

「誰知殿下卻是年輕才俊,打下整個荊州之地,連番擊潰隋軍,重樹大陳旗幟,罪臣與東陽王思慮前來投靠,誰知楊廣發布誅殺令,全部前陳王侯府邸被無情的刀刃染盡鮮血,唯有罪臣一人逃了出來。」

陳恬聽秦檜所言的一切,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原來如今大陳的後人,竟只剩自己孤身一人。

陳恬一拍案台,咬牙下了決心:「想不到孤的崛起,竟會為眾多皇兄皇弟帶來滅頂之災,此仇不報,孤無顏面對諸多亡靈1

「如今戰事未定,你便現在王府與張子布等人共進政事,待孤來日橫掃江東西川,便是進軍洛陽長安,光復大陳社稷之時1

未完待續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