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九十章 唐府夜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九十章 唐府夜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兩拳即將相撞之際,李元霸聽到李建成和李世民的呼喊,好似又想到了什麼。

將半空之中的拳頭猛然一張,如蛛網一般抓住了宇文成都轟然撞來的一拳,再朝自己身體一使勁,卻又覺宇文成都力道蠻橫拽動不得。

李元霸登時心生怒火,雙手緊緊一抓,抓得宇文成都骨骼作響,使勁朝自己拽了過來。

宇文成都力勢盡泄,猶如泥牛入海一般,空空蕩蕩不著一物,只覺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道將自己硬生生拽了過去。

呼的一聲,李元霸將宇文成都拉至眼前不過幾寸距離,望著宇文成都那傲然的目光突然感覺似曾相識,心中無名之火燃氣,雙臂一合夾著宇文成都的手腕,想要將宇文成都手臂扭斷。

宇文成都雙手好似有萬頃之力控住一般,竟然動彈不得,那一瞬間目光驚駭地盯著李元霸,原來自己激起了七年前那晚上李元霸的仇恨。

「元霸住手啊1

李世民和李建成兩人各自拉住李元霸一隻手腕,李元霸這才有點緩過神來。

猛地一放,又將宇文成都整個人推飛出去,宇文成都承受著這如海嘯暗流一般無形的巨力,連忙退了好幾步才停下腳步。

能讓他宇文成都如此震撼的力量,除了當年洛陽城內的羅士信,便是眼前的李元霸。

「怎麼可能……這小子力氣竟然遠在我之上。」

宇文成都喃喃自語,臉上原本的意氣風發早已轟然瓦解,取而代之的是已驚愕到扭曲變色形。

不僅宇文成都如此,宇文化及,林沖,楊廣三人更是不敢相信,即便是那天下第二的呂布,也做不到能在力氣之上壓制宇文成都。

而且眼前的李元霸生得體型瘦弱,身材矮小,面黃肌瘦。不論怎麼看都是一個病秧子的樣子,而力氣竟然大到連宇文成都都不是其對手,那麼結論只有一個。

李元霸就是一個妖物!

拉開李元霸之後,李世民和李建成兩人急忙伏跪在楊廣面前。拱手請罪道:「皇上恕罪,世民四弟容易犯瘋癲的毛病,剛剛實屬無心之舉,還望皇上勿要放在心上。」

「好你個李世民,居然想要趁機行刺皇上。若不是臣子宇文成都護駕,出了什麼事情豈是你們能擔當的!皇上,依老臣看,把這李元霸五馬分屍也不為過。」

宇文化及緩過神來,心中料想李淵竟有如此了得的兒子,頓時心生異意,未等楊廣開口便上前指著被拉開的李元霸咄咄逼人地罵到。

李建成眉頭一凝,旋即開口說道:「還望皇上明鑒,方才是何人自信能夠不損皇上分毫的,若是真出了什麼事情也只能怨那人。」

宇文成都和宇文化及被李建成這麼一反駁。頓時尷尬起來,想要辯解,一時卻不知該怎麼說。

楊廣臉上怒意收斂,沉吟片刻像是再思考著什麼,隨後臉色由陰轉晴撫須笑道:「罷了,不過一個孩子朕又何必為難,朕今日累了,皇后扶朕去寢宮休息。」

「可是皇上」

「怎麼,宇文愛卿對於朕的決定,你有什麼看法么?」

宇文化及不知為何。楊廣竟然放棄了這麼坑殺李家的借口,轉身離去,正欲問時卻被楊廣轉身充滿威脅性的一瞪,頓時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哼。算你們運氣好。」

宇文化及整張老臉氣的鐵青,一揮袖袍轉身氣沖沖地離開。

夜晚,唐國公府。

李淵正襟危坐在主位之上,兩旁依次是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柴紹四人,人人神色緊凝,空氣之中甚至能感受到每個人的呼吸之音。

李淵頓了頓語氣,良久才開口問道:「世民,元霸現在如何了?」

李世民嘆道:「父親,元霸他現在在籠子裡面,剛剛給他餵過東西情緒已經穩定下來了。」

李淵倒吸一口冷氣,好似劫後餘生,「唉,這個孺子,今日幾乎要了我李家的命。」

「父親,好在今日皇上未曾追究責任,不過照當前局勢來看,這大隋里滅亡之日已經不遠了,北方有竇舅父,薛舉,李元昊,完顏阿骨打興兵作亂,劉黑闥和劉武周兩人也趁勢崛起了。」

「而且這邱瑞如今是節節敗退,唯一用兵如神的楊素又身患重病,怕是到死期也不遠了,這高顈手中干有兵力卻無大將,怕是短時間內難以拿下完顏阿骨打,南方的呂布軍團又全軍覆沒,魚俱羅軍團依然僵持,看來我們李家也是時候該崛起了。」

李建成洋洋洒洒一番話,幫李淵徹頭徹尾地分析了一邊當前的局勢,但李淵卻仍然感覺有所不足之處。

李淵隨即將目光拋到了李世民的身上,希望他能有所補充,因為在場之中,李元吉擅長弓射,而且性格太過怪癖粗暴,柴紹雖然有點小聰明,但卻沒有大局觀念,唯有算得上運籌帷幄的只有李建成和李世民二人。

李世民撫須沉吟,斟酌著李建成的一番話語,飽含深意地說道:「如今朝中宇文化及奸雄之心日益顯現,依世民看,日後皇上定會慘遭宇文化及的毒手,我們太原兵力尚有三萬,日後若事變,便統率三軍直接進軍長安城內。」

「二弟的意思莫不是要佔據長安城,然後借著潼關的守勢裂地封王?」李建成一臉不解的問到,卻猜不透李世民真正意圖所在。

李世民似笑非笑地點了點頭,娓娓分析:「大哥猜對了一半,長安地勢相對較低,潼關作為前路的道口,地勢要緊,若是能控制潼關則可拒軍隊於關外。」

分析到一半李世民眼中迸射出幾道精光,犀利的話鋒一轉緊接著說道:「我李家挾持了長安若是即刻打著李字旗號,則下場便很有可能會和李子通一樣,所以進軍長安之後必須扶持新的隋政權,讓這政權名存實亡為我李家所用。」

「待外頭殺得熱火朝天,我大軍靜觀其變,再打著剿滅反賊的口號南下西川徵收錢財,北交西涼購買馬匹,再一舉殲滅北方的割據地主,隨後以騎兵優勢南下,日後若是能一統天下,父親再可令扶持的隋帝禪位於父親,到時候萬事便順理成章。」

李世民一襲順水推舟般的話語,為李淵設計好了藍圖,卻也為自己做好了鋪墊。

李淵臉上的愁雲盡消,頷首贊成李世民的分析,緊接著又看向李建成等人問道:「你們可有什麼異議?」

「此計甚好。」

李元吉和柴紹兩人找不出李世民全局策略的藍圖,便只能跟著點了點頭。

李建成思酌著李世民的策略,總覺得有什麼不對或者是疏漏之處,但卻始終想不出來是哪裡,便也點頭贊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