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九十五章 孫權的盤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九十五章 孫權的盤算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數日之後,武昌軍營。

孫堅端坐于帥椅之上,正默默的看著兵書,面容之上儘是自信霸絕之氣,卻在不經意間,閃爍出幾分不安,不時的向外張望一眼,似乎在等著什麼人。

片刻之後,只聞帳外匆匆的腳步聲響起,孫策與甘寧二人掀帳入內,神色驚慌走上前來就要通報。

孫堅見二人緊張匆忙,暗凝起眉頭,心中好似已經隱隱湧上幾分不好的預感。

孫策氣喘吁吁地說道:「父親,錢塘王總領五萬大軍已經彙集於江夏城內,說是要將我們孫氏連根拔起。」

瞬間,孫堅神色凝固,臉上所有的表情為驚駭所取代。

大堂中,頃刻間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五萬大軍陳恬小兒這是出了全力要進攻我江東之地埃」孫堅喃喃自語,眉頭深深皺成了一個顯赫的川字。

魯肅沉思片刻,像是在掂量著什麼事情,轉而走到孫策身旁問道:「伯符你可打探清楚了陳軍是何人領兵,部將除了原來的人還有何人?」

甘寧眉目緊鎖,說道:「此次除了其原來人馬,還來了隋國歸降的裴家父子,尚師徒和一個魏延,不過最可疑的是又來了一個叫做周瑜的人,此人統領著陳軍將近全部的水軍,目前停駐在赤壁之前。」

「裴家父子有勇無謀,尚師徒心不在陳,魏延和周瑜這二人尚且不得而知。孫將軍,依在下看我軍可先以守為態,探清楚虛實在決策出兵也不遲。」

魯肅分析了一遍敵軍部將,便拱手高聲向孫堅提議到。

孫堅撫著虯須,沉吟不語,顯然如今局勢陳軍處於優勢,令他有些擔憂,然而己方三萬兵馬也不是個小數字,不過敵軍虛實不知也就只有先以防禦為主。

正在孫堅神思之時。孫權上前豪然說道:「父親,想必陳軍合兵一處落腳未穩,我軍若是來一場奇襲先挫其銳氣,則戰勢便又可能發生變化。」

孫權眼中燃燒著熊熊復仇火焰。當初被張遼一箭射中,整整躺了好幾個月才恢復過來,一直想要尋仇卻無可奈何,如今有機會又豈能放棄。

孫權話音剛落,與孫權一向修好的諸葛尚亦上前拱手提議:「孫將軍。末將認為二公子此計未嘗不可以,雖然有風險,但是只要能成功,就能將雙方士氣拉開。」

孫策慢步走到孫權面前笑道:「二弟,你太過於年輕,不懂得這帶兵打仗之道講究的是一個穩字,你的計策固然可以,不過危險性太大,沒必要為這區區一場氣勢上的決勝而冒這麼大的風險。」

「伯符此言有理,仲謀此計的確太過於風險了。而且在下耳聞陳恬身邊有一人名喚賈詡,此人奇謀無數,怕是此策難以瞞過他的算計。」

魯肅權衡著利弊,又分析了一下陳恬身邊的賈詡,不緊不慢說著自己的看法贊同了孫策。

「可是父親,這個機會」

「不必多說了,你經歷了一場大敗心智是成長了不少,不過經驗尚且欠佳,你應當回營多看看一些兵書。」

孫權見兄長和軍中首席的謀士都不贊成自己的計策,一時心急欲要再言。卻被孫堅揮手打斷反而教訓起自己來。

孫權見眾人皆是不贊同自己的計策,氣得一揮袖袍轉身掀帳離去,諸葛尚無奈嘆息一聲,也跟著孫權一起離開。

見兒子灰溜溜地氣走。孫堅滿眼都是恨鐵不成鋼地神色,魯肅看出了孫堅的心思,撫了撫須髯謂然嘆道:「仲謀雖然容易意氣用事,但畢竟也還年輕,日後多吃點苦頭有利於他的成長,將軍你就不必太在意了。」

孫堅沉重地點了點頭。掏出一支令箭看著甘寧與孫策喝令道:「你二人日夜輪流守城與打探情報,不得有誤。」

「得令1

孫策與甘寧對望一眼,回應一聲接過令箭轉身出帳。

……

悶悶不樂回到軍帳之中的孫權,凝望著地形圖負手而立,緊緊盯著地圖西面江夏二字,眼中迸射出冷殘之色,心中暗暗道:「眾人都看不起我孫仲謀,我定要讓所有人知道我不是什麼酒囊飯袋,一天到晚只會空談其說。」

諸葛尚掀帳入內,見孫權一臉鬱悶,便上前勸說道:「二公子不必如此對今日之事耿耿於懷,將軍與魯先生所言也有道理,並非針對公子。」

孫權轉過身來冷冷看了一眼諸葛尚,眼神之中殺機四射,拂手道:「不用多說什麼了,既然沒有軍隊,我自然想好了辦法挫陳軍的銳氣甚至讓陳軍敗退,讓所有人對我刮目相看。」

「什麼辦法?」諸葛尚不解地上前問道,語氣中隱隱透著幾分擔憂,生怕孫權會走什麼極端。

「進來吧1孫權冷笑一聲,拍了拍手向帳外喊了一聲。

諸葛尚回頭看去,聲響未息,迎面走來一個灰袍男子,只見此人身高七尺有餘,面色之上一絲不掛,雙目如冷絕的劍鋒肅殺一切飛舞的塵埃,渾身上下也透著絲絲暗流般的殺氣,每一步都如矯健如若游龍。

身為習武之人,諸葛尚一眼便看出此人輕功造詣不凡,氣息之間又看出此人早已習慣刀光劍影的殺戮。

此人便是名滿武林,為殺不為財,即便是高手見到也要退讓三分的頂尖刺客,人稱雲里劍的雲九霄。

雲九霄沉穩地走到孫權面前,向著孫權一拜,「雲九霄拜見二公子。」

聽到雲九霄的名號,諸葛尚頓時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雲九霄難道說你就是雲里劍1

雲九霄斜眼冷視著諸葛尚,沒有多餘的話語,只是冷冷一笑,形成一股無形的威懾力席捲諸葛尚的全身。

孫權打量了著眼前的雲九霄,滿意地點了點頭,鄭重其詞地說道:「素聞你膽量與功夫了得,你可否潛入這江夏城,刺殺這錢塘王?」

雲九霄喉頭一滾,發出一聲低沉不屑的冷笑,「錢塘王又如何,二公子且侯我今夜子時前去刺殺,定不讓二公子失望。」

「好,若是你此舉能成功,今後好事少不了你1孫權一拍案桌,豪然笑道。

「無需賞賜,只需樹立我雲里劍的威名1

子夜星光零碎,黑幕籠罩萬物。

江夏城,錢塘王軍帳。

陳恬身披鎧甲高坐在主位之上,目不轉睛地看著手中的軍機情報,腦海中破敵之策翻滾如潮。

身旁瓊英為陳恬端上一碗熱茶提神,臉上多了幾分人婦的韻色,關心地勸道:「殿下,夜已深還是早點休息吧。」

陳恬轉眼望向瓊英,見其已經倦意倍生,便淡然笑道:「夫人你先去休息,孤再看看軍情,找找有沒有突破之處。」

「殿下,張將軍有情報求見。」

陳恬話音未落,帳外響起傳令兵的請求聲音,只是這聲音當中卻多了幾分不易察覺的殺氣和冰冷。

頓了頓嗓子,陳恬放下手中的文書向外說道:「進來把情報遞上來吧。」

話語落下,一個傳令兵掀帳入內,手捧情報朝陳恬走來,卻悄悄地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陳恬,目光之中突然迸射出一絲猙獰的殺機。

陳恬尚未察覺,伸手接過情報便令其先行退下,這時,一把寒光耀射的匕首慢慢在傳令兵的鎧甲之中露出了來。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