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九十七章 誰暗算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九十七章 誰暗算誰?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星夜之下,軍機大營。>8_>w-ww.

由於緊急情況,諸將全部彙集在大帳之中。

諾大的帳中,殺氣正洶湧地瀰漫在半空之中,所有人都嗅出了陳恬身上那股堅決得前所未有的殺氣。

陳恬高坐在帥椅之上,將目光拋到賈詡的身上,冷聲問道:「賈文和,今夜孤遇刺,那刺客以為孤已經身亡便匆匆逃跑,料是孫堅明日就會有所舉動,你有何計策不妨直說?」

賈詡雙目微閉,腦海中思緒正在不斷翻滾,臉上卻依舊淡漠如水不起一絲波瀾,拱手淡淡道:「大軍銳氣正盛,孫軍不是對手,若不能刺殺殿下則沒有絲毫的勝率可言,如今既然殿下已死,那全軍就該舉喪撤軍了。」

陳恬低下頭來喉結上下涌動,正思酌著賈詡所言,旋即說道:「大軍可做假死之象,誘敵深入,然後集結大軍一舉殲滅。」

「孫堅即便出軍,我大軍也難以一舉攻下,所以還要一點其他措施才行。」

陳恬話音未落,賈詡話鋒一轉,緊接著補充道:「大軍明日全軍撤退,虛為一路,實為三路大軍,如此一來,孫堅若是不出兵便會錯失大好時機。」

略略懂了一點賈詡的意思,陳恬卻依然有些雲里霧裡的感覺,便開口問道:「賈文和,你有話明說便是,無需繞關子。」

賈詡手中黑羽扇輕搖一番,不緊不慢道:「明日便以殿下重傷為由送殿下回襄陽療傷,殿下明走暗帶兵,孫堅自然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8_>w-ww.」

「孫堅若是要全力出擊,則殿下便可分軍兩撥逆襲,將其截為兩段逐個擊破,再由一上將派兵趁機暗襲武昌便可以讓其顧顧不了尾,至於這武昌的水軍,想必只要修書一封周將軍和張將軍,他們自有打算,無憂矣。」

賈詡一語點明戰略所在。眾將這才終於明悟,熱血已經開始不斷沸騰起來,心思慢慢轉移到了戰場之上。

聽了賈詡整個布局,陳恬一拍案幾。鷹眉如刀望向東面,冷笑道:「明日進行調兵遣將,準備與孫堅一戰決勝負1

次日,武昌城內,孫軍大營。

孫權端坐在主位之上。指尖不斷與桌面摩擦,不時的向外張望一眼,焦急地等待這雲九霄歸來。

半響過後,腳步聲響起,狼狽的雲九霄掀帳入內,快步走到孫權面前拱手道:「參見二公子。」

孫權見雲九霄回來,連忙起身下階,雙手將雲九霄扶起,卻又見其一臉狼狽之樣,神色之中掠過一絲不詳的預感。開口問道:「怎麼樣,事情可否完成?」

雲九霄深吸一口氣,回憶了片刻昨凸笆炙檔潰骸白蛞共渙杴塘王與其夫人皆在,在下一掌打中錢塘王,後來一員白袍大將趕到,在下便匆匆飛射匕而逃,那匕正中錢塘王正心怕是已經不能活了。>8_>w-ww.」

聽了雲九霄此言,孫權臉上的擔憂煙消雲散,雲九霄既然確認匕刺中陳恬,即便陳恬大難不死。那也起碼要重受很重的傷。

兩軍交戰,若是主將重傷,那戰勢便已經決定了一半。

孫權拍了拍雲九霄的肩膀,豪然地笑道:「你做得很好。諸葛將軍隨我前去稟告父親,待本公子回來定對你重重有賞。」

得意的孫權,此刻也顧不得再多想什麼,迫不及待地帶著諸葛尚快步外出,趕著去中軍大營。

中軍大營,孫堅與魯肅還有孫策三人正在商議如何應敵。孫權急急忙忙地掀帳入內。

孫策目光緊凝,見孫權步伐急促便上前問道:「二弟,什麼事如此匆忙?」

孫權看了一眼孫策也沒有搭理,上前走到孫堅面前拱手道:「父親,我孫家崛起的機會來了,錢塘王已經身受重傷不行了1

此言一出,眾人臉色驀然一變,陳恬好端端的怎麼可能會突然被重傷得不行了。

「混賬,休要無禮取鬧,如今兩軍對峙不想辦法加強防守,你反而在此胡說八道。」

孫堅冷靜下來,將孫權的話當作空談,心想著當前局勢的煩惱,目光之中掠過浮現一絲慍色,對孫權一頓斥罵。

孫權見孫堅這副臉色,心中有些不爽,拱手愧然道:「昨日我派刺客雲九霄前去刺殺錢塘王,今日雲九霄歸來說是已經將匕刺到了錢塘王,父親若是不信則可自己去打探情報。」

「刺客二弟,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情,我大軍行事光明磊落,寧願與其決戰一場也沒必要做如此陰險的行為。」

孫策聽到孫權所說,臉上亦是浮現幾分慍色,顯然想不到孫權居然還在暗地裡派刺客前去刺殺對手。

這在他小霸王孫策眼中是絕對不容許的陰險卑鄙行為。

「將軍,軍情急報,出大事了1

孫權正欲轉身據理力爭之時,甘寧驚呼著匆匆掀帳入內,走到孫堅面前深呼一口氣方才平息體內激動的氣息。

甘寧拱手上前笑道:「據斥候回報,錢塘王昨夜遇刺,身受重傷今日率大軍返程襄陽,陳軍士氣一度低落。」

「你說什麼,這錢塘王當真遇刺身受重傷?」

孫堅聽到此言驚得整個人直接站了起來,兩眼中涌動著茫然驚愕的神色,連忙又追問了一遍。

不僅是孫堅如此,孫策,魯肅等人皆是這副表情,唯有孫權一人洋洋得意。

「回將軍,情報千真萬確,如今江夏城內正在不斷撤軍,正是我大軍趁勢反撲的好機會1甘寧語氣堅定萬分,沒有半分遲疑地答道。

這孫權,被稱為孫家最窩囊的笑話的人,居然派刺客成功地行刺了錢塘王,逆轉了整個戰局。

孫權意氣風得冷笑道:「父親,現在你可相信了?」

「好,你做得很好,果然不愧是我孫文台的兒子。」孫堅那慍色一掃而空,滿意地看著眼前的孫權不停誇讚,轉而將目光望向魯肅。

不過冷靜下來眼神之中仍有幾分擔憂,孫堅捋了捋虯須問道:「子敬,如今錢塘王已經身受重傷全軍撤退,你看如何?」

魯肅從震驚之中緩過神來,細細分析局勢,當即站了出來,拱手道:「依在下看,如今錢塘王重傷是實屬無誤了,眼前的機會實屬難得,若是能趁勝追擊,則又可能讓陳軍兵敗如山倒,即便有詐大軍亦可立即撤回,也不會造成太大損失。」

魯肅的一番分析,孫堅再無一絲猶豫,右手按在腰間劍柄之上,長劍出鞘如風,直指地圖江夏所在。

眼眸之中燃氣熊熊烈火,豪然喝令道:「傳我將令,孫伯符,甘興霸你二人帶兵兩萬前往沿路追襲陳軍,孫仲謀,諸葛尚你二人帶水兵五千繞赤壁水路襲擊,其餘軍馬由我親自率坐守武昌以防有變1

「我等定不辱使命1

耳聽著孫堅雷霆般的將令,拋開了一切後顧之憂,眾人無不熱血沸騰,個個戰意澎湃豪然回應。

一戰決定勝負,鑼鼓已經響起。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