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百九十八章 破水軍,鑿你船!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九十八章 破水軍,鑿你船!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時刻近午。

烏雲密布,天幕陰沉,蒼穹如饕餮之嘴,幾欲將萬物吞噬。

浩蕩的江面之上,南風拂起一波波浪潮,暗流翻滾如迴旋。

數百隻大小不一的戰船從東面駛來,黑壓壓的一片如天上不斷席捲匯聚而來的黑雲。

戰船之上,刀戟林立,弓弩四張,殺氣逼人,一面面涌動似火的「孫」字大旗在半空之中不斷飄灑開來。

孫權披甲負劍昂立在船頭,年輕的面容之上燃燒著熊熊的烈火,雙目炯炯傲氣凝視著西方天邊的黑點,彷彿勝負早已是定居。

那弧度剛好的嘴角微微抽搐幾下,隨即勾勒出一抹凜冽的冷笑,「錢塘王尚且被我刺傷,汝周瑜無名之徒也配與我一戰,今日便讓你知道我江東水師的厲害1

江面以西,數十隻戰艦揚帆如大鵬展翅般順流而下,成百上千的游槳不斷劃出一道道浪漩,高聳如山,寬大如江的五牙艦向著孫權的水軍進發而來。

早在數月之前,徐茂公便已經料到了遲早會有今日這一站,於是召集了全荊州有能的工匠修建了那導致當年南陳水軍潰敗的強大殺器,遠近無敵,所向披靡的五牙戰艦。

只不過到了關jin的地方,由於錢財多數支出於與隋軍的戰役,不夠供給打造戰船,就一度停工,後來又有了崔家這個龐大世家的鼎立支持,錢早已不是問題。

主艦船頭之上,周瑜披堅執銳,如瀑布傾瀉而下的黑髮向北飄散,瞳孔之中反射著敵軍那成對的戰船。

然而冷峻的目光如刀鋒那般橫掃千軍,沒有絲毫的畏懼。那眼神,不屑至極,彷彿著數百戰船隻不過是一堆廢鐵朽木那樣不堪一擊。

幾響過後,終於,赤壁之下,長江之上。

一萬孫氏水軍與五千周瑜水軍將整條長江分成三段。兩軍相隔幾里遙遙而望。

孫權以一種傲然的目光,冷冷注視著眼前的陳軍,大戰當前往事種種,不由得浮現於腦海,自己當初如何敗給張遼,還被恥辱的射中一箭成了全軍的笑柄,今日,他終於可以證明自己不是廢物!

腦海之中其他的思緒瞬間一掃而空,剩下的。就是一雪前恥,孫權猛地拔出腰上的佩劍,振臂一揮,豪然大喝道:「諸將士聽令!給我狠狠地將陳軍碾壓在這江水之下1

一聲令下,震天的擂鼓之聲轟然響起,水面瘋狂波動而起,盪開無數的漣漪,數百隻戰船同時啟動。如開山裂地那般排開數不盡的水花狂涌而來。

面對敵軍強悍可比蒼龍的攻勢,周瑜那深邃如淵的眼神之中流轉著餘光。右手緊緊按在佩劍之上,眼睜睜看著敵軍迫近,卻遲遲沒有發號施令。

見周瑜絲毫不為自己的進攻所動,孫權並不知道五牙艦,臉上的冷笑又浮現出來,催促水手將船速提到最快。並不斷朝陳軍狂射箭弩,一時間全軍都如水上的脫韁之馬向著西面撞去。

「檢測到周瑜統領水軍作戰,統率+4,基礎統率96,當前統率上升至100。由於周瑜統率達到100,造成雙方系統各自亂入兩人,稍後將呈上亂入名單,請宿主注y查看1

一百丈。

八十丈。

五十丈。

三十丈。

就在孫軍離陳軍三十丈左右的地方,周瑜陡然間拔出腰間佩劍,耀射著寒光的劍鋒往前一指,厲聲道:「弓弩手射箭,投石機發動,給我一舉蕩平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破船1

瞬息之間,戰船斜側一橫,床身的投石機展露出來,無數弓弩在兩旁的拱洞上架了上去。

「這是什麼鬼東西,不好,快撤退1

望見陳軍突然奇怪的舉動,孫權先是驚愕,緊接著滿臉的自xn被猙獰無比的表情所取代,連忙轉身舉劍喝令三軍撤退。

然而一切都都遲了,箭矢已上弦,寒光流轉的箭鋒如死神的鋒刃,死死的盯住沖涌而來的戰船,如飛蝗般地狂射而去。

箭矢如漫天的銀雨,轉眼之間沖在最前面,毫無防備的一批孫軍戰船上的將士,紛紛應聲栽倒於地。

箭雨未息,一塊塊巨石騰空而起,如隕落的流星一般,發出撕裂空氣的巨響,鋪天蓋地的向著敵方戰船猛轟而去。

,,

戰船破碎之聲伴隨著四處紛飛的兜鍪鎧甲,最前排的戰船要麼被砸沉入江,要麼瞬間亂成一團,鮮血浸入江水之中形成一圈顯眼的赤潮隨波而下。

「孫家小兒,今日定教你不敢小覷我周瑜的威名1周瑜冷峻地望了一眼被打得無力還手的孫軍,手起劍落再次喝令道:「傳令張將軍,呂將軍,走舸突襲1

傳令兵聽到命令沒有片刻的遲疑,迅速四處通報。

正當孫軍前部混亂之時,突然數十隻走舸小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一架架五牙艦后竄出,速度猶若崩雷,反應過來已經劃到孫軍戰船前。

「快射,給我射死他們!不要讓他們靠近半步1

滿臉驚駭到極點的孫權,歇斯竭底地厲聲吼叫,催令著戰船上的弓弩手將目標轉移到靠近戰船的走舸。

「孫家小兒,休要小看我荊襄的水軍,全軍跳水給我鑿爛這狗屁戰船1

呂蒙和張順二人各自揮舞著手戰刀,擋下如蝗而至的一波箭雨,冷笑一聲,當空跳入江水之中。

其餘船上的數百水卒見勢紛紛跳入江水之中,全部箭矢落到水中便如強弩之末失去了威力,絲毫造不成威脅。

這一隊水卒經l了呂蒙和張順二人長時間如地獄般的訓lin,對於水性已經無法用熟悉二字來形容,潛入江底如游龍那樣輕快地游到了敵軍戰船之下,拿出身後背著的鐵具,齊齊開始鑿船。

船面上的孫軍見陳軍潛入水底,想要提起弓弩向五牙艦反射之時,突然整座戰船如劇烈的晃動起來。

孫權急忙一把抓住船邊的靠手,朝船上將士喝問道:「怎麼了回事,為何會晃動得如此厲害?」

幾個從船艙下往上逃的水卒手腳慌張地報道:「不好了二公子,戰船底部被鑿出了洞,水堵也堵不住,已經慢慢往下沉了1

「你說什麼1

孫權身心劇震,好似一道落雷劈在了欣賞,竟覺頭腦一片空白,腳下站立不穩,險些要從台階上跌倒下去。

「我孫仲謀怎麼可能又敗了怎麼可能,這周瑜究妓ng是什麼人,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1

諸葛尚見況急忙上前扶住了孫權,孫權深吸一口氣,勉強站穩身子,眼神如看見魔鬼那般恐懼地望著數十丈之外高高在上傲視全場的周瑜,以滿是不可置信的語氣不停叨念著。

未完待續。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