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章 給我殺進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章 給我殺進去!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武昌城下。√∟,

城前百步之地,無數「陳」字戰旗如浪濤一般翻浪,森森的槍戟和數十台床弩伴隨著一輛狀如危樓的衝撞車緩緩前行,迸射著遮天寒光,瀰漫著漫天殺氣,幾欲將天空映寒。

尚師徒,裴元慶,裴仁基三人凝望著眼前的武昌,胸腔中熱血翻滾如火,身為降將,今日便要借武昌之戰,殺出自己在軍中的威名!

,,

尚師徒手中提爐槍緩緩抬起,身後震天的擂鼓聲響起,眼中殺機凜射,猛地揮下喝令道:「給我把武昌城門,夷為平地1

「殺啊1

一聲令下,震天的殺喊聲響起,萬餘將士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提起手中的槍戟朝城門狂涌而去,最終匯成了一片鐵甲森森的汪洋。

城樓之上,孫軍士卒看著陳軍勢不可擋的氣勢,又想到自己已經是孤立無援,無不是心中戰戰兢兢,握著兵器的手都在發抖,角弓都難以得控。

孫堅身披赤甲紅袍,手提古錠刀,望著狂沖而來的陳軍,滄桑的臉上布滿了濃濃的陰雲,當即一揮戰刀喝令道:「弓箭手放箭!不要讓陳軍接近城門1

經過孫堅這麼一吼,軍心才微微穩定了一點,守卒們紛紛彎弓搭箭,千餘支利箭騰空而起,向著推進而至的陳軍狂撲而去。

尚師徒遙望見漫空的箭矢如雨點般潑灑而下,嘴角慢慢抹起一絲冷笑,一舉鐵槍喝道:「床弩準備,給我仰射城上的孫軍,衝撞車準備攻城1

相隔百餘步,陳軍陣中的床弩也齊齊啟動。一支支弩矢如一群反向的隕星直上城樓,劃破空氣的阻隔發出嗡嗡的破空轟鳴聲,將天地間一切的聲音都吞噬在餘音之中。

半空之中,兩股如海嘯般的箭雨,鋪天蓋地席捲而來,在天空中交織成了一張遮天蔽日的天網。狠狠的射向兩軍陣營。

陳軍的床弩經過大量經費的改造,如今的射程威力已經遠超一般弓弩,很快,孫軍的箭雨就湮沒在了陳軍的弩矢之下。

無數的哀號聲響起,城牆上的弓箭手成排倒下,鮮血從城樓拱台上順流而下,如一道血潮慢慢落幕。

城門之前,利箭俯衝而下,不斷有陳軍士卒。為了推動衝撞車,在前進的路上被射倒在地,裴仁基和裴元慶兩人身先士卒迎著箭雨,鼓舞士氣,與將士們奮勇前行。

一枝箭矢如流星般流轉而至孫堅眼前,孫堅連忙躲閃,卻在臉上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望著城樓下愈來愈近的陳軍。臉色顧不上什麼羞恥,完全變成了鐵青。

「可惡。拿弓來,看我射死敵軍將領1

孫堅咬牙切齒的怒罵一聲,奪過身旁一個士卒的弓箭,怒火重生的雙眼微微的眯成了一條線,瞄準城樓下顯眼的裴仁基,拉了個滿月之弦。

裴仁基正在指揮將士推動衝撞車。絲毫沒有意識到已經暗暗盯上他的那一轉箭鋒。

「給我中1

驀地一聲低嘯,手中弦反彈開來,一道寒光在孫堅雙手間破空而出。

噗!

一聲骨肉撕裂聲傳響,一枝箭矢直接穿破鐵衣,射進了裴仁基的左臂。

「痛殺我也1裴仁基中箭。手中的槍把捏不住轟然落地,哀嚎一聲。

「爹,你忍著1

裴元慶見況急忙翻身下馬,跑到裴仁基身旁將其扶起,看了一眼裴仁基手臂上的箭矢,咬了咬牙直接將箭矢連血拔出。

裴仁基咬住衣襟只是痛苦的嗚咽幾聲,面色迅速被一股蒼白席捲,無力地說道:「為父沒事,快去攻城,切勿錯失良機1

裴元慶點了點頭,轉眼怒視城樓上的孫堅,厲聲吼道:「兄弟們隨我破了這城門,殺了這孫堅老狗1

「檢測到裴元慶進入最強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102,當前武力上升至105,請宿主注意查看1

面對漫天箭雨,裴元慶絲毫不懼,一個亮銀錘如一道鐵幕一揮彈開無數的箭矢,上前一手按在衝撞車的後部,虎軀向前奮力一推,竟是將整個衝撞車的速度迅速提快。

「裴將軍神力啊,兄弟們加把勁1

身旁的士卒見裴元慶神力超凡,紛紛被點燃了熊熊的士氣,齊聲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將衝撞車的威力提到最高。

裴元慶放開另一個錘,面色漲得血紅,手臂上青筋已漲到快要爆裂開來,衝撞車前邊的鐵頭撞錘凝聚著所有人的力量,刺破空氣,捲起血霧塵沙,挾著毀天滅地氣勢向著城門轟去。

整個城門瞬間被撞得七零八散,漫天木屑飛舞如塵。

一聲獵獵激鳴盪起無數的氣流四面八方席捲開來,隆隆的巨響震得兩軍士卒,耳膜都有種刺痛的錯覺。

眼見城門被破開,裴元慶顧不得喘口氣,重新提起地上的兩把亮銀錘,怒聲狂吼道:「城門已破,兄弟們隨我殺進去,斬孫堅者將由殿下點名提拔1

暴喝聲中未盡,裴元慶舞錘如一道銀色的颶風,狂飆而出,撞入亂軍中,將圍上來得孫軍如螻蟻般被輕易成排打飛,裴元慶不斷踏著足下敵人的血肉之軀,撞入了城門之內。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更何況主將強悍如斯。

身後成千的陳軍將士,吶喊聲連天,如決堤的洪流一般,洶湧地從城門破裂處攻入了城內。

遠處的尚師徒見況,雙腿一夾馬腹,手提爐槍散發著凜冽的殺氣,毫不遲疑地狂沖而來大喝道:「將士們,隨我殺入城中,奪一份戰功1

千餘騎兵挾著昂揚如火的戰意,鋪天蓋地的卷襲而出,馬蹄踏開四處紛飛的煙霧,迎著城門殺去。

孫堅目光完全死沉了下來,提起手中古錠刀,猛地一聲巨嘯,率著數千守卒只能埋頭對沖。

亂軍之中,人嚎馬嘶,肢離破碎,數之不清的孫軍士卒,頃刻間撞成了肉泥,不計其數的兵甲衝上半空,交織成一面巨大的血網飛起下落。

尚師徒手中一桿染盡鮮血的提爐槍,槍鋒四面八方橫掃開來,肆意地讓一抹抹殷紅飛旋,一槍下去必倒一人。

孫堅手執古錠刀,刀刃化作寒冷的鐵幕如推磨般狂轟而出,不斷辟出一條長長的血路,將無數的屍首留在背後。

漫空的血霧瀰漫,孫堅和尚師徒兩人在血與肉的地獄之中相遇。

想到自己三萬大軍,如今被錢塘王瓦解開來,更是直接打進了自己的城池之中,一切美夢轟然破碎。

瞬間,孫堅心頭的怒火,如火山般噴發而出,將仇恨全部轉移到了尚師徒的身上,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刀柄,目光之上猶如萬丈鋒刃流轉,指節發出響聲。

「今日我便用你的人頭,來守住我武昌的城池1孫堅暴喝一聲,縱馬射出,戰袍飄散如赤色的閃電,手舞戰刀幻化出紛飛的光影,朝尚師徒攔腰斬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