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零一章 小霸王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零一章 小霸王之威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檢測到孫堅進入最強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3,當前武力上升至96,請宿主注意查看1

感受到那股強大的殺氣,尚師徒劍眉一凝,手中提爐槍施展快如閃電,后發而先至。

孫堅聞見這破空之聲心神一滯,這才知道這敵將的武藝,竟是出乎意料的強悍,甚至自己全力也未必是對手,但是手中的戰刀卻沒有絲毫的遲疑,猛地朝那一道狂撲而來的閃電轟去。

鏗!

古錠刀與提爐槍縱橫一起狂壓而下,火花四處亂射,直震得兩人身軀一震,虎口隱隱發麻,胸中氣血隨之震蕩起來。

「江東猛虎孫文台果然名不虛傳,再來1

尚師徒受了這一刀,登時豪情大作,抖擻了精神,手中提爐槍如墨潑灑,槍影層層疊疊從四面八方的狂掃而來。

「檢測到尚師徒進入奮戰狀態,武力+1,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7,請宿主注意查看1

孫堅見尚師徒槍勢來得洶湧,眼神中沒有半分的鬆懈,手中戰刀鋒刃似雪,盪出旋旋氣流,如狂風暴雨一般的撲向尚師徒。

刀與槍交錯糾纏在一起,只見漫天的火光與流轉的刃氣四處射出,如同形成一個環形的氣場,將無數靠近的小卒震飛出去。

轉眼之間三十回合走過,尚師徒一槍更比一槍打得淋漓盡致,孫堅輸了招式卻沒有輸氣勢,不斷咆哮怒吼朝尚師徒瘋狂揮刀砍去,兩人短時間內鬥得旗鼓相當,難解難分。

裴元慶手中雙錘不斷四處席捲,攜著狂烈的窒息之力,便如無形的巨牆般壓來,讓一切沾邊的孫軍如螻蟻般被輾殺。

踏過一具具屍體,裴元慶雙錘染上一層濃濃的血,雙目迸射著凶獸之光。一直在搜尋著孫堅的所在,終於在那漫天捲起塵沙的氣場之中,發現了尚師徒與孫堅兩人戰成一團。

「孫堅老兒,拿命來1

瞬息之間。怒火如一股暗流悄然焚盡全身,手中雙錘猛地左右一擺,將孫軍的阻隔如同朽木那般排開,盪開無數血浪,銀錘未至。那凜烈如刀的氣勢,已鋪天蓋地的向孫堅壓來。

孫堅只覺背後一股涼意湧上心頭,強力反攻一招逼退尚師徒,轉身望見裴元慶那力拔山兮的一錘,連忙揮刀格擋。

「檢測到裴元慶激發猛錘潛能,武力+3,並有一定幾率將敵將武器震斷,當前武力上升至108,請宿主注意查看1

交手瞬間,孫堅已驚駭的感覺到。吞天食地般的氣壓挾著摧毀一切的力量,向著自己狂壓而來,竟然讓自己瞬間壓抑得無法喘氣。

刀錘在半空之中轟然相撞。

一聲沉悶攸長的金屬轟擊聲,響起在了全城之中,碰撞出的火花蓋過了日光。

古錠刀瞬間被震得刀刃分散,如冰塊轟然破碎紛飛,四處碎刃盪開,孫堅承受不住這強大的一擊,整個人直接被轟飛到半空之上。

「去死吧1

裴元慶怒吼一聲,第二錘已反手迎著下落的孫堅盪出。這一錘使出了十成的力道,幾有開天闢地之勢,錘面所至狂攪塵霧,令神鬼變色。

噗赫。

一聲沉悶的骨折之聲隨著悶哼響起。碩大的銀錘毫不留情的砸在了孫堅的腹部。

孫堅登時胸腔之骨全部破裂,心肺之處全部被震得口吐鮮血,墜下馬來。

尚師徒見勢,血塵之中射出了一道閃電,提爐槍破血霧而出,直接刺在了孫堅的心臟之處。

孫堅仰頭朝天。瞳孔急劇擴散,吱吱唔唔卻再也說不出話來,直至最後一口氣散盡而亡。

孫堅一死,剩餘的孫軍士氣降到了冰點之下,尚師徒趁機帶著大軍狂碾而來,將那一面面「孫」字砍倒在血泊之中,立起那一桿桿威武的「陳」字大旗。

夕陽已至,如血的殘陽照亮了赤壁下的那一江血水向東滾滾而流,而照亮了武昌城那城牆之上的鮮血向下緩緩而淌。

江夏通往襄陽的官道。

陳恬身披紫金龍鱗甲映著那一抹殘陽,卻反射出不同的殘陽,手中仗著一桿流光冥火槍上瀰漫的殺氣含苞待放,座下一騎踏雲烏騅馬緩步慢行,年輕的臉上是讓人猜測不透的神色。

一萬大軍緊隨其後,一路浩浩蕩蕩的趕往所謂的襄陽而去,槍戟卻不時的晃動。

「檢測到呂蒙陣斬諸葛尚,宿主獲得5點君主點獎勵,宿主當前擁有264點君主點,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尚師徒陣斬孫堅,宿主獲得5點君主點獎勵,宿主當前擁有269點君主點,請宿主注意查看。」

腦海中接收著系統的信息,那稜角分明的嘴角上慢慢揚起一抹冷笑,「看來兩處都已經打贏了,錦帆賊和小霸王,只是不知你二人現在何出。」

大軍持續緩慢趕路,天色漸漸暗淡下來。

前方道路漸漸清晰,穿過前方山谷,就將進入襄陽地帶,到那之後,即便孫策想追也追不了了。

兩旁林間幾陣微微竄動聲響起,尋常人聽不見,陳恬卻早已捕捉在耳中,只是默不作語假裝不知道而已。

突然只見,兩旁山上衝殺出兩彪兵馬,如兩股潮流迅速彙集成一團。

百步之外,一座軍陣橫於道口,如鐵壁般封住了去路。

突然豎起的那一面面「孫」字的金色巨旗,在朦朧的月色與殘留的夕陽中獵獵飛舞,彰顯著霸王之氣。

陳恬與急忙勒住座下踏雲烏騅馬,抬手一擺,讓全軍停下來。

放眼望去,只見敵陣之中當先一人身披獸頭赤金鎧,座下一騎踏雪烏騅馬,背掛一襲赤金袍,手中挺著一桿粗大的銀槍,渾身散發著獵獵的英氣。

此員霸氣驍將便是霸王重生孫伯符!

身旁一騎黑馬,座上之人身披花甲,鳳翅盔上兩邊各插一支鳥羽,手中一把長刀赫然顯眼,腰間鈴鐺不斷隨著林間飄逸而出的冷風叮噹作響。

此員驍勇之將便是錦帆賊甘興霸!

萬餘軍隊瞬間將陳軍當頭攔住,孫策一夾馬鐙,上前幾尺昂首斜視前方的陳軍,冷冷喝道:「前路的陳軍,若是知趣便下馬棄戈投降,休要讓吾將爾等盡數戮殺在這荒野之上1

那一聲低喝,透著一股目空一切的傲氣,彷彿眼前的陳軍,在他槍下統統都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陳軍將士竟然被這一喝驚得微微一顫,甚至在小霸王的威武之氣下,被震懾得皆不自禁的退後一步。

陳恬深吸一口氣,心中暗襯道:「小霸王之名,果然名不虛傳,光這非凡的氣勢便足矣震懾萬人,不過那又如何。」

雙腿一蹬馬腹,陳恬亦是上前幾尺,手中流光冥火槍直指孫策,絲毫無畏地豪然喝道:「孫伯符,孤便是錢塘王,就憑你這一丁點人馬,怕是根本碰不到孤一根毫毛1

PS:秦瓊守的是武陵,不是江陵,青衣筆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