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發個單章,讓大家看一下主次系統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發個單章,讓大家看一下主次系統的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斥候的通報,頓時讓眾人為之一驚。

夏侯淵出兵豫章,這就說明蕭銑已經和杜伏威結盟準備對抗自己,陳軍便很可能陷入兩線作戰的窘境。

江東杜伏威雖然面臨魚俱羅十萬大軍的威脅,但是鄧艾一直採取不抵抗撤兵策略,所以主力大軍基本無損。

然而本次出兵可以真正用上戰場的也就只有四萬多一點的軍隊,如果還有分一部分前往荊南對抗蕭銑,則進軍江東的實力則是大幅度減弱,很可能導致無功而返甚至被反攻。

雖然陳恬手中還擁有召喚系統,可惜巧婦無米難炊,即便能召喚出牛X人物,卻換不來千軍萬馬,要知道武力再高,在軍隊面前也是枉然。

「我大陳大軍壓境,杜伏威定是感覺到了威脅所以才會請援蕭銑,蕭銑明白唇寒齒亡的道理,料到我軍掃平江東不日就會南下,於是就派夏侯淵出兵衡陽。」張遼一眼看出了其中的原因所在,上前拱手說道。

陳恬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轉而將目光拋到賈詡,魯肅二人身上,開口問道:「如今南面再起一軍,諸位有何看法不妨直言。」

台下基本都是清一色的武將和統率,真正算得上智囊的,眼前只有賈詡和魯肅二人。

魯肅聽到此言黯然低頭不語,陳恬知道魯肅還沒有完全歸心,要他出謀有點勉強,所以也沒有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賈詡則是輕搖黑羽扇,深邃如淵的雙眼中流轉著與幾道餘光,腦海中思緒如潮水不斷翻騰,驟然間氣勢一變,那看破本質的精光在不經意間閃過雙瞳,卻並未多說什麼。

陳恬知道賈詡已經有對策了,只是自己不問就不答而已。

少頃,陳恬皺著眉頭,如刃的目光看向賈詡,開口問道:「文和。

你有何計可退蕭銑大軍?」

賈詡卻半點不慌,拱手淡淡道:「杜伏威目光短淺,蕭銑眼高手低,區區三萬兵馬。既然可以應杜伏威而出,卻為何不可應殿下而退?」

陳恬劍眉暗凝,賈詡顯然話中有話,沉默半晌后明其意卻不得其根本,回了一句。「文和此言何意,但請明說。」

賈詡手捋長須,深陷的眼眶之中迸射出一絲詭絕的精光,冷笑道:「殿下當可威脅蕭銑,若是蕭銑大軍逼得自己撤回荊州,則下一步便以救徐元直為由直搗交州,杜伏威顧首難顧尾,則蕭銑……」

說道一半,賈詡斷言笑而不語,言下之意已是再明了不過。

陳恬表情緩和了幾分。緊接著問道:「不過話說回來,文和你認為孤該派何人前去豫章與夏侯淵談判?」

賈詡沒有回答,神色依舊是淡漠如靜水而不起一絲漣漪,雙眼微閉凝視著陳恬,擺明了是要陳恬親自帶兵前去。

「子龍,翼德,你二人火速點齊輕騎兵千餘騎,今日星夜隨孤一起南下豫章,不得有誤1

沉吟許久,陳恬方才會意一聲令下。隨機昂首將目光斜拋向南方,那張年輕的臉上揚起一絲冷笑。

「蕭銑,你就浪吧,來日孤定奪你交州之地1

三日後。陳恬與張飛,趙雲三人領著兩千輕騎兵一路狂奔趕到了豫章城下。

正午。

烏雲遮日,天地肅殺,一股無形的威懾力流轉在蒼穹之上。

豫章城西北,「陳」字王旗,迎風飛舞。

傲氣如虹,兩千陳軍輕騎兵列成一道鐵壁,肅立在城前,狂潮巨浪般的殺氣,匯聚於只有瑟瑟秋風的沙場之上。

趙雲和張飛兩人各自披甲提著武器,簇擁在陳恬身旁,滿目戰火燃燒,隨時準備上陣拚命。

陳恬身披紫金甲,手提流光冥火槍,正眯著眼睛,以一種傲然的目光,冷冷注視著眼前的豫章城。

城牆之上,那一面「夏侯」大旗如熊熊燃起的火焰,獵獵飛舞在半空之中訴說著鐵血。

片刻過後,對面的城門也徐徐打開,數千蕭軍聞訊出城,向著陳恬如烏雲壓地一般推進而來,止步於兩百步外。

前方處,數騎人馬飛奔而出,夏侯淵與龐萬春,吳用,夏侯惇三人,前來陣前與陳軍對峙。

陳恬放眼望著前方四人,便向系統悄悄發送了信息:「幫本宿主檢測一下眼前這四人各自為誰。」

「正在檢測中當先一人便是夏侯淵,左側之人是吳用,最右側之人是龐萬春,右側之人是夏侯惇。」

「檢測到夏侯惇四維,夏侯惇四維如下,武力:93,智力:70,統率:82,政治:59,請宿主注意查看。」

「嘶,想不到夏侯淵把夏侯惇也帶出來了。」陳恬倒吸一口冷氣,心中暗暗思襯著。

夏侯淵身披黑甲,坐胯黑鬃馬,手提一柄黑桿長刀,猙獰冷峻的臉上閃過一瞬不屑,朝陳恬喝問道:「爾等是何人,為何打著陳字旗號?」

陳恬望向了夏侯淵,手中血槍一挺震散出紫纓飄散在冷風中,厲聲回道:「孤便是錢塘王,眼前的可是夏侯將軍,夏侯妙才?」

聽到眼前此人便是錢塘王,夏侯淵先是茫然,轉而打量著陳恬的穿著打扮倒也符合,鷹目中掠起了一絲興奮與驚喜,喝問道:「我便是,不過錢塘王汝知此乃我軍之地,你來這裡卻是為何?」

陳恬冷笑一聲,神色猛地劇變,一字一頓地反問道:「孤與蕭將軍交往甚好,如今突然出兵豫章,是何用意1

「笑話,沒有永遠的盟友,只有永遠的利益,想不到你竟然會如此傻地送上門來,今日就休怪我擒了你來請功1

望著陳軍的部隊只不過千餘人,不屑的一番嘲諷過後,夏侯淵眼中精光四射,手中的戰刀緩緩地抬了起來,直指陳軍準備一聲令下將其生擒。

「哈哈,夏侯淵,你道孤敢來,孤就不走不了么1聽到夏侯淵明言要將自己生擒,陳恬突然狂笑起來,笑聲回蕩在空曠無際的沃野之上。

一身道服打扮的吳用目露疑色,瞟了一眼陳恬身旁的兩員驍將,表情上中投射出幾分意外,憑藉著鎧甲武器,斷定出來此二人定是人稱萬人敵的張飛,趙雲。

吳用將背微微一彎,側到夏侯淵的耳旁提議道:「夏侯將軍,這錢塘王既然敢來便必定有了充分的準備,依在下看倒不如先看看他究竟來此有什麼目的,再做決定也不遲。」

夏侯淵覺得吳用此言有理,點了點頭又看向了眼前正滿臉自信的陳恬,聲音一沉喝問道:「你究竟來此地有何目的?」

陳恬神色平定下來,雙腿一夾馬鐙,在趙雲和張飛保護下縱馬上前幾步,手中血槍上耀眼的槍鋒直指夏侯淵,緩緩地吐出一句話來。

「孤是來威脅你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