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零七章 賭箭決勝負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零七章 賭箭決勝負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孤是來威脅你的。」

陳恬目光如劍鋒般犀利地望著夏侯淵,果斷的將話說了出來,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威脅我好大的口氣,那我倒是汝是如何威脅我1夏侯淵等人皆是冷哼一聲,顯然沒有把陳恬放在眼裡。

陳恬也不把夏侯淵等人放在眼裡,傲然喝道:「孤今日來告訴爾等一件事,若是爾等真要出兵阻孤伐吳,那麼孤便撤回荊州整頓兵馬一舉南下蕩平你交州的一干狂妄之徒。」

霸氣無道的話語回蕩在夏侯淵等人的耳膜之中,陳恬看出了他們仍以為自己有餘地迴旋,話鋒一轉,緊接著說道:「爾等也無需再想什麼江東杜伏威之徒了,如今隋國掃南元帥魚俱羅已經打得杜伏威節節敗退,還指望他會派兵來救你們?笑話1

夏侯淵等人聽了此言,雙手緊握著手中兵器不斷作響,對其傲然的態度感到十分的惱火,但陳恬說的的確沒錯,一旦陳軍撤退轉而劍鋒指向交州,那麼交州很可能就會戰敗。

未等其餘人做出反應,夏侯惇一襲黑甲,手中握著一桿長刀,上前喝問道:「說了這麼多,你究竟想要搞什麼?」

「做什麼?很簡單,爾等退兵,將徐元直毫髮無傷的送回孤的陣中,不然孤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和爾等死磕到底1

陳恬喉頭一滾,發出一聲低沉不屑的冷笑,語氣卻是那般的堅決,絲毫不給夏侯淵退讓的餘地。

「可惡」夏侯淵咬牙切齒地瞪著陳恬,卻無奈不知道說什麼和陳恬據理力爭,只能強行咽下心中那不甘之氣。

吳用遙望著陳恬,心中亦是十分震驚,想不到這個年輕人竟然有如此見勢將優勢的蕭軍貶得無話可說。

驀然間,吳用眼中掠過一絲精光,尷尬的臉上重新又揚起一抹冷笑。策馬近前,附在夏侯淵耳邊細細道:「將軍,如此我軍便可立一奇功1

夏侯淵越聽越興奮,滿臉的怒火瞬間煙消雲散。轉而上前朝陳恬喝道:「錢塘王,你要我軍退兵也不是不行,只是你敢不敢與我大軍賭一場1

「賭,又是什麼鬼把戲?」陳恬聞言有些疑色,不過身邊有張飛趙雲二人。諒他也不能玩出什麼花樣。

劍眉一凝,沒有片刻沉思,便斬釘截鐵地回道:「孤縱橫沙場多年,賭又何不敢,你說怎麼賭?」

見陳恬答應上鉤,夏侯淵臉角閃過一瞬陰險的冷笑,轉而笑道:「素聞錢塘王手下將領有萬人敵之勇,今日我軍中大將便想與貴軍大將切磋箭術。若是你贏了,我軍速速撤離豫章,秋毫不犯地退回交州。並將徐庶奉還。」

「不過若是你們輸了的話,我軍照樣撤兵,你要將荊南衡陽等數十城割給我軍。」

夏侯淵語氣變得傲慢異常,目空一切地朝陳恬冷笑著說道,不過要割荊南之地卻讓陳恬頗有些意外。

荊南是陳恬一直作為屯糧養兵之所,若是割給了蕭銑,則戰鬥力會損失一大半,不過如今已經答應了比試,陳恬也沒什麼好說的。

深呼一口氣,陳恬打量了一眼敵方陣容。龐萬春曾一箭射倒史進,兩箭射倒歐鵬,夏侯淵一箭射中四枝箭的中心。

再看了一眼自己陣容的張飛和趙雲兩人,張飛箭術也就馬馬虎虎。趙雲彎弓搭箭江上射斷纖繩,所以應該不會弱於夏侯淵和龐萬春兩人。

陳恬已經明白了夏侯淵的意圖,無非是想借著箭術比試,想要輕易從自己手裡奪過衡陽等郡。

正當神思之餘,夏侯淵已經命人在城牆旁安置了一個架台,中間以一根細繩掛起一枚大的圓形方孔錢。看上去孔大約為一寸上下。

「在下就先獻醜了1

夏侯淵撥馬上前,佇馬昂立在銅錢七十步外,掏出背後的一枝羽箭搭在弓上,濃眉一緊,目光緊凝在七十步外的銅錢孔上。

眾人都齊刷刷地盯著夏侯淵,張飛諷笑道:「七十步外如此小孔,便不信這夏侯淵能射得中。」

夏侯淵嘴角微微抽搐,雙臂青筋暴起,手中二石鐵弓拉了個滿月,肌肉緊繃聲不斷響起。

「給我中1

夏侯淵驀地一聲低嘯,虎指驟然鬆開,箭矢離弦而去,如流星般射向銅錢。

呼!

沒有撞擊聲,只聽得一聲空氣呼嘯聲,那一支箭竟像是長了眼睛般,不多一毫,不少一毫,剛剛好射過了銅錢中間的方孔。

「好厲害的箭術……」

張飛目瞪口呆地望著夏侯淵,蕭軍見夏侯淵一箭射過銅錢,頓時歡呼起來。

夏侯淵收起鐵弓,對自己的箭術滿意一笑,回頭朝陳恬等人笑道:「獻醜了,接下來便請錢塘王來展示你那精絕的箭術吧。」

夏侯淵刻意將精絕二字加重了語氣,滿含挑釁地朝陳恬說道。

陳恬自己根本沒有拉弓射過幾回箭,更別談射一個小小的銅錢,便將希望寄托在了身旁兩員大將身上。

「要是斗將,我完全可以拿下夏侯淵,不過這個箭術我不過關。」張飛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立即斷定自己箭術和夏侯淵不是一個檔次的。

陳恬見張飛一口否決,便將目光轉移到了趙雲的身上。

趙雲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對夏侯淵箭術的驚異,但轉瞬之間便消逝開來,縱馬上前拱手道:「夏侯將軍,若是讓我家殿下來比箭術,怕是驚嚇到了你們。」

一語未盡,趙雲眉宇之間充斥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剛毅自信,緊接著說道:「小將趙子龍略懂箭術,願與夏侯將軍一試高下,不知夏侯將軍可否賞臉?」

「趙將軍請便。」夏侯淵有些猙獰的臉上儘是不屑,不以為然地回了一句,絲毫沒有把趙雲放在眼裡。

趙雲回頭與陳恬對望一眼,陳恬微微點頭,拂手道:「去吧,讓他們看看你的厲害。」

將手中的銀槍往泥土裡一插,趙雲換上馬鞍側位上的二石七星弓,在眾目睽睽之下,策馬昂立於銅錢七十步外。

瞬息之間,天上烏雲消散,日光映射下,趙雲一襲白馬銀槍灼人眼球,白袍隨風散開,反手伸向背後箭筒,順勢搭上一枝羽箭,弓上銀弦被趙雲輕描淡寫般地慢慢拉成滿月。

那冷絕如冰的目光如鷹眼凝視著前方黃耐錢孔,視線隨之慢慢上移,定格在那細細的纖繩上。

纖繩不斷搖曳在風中,一刻都沒有停下來,在某個瞬間,趙雲眼神突然變得深邃而明透,冷峻的面容上卻不起一絲波瀾,傲然說了一句話。

「看我射斷那細繩1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