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百零八章 誰說我輸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零八章 誰說我輸了?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 聽到趙雲冷絕的話語,吳用,龐萬春等人紛紛聚目諷刺道:「哼,還想射細繩,我看他是存心想要輸吧。∵八∵八∵讀∵書,.↗.▲o」

「去1

正當眾人議論紛紛之時,趙雲一聲低嘯,寒光幻化出一道殘影,瞬間凝結在眾人瞳孔之中。

伴隨著一聲弦響,趙雲猿臂一松,手中的羽箭如雷芒般射了出去。

晃當!

沒有多餘的雜音,瞬息之後,一聲清脆的撞擊聲響起,這一枚銅錢搖搖晃晃如脫線的風箏,掉在了岩石上發出聲響。

趙雲一箭不偏不倚,直接射斷了那根細細隨風飄蕩不止的纖繩,而那箭鋒也陷入了城牆之中。

「這還真讓這小子辦到了。」夏侯淵原本不屑的表情,瞬間驚變喃喃自語,不可置信看著眼前的一幕。

張飛和陳恬二人則是驚喜萬分,趙雲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七十步外一箭射斷纖繩,這份難度遠超夏侯淵射中方孔。

吳用那張灰白的臉,則是凝固石化,眼神頃刻間湧現了慌意,要知道若是輸了,就什麼也撈不到了。

「孤的大將趙子龍,似乎箭術還要超過夏侯將軍幾分,現在還請夏侯將軍按照賭約將徐元直交出來吧。」陳恬冷笑著得意地朝夏侯淵說道。

被陳恬一說,夏侯淵這才回過神來,壓制住震驚之色,暗暗咬牙切齒,目光之中隱隱燃起幾分無可奈何的怒火,想不到萬人敵的趙雲居然還有一手神箭手的箭術。

儘管夏侯淵惱火,他卻不得不承認他輸了的事實,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若公然食言,傳言出去他的顏面將何存,而且陳恬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可是若是今日撤軍並將徐庶還給陳恬,他的面子一樣不保,回去還會遭到蕭銑的怒叱,來日陳恬一樣會威脅到自己。

一時間,夏侯淵低下頭緊握著手中的戰刀,卻遲遲說不出半句話來。

「哈哈,趙將軍果然是箭術超群,可惜卻不知道能不能贏過我手中的這把弓1

夏侯淵左右為難,這時一聲狂笑聲響起,笑聲毫不掩飾諷刺與不屑,眾人目光齊刷刷地望了過去,笑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吳用身旁的龐萬春。

只見龐萬春縱馬奪過強弓上到兩軍之前,冷笑著向趙雲喝問道:「在下便是人稱小養由基的龐萬春,趙將軍可敢與我一比箭術高下?」

「有何不敢,龐將軍儘管使出本領便是,子龍也不會手下留情的。」趙雲根本不屑於龐萬春的威勢,因為他從來沒聽說過什麼小養由基的名號。

張飛聽到龐萬春自報的名號,忍不住捧腹笑道:「這年頭真是什麼人都敢把古人的名號往自己頭上套,若你是養由基,那爺爺我便是蚩尤再世。」

陳恬眼中迸射出不解,看著眼前的龐萬春,那是深深的疑惑之色。

龐萬春為方臘手下第一神箭手,然而戰績卻僅僅是一箭射翻史進,兩箭射死歐鵬,之後便憋屈地被盧俊義大軍剖心而死。

然而小養由基的名號又豈是隨便可以叫的,夏侯淵都自嘆不如趙雲箭術,龐萬春卻敢上前來挑戰,這便說明龐萬春的箭術絕對不低於夏侯淵,甚至可能超過了趙雲。

命人將銅錢重新掛了上去,龐萬春策馬退至銅錢一百步之處,鐵塔般的身軀執弓傲立,絲毫不為外界一切因素所動。

「今日我便於此百步之外,連射兩箭,第一箭如趙將軍一般射斷纖繩,第二箭在銅錢尚未落地之時,箭鋒貫穿銅錢釘在城牆之上。」

說明了自己射箭的目的,龐萬春眼眶之中反射的光芒如刃,只死死的盯著百步之外的銅錢,如盯著一隻將要落網的獵物。

龐萬春手中三石鐵弓握起,右手從背後箭筒之中迅速拔出一枝羽箭,搭在了弓上,旋即深吸一口氣目光變得堅定無比,慢慢拉開了這三石之弦。

「想不到他居然能拉得動三石之弓」一旁佇馬斜視的趙雲神色一驚,不禁低聲發出一聲驚嘆。

陳恬與張飛二人望見龐萬春居然拉動了三石之弓,皆是有些意外之感,所有人的神經伴隨著龐萬春每一個呼吸所牽動著。

「中1

一聲悶雷般的怒喝過後,龐萬春弓弦之間箭矢早已不見影,半空之中一束閃電耀射著虹芒劃破空際,朝那一根搖曳的細繩急馳而去。

轉眼之間箭矢未至,龐萬春再次拔出羽箭,飛速搭在弓上,甚至連瞄都沒有瞄一下,又是弦響,這一箭憑藉著上一箭殘留的直覺飛射而去。

剎那間,前一枝箭鋒如死神的獠牙而至,在眾人尚未反應過來之時便射斷了那纖繩。

失去了纖繩的牽扯,銅錢搖晃幾下開始往下墜落,就在此時,后一箭流轉著寒光而至,與上一箭銜接得天衣無縫,箭鋒扣在銅錢之上朝城牆上撞去。

砰!

巨響與幾度灰塵浮現在了城牆之上,眾人目光緊隨寒光所至,在塵埃之中尋找著最終的結果,終於,在混泥土的城牆之上發現了那一枝箭矢。

箭鋒竟然壓陷了銅錢,將其整個壓進城牆之中。

「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厲害的連珠箭」

陳恬與身後那數千輕騎,無不嘩然變色,一個個嗔目結舌,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一切。

趙雲瞳孔之中滿是驚異,龐萬春居然能連射兩箭,而且銜接得如此完美,臉上又是震驚又是尷尬。

夏侯淵等人望見城牆上釘著箭矢與銅錢時,緊繃的神經終於鬆弛了下來,慢慢恢復了那得意之色。

龐萬春收了鐵弓,宛如胸中一塊巨石落地般地長吐一口氣,刀削的臉上掠起了絲絲傲色,向著趙雲冷笑道:「在下已經完成兩箭,還請趙將軍再顯神技,讓我等一開眼界。」

趙雲單臂握著手中的穿星弓,冷若冰霜的面容之上,生平第一次露出為難糾結之色,想要應戰卻又在擔憂什麼遲遲不敢應戰。

因為若是論單箭來射,自己未必輸給龐萬春,但是眼前是射連珠箭,而且還是在百步之外,這對於趙雲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他沒有把握能射中。

一旦射不中,損失的就遠不是箭術上的失誤了。

陳恬看出了趙雲的擔憂所在,也知道趙雲不一定能射好連珠箭,便無奈嘆息一聲,喝令道:「子龍退下,你不是他的對手。」

趙雲迫不得已只能扭轉馬頭,縱馬提弓回到陣中,一臉羞愧地朝陳恬拱手請罪道:「末將箭術不及那龐萬春,有辱殿下軍威,甘願受罰。」

眼下的事情,陳恬也算早有心理準備,便勸慰道:「子龍無需自責,箭術高低本來便是常有的事情。」

夏侯淵見陳恬遲遲不派人出來比箭,便以為陳恬已經無人可用了,雙腿輕夾馬腹,上前囂張地說道:「錢塘王,看來今日是我軍贏了,身為一代君王,總不會當著數萬將士的面不願服輸吧。」

聽到夏侯淵狂妄的話,陳恬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地一笑,像是水面上的一道漣漪迅速劃過唇角。

「誰說我輸了?」

ps:

,..